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7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也佩服你呀!记住,到时候把他们引上正途!”见她已有些飘然的样子,夏文博乘机又提醒了一下。
  小魔女‘哈哈’大笑,说夏文博就是势利眼,绕了半天,脑袋还在想着骗人家的钱呢。
  夏文博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确这会想的就是怎么把那些孩子的钱弄到东岭乡来。
  他们聊了很长的时间,但直到两人下线以后,夏文博也没有等到袁青玉的电话,这让夏文博心里总是有点担忧,还有一两天就放假了,袁青玉还是这么忙?她到底能不能按时休假!
  带着这个疑问,夏文博迷迷糊糊地想东想西,过了好久才慢慢的入睡......。
  第四百九十一章:心疼
  第二天大清早,袁青玉来电话了,她说昨天市里领导下来检查,她陪着喝酒,后来喝的有点多,回家一觉睡到现在。

  他这一说,夏文博不由的想到了当初自己和袁青玉初次交织的那个夜晚,袁青玉当时也是喝醉了,而自己就是在那个晚上,侵略了袁青玉。
  想一想时间过得真快,转眼过去很久,现在也物是人非,和当初认识袁青玉时候有了很多的变化。
  两人又说到了明天去京城的事情,袁青玉却有些迟疑起来。
  “文博,我恐怕走不掉,今年上面要求各县各市的主要领导必须在岗值班,我排到初三,初四两天在政府值班,我本来想争取一下的,但昨天一说,段书记就给回绝了!”
  "啊!怎么这样?那,那你岂不是放了我的鸽子,这不行,我可不答应!"

  袁青玉悠悠的说:“你不答应又能咋的,我都不想答应呢,不过今年情况不同,省委,市委都很重视,春节期间还要到各地抽查呢!”
  “我去!这些老爷们自己没瞌睡,也不让别人睡懒觉啊,哎!”
  “好了,好了,这不是以后还有机会吗,这次先把票退了,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再陪你过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夏文博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答应了。
  袁青玉听到夏文博答应了自己,心里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有些轻松,又有些失落,她拿着手里的电话,痴痴的想着心思,实际上,情况并没有袁青玉说的那样紧张,固然,每年的春节是要有县里的主要干部值班,但县里的主要干部也不是她一个人,那么多的干部,随便几个当地人都能顶一下了,根本用不着她一个外地人值班。
  袁青玉只是在犹豫彷徨了许久之后,还是跨不过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她最近一想到自己要去见夏文博的父母,她就不由的惊慌失措,不由的呼吸急促,手心冒汗,她怕,她真的很怕看到夏文博父母那诧异的眼神和厌恶的目光。
  将心比心的想想,谁的父母原意自己的宝贝儿子找一个自己这样的媳妇呢?
  换做自己是夏文博的父母,自己也是绝不会答应的。
  在思前想后的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袁青玉被自己的自卑打败了,她主动要求春节值班,甚至连黄县长和段书记都感到奇怪,都说大可不必留她值班。
  做出了这个决绝的决定,袁青玉有点心痛,可更多的是轻松,也许,只到这一刻,袁青玉才真正的明白,当自己放飞了夏文博,不在成为他的负担和累赘的时候,自己也就一下子变得心安理得,坦然和轻松,试想一下,自己真的成了夏文博的妻子之后,紧张,担忧,多疑和猜度一定会伴随着自己的婚姻生活,自卑有时候能毁掉所有美好的东西!
  不如放开手,放开心情,这样对夏文博好,对自己更好。
  袁青玉这个决定啊,打了夏文博一个措手不及,也让他郁闷了好长时间,想好的春节带袁青玉去哪里哪里玩,吃什么什么好东西的计划,全部都要改变了,毋庸置疑的说,这个春节夏文博会过得无聊而单调,好在他并没有给家里提前说要带人回去,不然这会他都不好给家里解释了。
  今天事情也不少,上午夏文博陪着万子昌一道,去看望了乡里的几个五保户,又到一个私营的养老院去慰问了一下那些孤寡老人,下午到附近的几个县直单位,还有驻扎在东岭乡一个二炮部队去慰问了一下那里的官兵。
  夏文博还是第一次走进这个部队的基地,过去这里都是禁区,所有的车辆,行人,都不能进入这条山谷,连县里的几个主要领导也都没有来过,这次也算是凑巧,部队前些天需要借用一批耕牛进谷,不得已,这才找到了乡政府,由万子昌出面,帮他们租借了几十头耕牛,双方有了初次的联系。
  借着这个关系,万子昌他们决定慰问一下这里的官兵,说不定以后用上了人家呢。
  就算有了这层关系,但夏文博他们终究还是没有走到山谷的尽头,只在前面的一处简易营地里慰问了一下不多的一些守军,和这里的一个上校聊了一会,上校也是很不好意思的,一再解释说,工作限制,也不能带他们进里面去视察,也没法陪他们喝酒,说等闲一点之后,他到镇子里去回请万子昌和夏文博。
  夏文博他们也都客气了一阵,把后备箱里的几片猪肉让战士们抬了下来,又送上了几箱一般的茶叶,稍微客气了一会,也就打道回府了。
  今天可不能在外面待的太晚,因为东岭乡的年夜饭就在今晚举行,这可是全乡的干部们期盼已久的一顿大餐,最主要的是,今天的年夜饭之后,也就宣布了整个一年的结束,每一个人对新的一年,新的未来都是充满了期待。

  天还未黑,乡政府的大门也破天荒的第一次关闭了,在乡政府的食堂的大厅里,这会却热闹非凡,早就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了,东岭乡难得一见的年终宴会在这里举行,各个部门的干部们,都按自己所属部门的排序,依次坐了下来。
  夏文博和万子昌都做了一个简短的发言,无非是说这一年来大家怎么怎么辛苦,怎么怎么付出,在未来的一年里,还夏文博大家如何如何的努力等等,两人的话一讲完,大家都欢呼一声,放开腮帮子,咧起大嘴尽情的吃喝了,辛苦一年了,就算是不辛苦,但多少也要担惊受怕吧,不要以为是领导,是个干部都活的那么有滋有味的,他们的嫉妒,他们的担心,他们的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这是一群特殊的人群,没有友情和仇恨,只有利益和升降,活起来也不容易啊。

  不然在今天这样一个会餐上,怎么会有很多人还在挖空心思的讨好别人,还有很多人在咬着耳朵说着一些别人的坏话,还有一些人,没喝多少就已经醉倒在座位上。
  还有的人在此刻抛开了平常的小心,和自己的竞争者也是把酒言谈,忘记了敌视,他们举止谈吐大开大合,引得在座的各位甚是欢颜。
  醉倒的人呢,却并不甘心就这样退出了宴会,他们看着眼前晃动的,模糊的身影,听着别人说着那些飘渺不清的话语,呆呆的笑着,傻傻的点头。
  还有一些人,眼光直直的想着事情,看着手中那淡若白水的液体,似乎在回忆,回忆这一年来自己的收获,是升官了,还是发财了,还是受到了排挤,被剥夺了权利,这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