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1123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子,明天就是我的婚礼,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婚礼应该是一生中最幸福、最神圣,也最具纪念意义的一刻。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未必不是这样,我嫁的人,他一定是全世界最爱我的,会用十几年的漫漫时光,去在我看不见的角落守候着我,陪伴着我,也一定会用余生去给我承诺和幸福。这一点,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得到。就好像我一直都知道,你从来都做不到,或者说,对我,你做不到。因为从一开始,你注定就不是属于我的幸福。从最初的聂倩,到你最爱的王亚欣,再到最爱你的潇潇,还有那个一直在背后默默守候着的黄婉婷,每一个人,你都有爱她们、给她们幸福的理由,唯独我,只有一个错误……而错误不应该成为羁绊住我们一生的绳索,尤其是,如果这样的幸福,是以背叛和伤害潇潇为代价,那我永远都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去享受稍微的幸福,永远永远,只能活在更深的痛苦中。强子,你是热烈的,往往会爱的很深很真挚,可是你不懂得如何爱一个人,最后就是,所有爱上你的人都会受伤。

  因为你看不到这封信,所以我可以把一切想说的话,在这里统统对你说一遍。我爱你,虽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感情的起因是为何。明明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在一起,永远都是针锋相对,几乎就没有过和谐相处的时候,可是那些时刻,确实我一生中最痛快最放肆,也最开心的时刻。在你面前,我可以张牙舞爪,像个会把你欺压到地底的女魔头,也可以放肆的无赖的丝毫不讲道理,赖着你为我做任何事,可是最重要的,却是我可以在你面前,真正地袒露自己,在你面前我是安全的,可以放纵自己的软弱与无助,在你面前毫无顾忌地崩溃,在你面前的那个我,才是真实而完整的我。所以,我爱上你……

  天快要亮了,强子,这封信,以及我对你是有付出又收不回的感情,就到这里,划上一个永恒的句点。今后的岁月,没有彼此的陪伴,我们也要各自幸福。我会的,你也一定会,因为陪着我们的,都是最爱我们的人,所以,我们都应该是幸福的,对吗?我只希望,在婚礼上,当我路过你的时候,我们都不要回头,就这样,各自远走……
  我爱你,再见。
  1,小孩咬人
  刘艳怀孕了,结果最高兴的人不是她自己,也不是老毕,更不可能是方志强……因为跟他毛线关系都没有啊,而且他还得准备再掏一个干爹级别的红包,刘艳更是毫不客气地跟他商量:“奶粉和尿布,你承包哪一部分?”

  “凭什么啊?孩子又不是我的,凭什么让我承包?”方志强也是毫不客气地怼回去,“对了,我承包一部分,那另一部分呢?”
  刘艳头都没抬,理所当然地说道:“另一部分找孩子干妈啊,不能让你一个人承受这样的经济压力。”
  方志强点点头:“你们家养孩子还引进风投的?真不愧是搞财务的,自己不吃半点亏啊。”说完之后,他忽然想起来不对,随即发现另一件事:“孩子干妈?不就是潇潇吗?我靠这到头来不还是得我出么?”
  刘艳笑眯眯地点点头:“对啊,你赚钱难道不给她花,那准备给谁花啊?谢谢孩子干爹啊。”
  方志强咬着牙努力挤出一个亲切的笑容:“我去孩子他亲爹的!”

  顺便揭晓一下谜底:最高兴的人,是李潇潇,因为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感受一个小胎儿的成长,而且她又特别喜欢小孩子,所以老是忍不住围着刘艳晃,最后忍不住问道:“刘艳姐,我能摸摸它么?”
  “当然能?”反正都是女孩子,再说关系又这么好,刘艳还是个大咧咧的性格,当即就让李潇潇试试摸一下胎动。
  结果,李潇潇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小指头,飞快地戳了一下刘艳的肚皮,然后触电一样,飞一下弹开了,把刘艳看傻了:“你干嘛啊?”
  李潇潇擦着冷汗,心有余悸地说着:“我怕它咬我。”
  刘艳绝望地转过头看着方志强:“强子,你媳妇的智商,测过没?要是将来你家孩子遗传他妈,那这娃娃亲,咱们就从这打住吧。”
  2,取名

  为了给孩子起名字,老毕跟刘艳两个也是煞费苦心,老毕一个高中毕业就没捏过笔的,硬是把一本新华字典翻烂了,当然,少不了的是,把方志强跟李潇潇也给拽过来,认认真真商量下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强子,这方面你比较专业。”
  “我擦,我哪里专业?我连孩子都没有过,更别提取名字了,哪里看出来我比较专业?”方志强也真是服死这两口子了。
  毕罗春赶紧说:“这不是你脑子好使么,你看那么多那么难的策划案,你都手到擒来,取个名字更是小菜一碟。我这些天脑汁都绞成豆腐脑了,撒点榨菜葱花就能上桌了,还被刘艳打一顿,说我取的名字不好。”
  “那你都取的啥名字啊?”方志强也来了兴趣。
  毕罗春特别委屈地递了几张纸过去,方志强一看,第一张上面歪歪扭扭几个大字:毕小春。当即一挥手;“什么啊,拿开,一听这几个字我就想到陈小春,苦哈哈地唱着‘我没那种命啊……’,你想让你儿子那么悲催啊?”

  毕罗春赶紧点头:“那还有这个。”
  方志强一看,这三个字比第一章还丑还醒目:毕春春。方志强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天雷滚滚的震撼,笑着问刘艳:“打的手疼不?换我来!”
  3,买衣服
  预产期一天天的临近,孩子即将要降生到世界上,当爹妈的自然是要提前准备好小衣物这些的,所以闲下来的时候,刘艳跟毕罗春两个就开始逛街采购,还时不时地拉上李潇潇跟方志强一起,美其名曰参考意见,顺便还能让他俩刚结婚的体验一把为人父母的艰辛与期待。
  结果就是李潇潇对这件事情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她本来就爱美,一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特别精致的小衣服,拿起来就不舍得放下了:“这件好看!那件也要了!还有这个,刘艳姐小孩子衣服怎么都那么好看啊,太漂亮了,每一件我都喜欢。”
  刘艳笑着说:“喜欢你就多生几个,到时候全部买下来。”
  李潇潇挑的可认真了,尤其是质量方面特别注意,一边跟刘艳说着:“刘艳姐,你记得以后给你家孩子买衣服,全部挑质量好的买。”
  “那不废话么?”刘艳瞪大了眼睛,“这还用你提醒?我自己孩子当然不可能捡块抹布就给他裹身上了啊。”
  李潇潇笑眯眯地说道:“不是,我是想着,你买质量好点的,将来还可以给我们家孩子穿,这不就省钱了么?”
  方志强正好刚打完电话,跟光头说着物流基地那边的经营情况,一听这话,瞬间一口老血就喷出来了:“老婆,你是有多担心我赚不够钱养不起你们娘俩?要至于跟在他们后面捡破烂?”
  4,婚后噩梦

  晚上李潇潇睡着睡着觉,忽然间惊醒,随即搂着方志强大哭起来。方志强迷迷糊糊被惊醒,也是吓了一跳,赶紧搂着她哄了半天:“老婆不哭,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李潇潇含着眼泪点点头,可怜巴巴地趴在方志强的怀里:“我做了个特别特别可怕的噩梦。”
  方志强困得不行,还得努力去柔声哄着她:“做什么噩梦了?说出来,我保护你,不用怕的。”
  李潇潇断断续续地诉说着她的噩梦:“你知道我不爱吃苦瓜也不爱吃鸡蛋,然后我梦里头你非要做苦瓜炒蛋,我死活不干,你就死活要炒,炒完了还非逼着我吃。我一想我是有骨气的人啊,说不吃就不吃。然后你就说你是有脾气的人,炒了我就必须得吃。然后我们俩就吵了起来,你吵架吵不过我,就特愤怒,非要跟我离婚。然后我顿时火气就上来了,拎着菜刀指着你说:‘你敢离婚我就敢丧偶!’”

  日期:2017-09-26 07: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