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4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权振东和沈宁西走了之后,余清微站在门口发了很久的呆,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也不知站了多久有个人过来喊她:“余清微,快点进来,再有两个节目就到你们彩排了。”

  余清微答应了一声:“嗯,好马上就来。”
  她转头看了看权振东和沈宁西离去的方向,心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难以预料。
  让她更没有预料的事情还在后面,霍殷容竟然来了。
  霍殷容作为赞助方过来也其实也没什么。
  但让她吃惊的是霍殷容竟然把她妈妈余莞也带来了。

  自从余清微嫁给陈励东之后她们母女俩基本就没见过面。
  余清微的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妈妈……”
  余莞急忙抱着她:“小微。”
  余清微说到:“妈妈我好想你……”
  余莞强忍着泪水拍了拍她的背部:“孩子妈妈也想你,你最近还好吗?来,让妈妈看看你是胖了还是瘦了。”
  余清微伸手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到:“妈妈,我很好,你还好吗?”
  余莞连连点头,有些责备的嗔道:“你这孩子,大学里第一次登台演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
  余清微刚要说些什么,瞥到一旁的霍殷容又顿了顿,把妈妈拉到另一边之后才小声说到:“我不是怕妈你不方便么,霍家那些人……”
  她停住了话头。
  余莞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我来看我自己女儿的演出,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什么。”
  余清微又瞥了一眼霍殷容,然后压低嗓音问到:“妈,你怎么和他一起来了?”
  余莞眉间闪过一丝深思,她这么做自然是有她的打算的,可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余清微。
  她叹了一口气,说到:“小微,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相信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当初不过是年轻贪玩,并不是真的……”
  余清微脸色白了一白:“妈,我都忘记了,你还提这个做什么。我并不是因为那件事才对他……他身上流着的是霍家人的血,里面都充满着算计,妈,你不要被他给骗了。”
  余莞笑到:“妈妈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还多,我能被他给骗了?”
  余莞顿了一顿,又说到:“小微,其实有时候眼睛也是会欺骗人的,流着霍家人的血液的不是只有霍殷容一个……”
  余莞说的含含糊糊,余清微根本听不懂:“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你该不会是在说沥阳哥吧?”
  “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突然要走?”
  “他……是逼不得已的。”
  “那他为什么不带你一起走?小微,你真的没有想过这些吗?还是你根本不愿意承认?”
  “他说过……他会回来……”

  “那他要是骗你的呢?”
  余清微脸色发白的咬住下唇:“不……沥阳哥……不会的……”
  余莞叹了一口气,说到:“你还小,还不懂里面的阴谋诡计,我却看得明白,霍沥阳并不是真心对你好,至少,他没有你相信的那么爱你。小微,你要相信,当初妈妈让你嫁给陈翰东绝对是为了你好,你以后要专心对他,别再去想着那些不可能的事不可能的人,也不要再回霍家,那儿根本就是一个是非之地。”
  余清微拉住余莞的手,坚定的保证:“妈妈,相信我,我一定会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带你远走高飞,我们都不要再回霍家了。”
  看着余清微的眼睛,余莞就知道她根本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心中不由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故意不让她回家就是为了让她远离霍家的是非,更何况,霍家的斗争越来越激烈,相信不久,就会有一场大的风暴降临。
  “哦,对了,今天是你的第一次表演,我给你带了份礼物。”余莞从霍殷容手里接过一个黑色的木匣子,“这个给你。”
  余清微打开匣子,一把紫檀木琵琶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她的手指轻轻的从琵琶上滑过,一串悦耳的音符从指尖流泄出来。
  “妈……这不是你的那把琵琶吗?”
  “从现在开始,它是你的了。”
  “妈妈……”余清微不敢置信的抬起眼,“这是你的宝贝,我不能……”
  “傻丫头,你才是我最大的宝贝,妈妈没什么东西给你,这个就当做是第一次上台表演的纪念,拿着它,好好表演,妈妈会为你加油的。”
  “妈……”余清微抱住余莞。

  最后余清微没有用租来的那把琵琶,而是用了妈妈的那把琵琶弹了一曲十面埋伏。
  动人心魄的乐声一直回荡在大礼堂的上空,表演结束之后余清微对着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观众们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息。
  余清微却是有些遗憾的,她留给陈翰东的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陌生人,他,没有来。
  表演结束之后所有人上台致谢,主持人却突然安排余清微为霍殷容献花,感谢他对此次活动的大力赞助。
  余清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被人塞了一捧花然后被人推了上去。

  站在后排的两个女生窃窃私语着。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让她上去?”
  “难道不是因为她长的漂亮?”
  “你没听说吗?这次晚会的赞助是她拉来的,所以才特意为她单独安排了一个独奏,不然谁要听她弹什么琵琶啊,人都快睡着了。”

  “她家里这么有钱啊,还能私人赞助?”
  “不是,本来是外联部去拉的赞助,可是人家说只有余清微来了我才给钱。”
  “然后她就去了,钱就到手了?”
  “呵呵,你总算明白了,这钱来路不正,说不定是出卖了什么才换来的。”
  “啊?不会吧?”
  两人还要继续说,忽然感觉耳旁刮过一阵冷风,眼前黑就一秒,她们疑惑地互相对视一眼,随即差点惊叫出声,她们的眉毛不知何时被人给剃了。
  在后台,余清微拦住了霍殷容,眼神警惕的盯着霍殷容:“我警告你,不准对我妈妈怎么样,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霍殷容把手里的捧花扔到了地上,冷眼看着站在他对面的余清微,扬唇讥笑到:“你怎么还是这么蠢?又蠢又天真,一点也没有遗传到你妈妈的聪明和算计,也难怪你会那么愚蠢的认为,霍沥阳是真的爱你。”
  他是真不懂,像余莞那种心机深沉的女人怎么会生出余清微这种单纯的犹如绵羊女儿,什么都不明白,纯洁的令人发指。
  难道她不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每个人都会变成最凶狠的恶狼吗?
  余清微气得脸色发白:“我和沥阳哥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霍殷容哼了一哼,眯眼冷笑到:“一个人的天真总是有限的,假如有一天你的天真用尽,余清微,你还剩什么呢?愚蠢吗?”
  “天真一些有什么不好,至少我活的快乐,你这种人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大概也永远都不会知道快乐是什么滋味。”

  霍殷容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像是被人戳到伤口的刺猬,于是他选择了更凌厉的反击。
  “呵呵,如果你妈妈也像你一样天真,你们母女俩早就尸骨无存了。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很快就会明白了,余清微,希望那个时候你能够稍微长进一点。”
  余清微狠狠的瞪着他,心中满是怒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