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48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宁西推开他的手臂,固执的往外走:“店里……有事……我得出去一趟。”
  说是这样说,却有些力不从心。
  权振东被她气的几乎要咆哮,想到她还是个病人又只得急忙压住心头的火气:“你的身体现在很虚弱你知不知道?明天再去不行吗?”
  “不行……我现在……就得过去。”
  她的倔强彻底惹恼了权振东,他用力的抓紧她的双臂,双眼死死的盯着她:“那个破店不要也罢,在我眼里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沈宁西张眼冷冷的看着权振东,因为发烧她的眼睛里算是红血丝,嘴唇艳如刚偷吃一盒胭脂。她的声音也是那么的冷:“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放开!”
  被她那么一瞪,权振东就是有再大的火气也得先忍下来。
  他铁青着脸说到:“我开车送你去。”
  沈宁西推开他,自己一步一步的往外走:“随便。”
  权振东虎着脸拿过自己的外套,关门追了上去给她披上。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倔?”上了车权振东苦心劝说着,“让你那个叫肖唯的同学去不行吗?”
  沈宁西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不行,她不清楚需要哪些衣服。”
  权振东一阵气闷:“那你就不知道我会担心?”
  沈宁西歪了歪脑袋,靠在车子玻璃上:“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这世上只有一个沈宁西,你要出了事,这世上也就不会再有权振东。”
  沈宁西闭上眼睛,眉宇间闪过一丝痛楚。
  权振东带着沈宁西到了学校。
  当他见到余清微的那一刻他震惊了。
  余清微比他更为吃惊,她张着嘴巴,刚要喊一声姐夫。可是眼角瞥到一旁的沈宁西,那句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沈宁西强撑着把衣服交给余清微,说:“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余清微接着接过衣服,眼神复杂的看着沈宁西,说到:“谢谢你,你今天帮了我们非常大的忙。”
  她没想到,竟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这样一个真相。
  沈宁西和权振东……
  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权振东是陈寒雪的丈夫,看着他们两个并肩而立,她也要忍不住说一句:郎才女貌,十分登对。

  权振东面色不善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她今天生病了,卧床不起,可是为了给你们送东西,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你要怎么感谢她?”
  余清微看着权振东的眼睛猜测他是不是想要自己为他们两个保密。
  她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转眼看着沈宁西说道:“真的很感谢你,我不知道你生病了。你还好吗?”
  沈宁西勉强笑道:“没事我……”

  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栽倒了下去,权振东见势不对急忙快步上前将她搂入怀中。
  他抱着沈宁西焦急的喊道:“小西,小西你没事吧!”
  余清微也焦急的看着沈宁西,慌的不知如何是好。
  沈宁西勉强睁开眼睛说:“我没事,我就是想休息一下,你进去吧,不要为我担心。”
  权振东有些恼怒地盯着余清微:“你快进去吧,我们要走了,她不能在这里多留。”
  说完就把沈宁西抱入车内。
  余清微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情十分的复杂。
  她本以为小三都是那种面目可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可是她见到沈宁西的那一刻他就明白她和其他的人是不一样的,她是个善良热心的好姑娘。

  可是,她为什么要和权振东在一起呢,难道她不知道权振东已经结婚了吗?
  她是不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余清微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想不出来。
  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权振东正开着车焦急的把送沈宁西去医院,可是刚出校门就遇到了陈寒雪。
  陈励东中午其实是看见了那张卡片的,但是因为他有秘密任务不能去,所以只能拜托陈寒雪代替他来。
  他以为余清微是第一次上台有些害怕,所以需要一个熟人帮她镇场而已。

  陈寒雪一开始十分的不乐意,嘀嘀咕咕了半天。
  最后陈励东冷了脸他才勉强答应过来,却没想到她的车刚开到校门口就看到权振东开着车出来了,而且它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
  她喊了一声陈振东的名字,可是权振东的车开得飞快转眼就消失在街角。
  她顾不得陈励东拜托她的事情,转动方向盘,飞快地追了上去。

  权振东非常的担心沈宁西,一边开一边转过头去观察她的状况。
  沈宁西的脸非常的红,看样子已经烧到了一定的高度。
  他的心也悬了起来。
  他根本不知道陈寒雪开着车在后面追他。

  陈寒雪喊权振东的名字,可他根本听不到,所以她只能用力的摁喇叭,试图引起权振东的注意。
  可是权振东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沈宁西的身上,他哪里能注意到别的。
  陈寒雪被惹火了,她用力的踩下油门猛地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权振东的车子被撞出老远。
  而这刚好就是一个十字路口,沈宁西那边在街口转过来一辆大卡车,权振东浑身都在冒冷汗,他飞速的打着方向盘朝自己这边转过去,哪怕他发现他的左边也是一道坚固的护栏。
  为了沈宁西他什么也顾不了了。

  车身和护栏发生激烈的摩擦,发出呲呲呲的声音,甚至开始溅起火花,当他踩住刹车终于停下来的时候车头也陷进了栅栏里面。
  因为惯性他的头砰的一声撞到了方向盘上,额头立刻血流如柱。
  他却像没感觉一样,只是飞快地转头去看坐在他旁边的沈宁西,沈宁西闭着眼睛毫无动静也不知道是昏了过去还是受了伤。
  他从沈宁西那边推开车门,把她抱离了车内站到离车较远的地方。
  这时陈寒雪也开车追了上来,她怒气冲冲地走到权振东面前,质问他:“这个女人是谁,是不是就是那个勾引你的狐狸精?”
  权振东这才知道刚刚撞他车的人是陈寒雪,他怒不可止。
  “你干什么只是要出人命的。”权振东吼到。
  陈寒雪却不管不顾,跳着脚指着权振东的鼻子骂:“权振东,你对得起我吗?你在外面养女人,你忘了你是怎么发达起来的?权振东你不要太无情无义。”
  权振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骂了一句疯子,然后抱着沈宁西上了陈寒雪的车,他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陈寒雪一边叫骂着一边追了上去:“你干什么,你还抱着她,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权振东才懒得理她,踩下油门,快速的把沈宁西送到医院去,转眼就将陈寒雪甩在身后。
  陈瀚雪快气疯了。
  他没想到权振东真的养的女人,而且当着她的面抱着那个女人跑了,把她一个人丢在大马路上,她又吼又叫。
  她拦住一辆出租车,飞快的坐了上去说道:“你,赶快给我追上前面那辆车。我今天一定要弄死那对狗男女。”
  权振东的额头上全是血,上次被陈寒雪砸的伤口还没好,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疤,这次血液顺着那个疤往下流,模糊了他的双眼,但是他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眼睛一直锁在沈宁西的身上。
  那种感觉简直比被人掏了心脏还要难受,心揪紧的像是快要窒息而死。
  他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和陈寒雪离婚,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