《市里的大红人》
第257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有福不甘心的叫道:“你负责也要考虑我表兄是龚书记!”
  张泰巍冷笑道:“龚书记要是知道事故真相,也会要求我们秉公执法!”甩下这话,转身走向门口。
  郑有福又是气愤又是不甘,目光怨毒的瞪视向他后背,似乎要用目光作剑插死他。
  张泰巍、杨长剑、李睿三人走出讯问二室,又来到讯问三室。
  郑有文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三人进来,竟然显得很高兴,陪着笑说:“领导你们可回来了,快问吧,有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张泰巍上来就开门见山:“你大伯是怎么死的?”
  郑有文听了这个问题明显一愣,表情憨傻的道:“当然是撞死的啦,这还用问吗?”

  张泰巍嘿嘿冷笑,道:“好啊,还说是撞死的。想不到给你个机会你都不知道把握,你再这么撒谎下去的话,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郑有文吓了一跳,道:“什么机会?什么法律责任?我……我没说错吧?我说错什么了?我大伯他……他不是被撞死的吗?就血淋淋的倒在车前边,流了一地的血,跟杀猪的场面一样……”
  张泰巍截口道:“我警告你,不要执迷不悟。”
  郑有文愣住了,陪笑道:“这……这是怎么说的?我还什么都没说哪……”
  张泰巍道:“你与人合谋讹诈当事人的钱财,这个敲诈勒索的罪名要是坐实了,说不定你还要被判刑,你可是做好心理准备了?”
  郑有文一脸的茫然,道:“我……我没有啊。”
  张泰巍说:“你没有?既然你没有,那明明是你大伯自己往车上撞的,你为什么说成是人家开车撞死你大伯?”
  郑有文吓坏了,还以为交警队已经掌握了关键证据,叫道:“这……这也不是我说的呀,这是我堂弟说的,我也就跟着喊呗。我是被他叫过去帮忙的,老头死的时候我又没在身边,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这……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我不过是出个人力,撑场面来的。我堂弟说不白让我帮忙,要到钱了会分我一点。”
  张泰巍道:“好,我再问你,你大伯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毛病?”
  郑有文皱眉想了想,摇头道:“不是太清楚。老头身体不错,天天骑着车子到处跑,应该没什么大毛病……啊,我想起来了,他好像有心脏病,心绞痛,身上总是揣着速效救心丸。”

  张泰巍眼前一亮,道:“可我刚才问你堂弟,他说你大伯只有高血压。”
  郑有文说:“心脏病也算是慢性病吧,跟高血压一样,我堂弟可能忘了吧。他刚死了爸爸,脑袋里乱糟糟的,想不到也情有可原。”
  张泰巍又问:“说让当事人赔一百万私了,这是谁的主意?”
  郑有文尴尬的说:“是我堂弟的主意。他说,撞死我大伯的是个有钱女人,要不然也不会开奥迪,这种有钱人可不能放过,一旦咬住她就得让她大出血,非得让她赔一百万不可。还让我们都帮着说话,说只要能把赔偿金要到手,每个亲戚朋友都有好处。”
  问到这,已经从郑有文嘴里问不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张泰巍就带着李睿与杨长剑出来了。
  三人刚出来,迎面撞上一个脸色阴沉、气势汹汹的半秃男人,正是交警队的教导员冯阔。他身后跟着事故处理科的科长刘小宇,似乎是刘小宇报信把他叫过来的。

  “老杨,你搞什么搞?”
  冯阔先是毫不客气的质问了杨长剑一句,随后转移视线到李睿脸上,轻蔑而怨恨的瞪视他。至于张泰巍,则直接被他无视了。显然他很清楚,这事由杨长剑与李睿主导,张泰巍只是个跑腿干活的。
  杨长剑神色淡定的道:“我没搞什么呀。”
  “没搞什么?没搞什么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冯阔似乎出离于愤怒了,恨恨地说:“都定性的案子了,你还查什么查?你非要惹得那位……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杨长剑脸色刷的一沉,道:“我时刻牢记着自己的身份,倒是你,还记得自己人民丨警丨察的身份吗?”
  冯阔气得不行,瞪着他道:“行,你行,那你就查下去吧!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样蛮干,有不了好下场!”说完气愤愤的走了。
  刘小宇不敢留下来独自面对杨长剑等大队领导,快步追了冯阔去。
  杨长剑脸色黑沉的目送冯阔走进办公楼,等到看不见他身影了,转头对李睿道:“李处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咱们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
  李睿笑了笑,道:“压力已经来了啊,杨队还撑得住吗?”
  杨长剑也笑,道:“撑得住,今天别说是得罪龚书记了,就算是得罪县里所有领导,我也豁出去了。”

  二人身后的张小飞听了这话,也是暗暗佩服杨长剑的胆识与勇气,虽说李睿背后站着市委书记,但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市委书记也很难顾及到远在文安县的一个小小的交警队大队长,再说,市委书记愿意为了一个大队长而对一个县委副书记出手吗?因此他这么干,是冒着很大风险的,是随时随地会被龚金树报复的,心里为这个老大捏了一把汗。
  说完闲话,三人在院子里合计正事。
  张泰巍说:“跟这群家属问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我还是派人去事发现场找目击者了解一下情况吧。争取尽快搞清事实,还姚主持一个清白。”
  李睿有些担心的问道:“如果死者他们村儿的村民偏袒自己乡亲,咬定是姚主持开车撞死老头的,咱们怎么办?你们都是处理交通事故非常有经验的专家,难道就不能通过事发现场的场景与痕迹分析一下,做下事故还原吗?”
  张泰巍说:“这个是可以的,不过现场是在一条狭窄的乡间三级公路上,在村民围观、拖车、过路车碾压的前提下,很可能已经被破坏了,不复完整甚至是不复存在了。”
  李睿说:“不是有现场事故照片吗?”
  张泰巍笑道:“看来李处你对我们交警处理现场的程序了解得很清楚啊。没错,我们交警赶到事故现场后,会现场拍照留证,可是现在有个问题。”
  李睿说:“什么问题?”
  张泰巍道:“我刚才听杨大队说,我们交警队的人也说是姚主持撞死老头的……”
  杨长剑插口道:“这不用说了,教导员冯阔和事故处理科科长刘小宇早已经上上下下的吩咐过了。”
  张泰巍点点头,道:“问题就在这儿。如果刘小宇要彻底压死姚主持,那他肯定会派人在照片上做手脚,或前期取巧,或后期PS修改,那照片就没多少价值了,可能无法证明姚主持是无辜的,甚至还会反过来证明姚主持有罪。同样的道理,他们也可能会在其它的书面材料上做手脚,比如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