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08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朗做事,一向不计后果,特别是他手里有武器的时候,一见范年不说话了,手一伸就将饭馆门给关了起来,看了一眼楚震东道:“东子,干脆我给他一刀,剁了算了!”
  范年顿时面色又一阵发绿,他也见过不少楞头青,可像王朗这么彪的,还真稀罕,他看得出来,只要那个东子一点头,这家伙真敢砍了自己,当下眼珠子一转,就开始找可以用来当武器的东西了,他这大半年过惯了太平日子,出门已经很少带武器了,何况这还是在他自己的地盘,谁料想会在自家门口翻了船。
  就在这时,楚震东站了起来,对王朗一摆手道:“你傻逼啊!他一个废物,一拳就打昏过去的东西,你砍了他给他偿命?你咋想的?脑壳里都装的啥?要不老实就打一顿,让他也蹲那,别妨碍我们哥几个喝酒就行了。”

  日期:2016-11-03 22:13:00
  这是楚震东的行为准则,不是不可以杀人,但一定要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杀,杀了人给人偿命的事,楚震东绝对不干,不但他自己不做,他的兄弟也不能做。
  王朗一听,就明白了楚震东啥意思,刀一指范年道:“孙子,听见了没?自己一边蹲着,不过你要是想找点不痛快,我倒也可以成全你。”
  范年多识相啊!一听这话,蹲就蹲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过了今晚,有你们几个哭的,当下真的走到饭馆吧台前面,和他那几个手下一起,双手一抱头,乖乖的蹲在了那里。
  他这一蹲下,众人一起哈哈大笑,他们这一伙人,都算是胆大包天的货,楚震东五兄弟本来就要和他们对着干的,根本就不怕,王建军也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大狗熊几个原先可能知道怕,可今夜连续两场胜仗,已经让他们昏了头了,竟然胆子也都肥了起来,往日从来没有想过范年会蹲着看他们喝酒,今夜竟然就成事实了,心里这个得意,就别意了。
  要不怎么说将是兵的胆呢!将不怕,兵就不怕,将的腰杆子够硬,兵才能站得直!
  日期:2016-11-03 22:14:00
  可是,不怕归不怕,不代表就没有麻烦。
  几人刚刚重新落座,正准备再喝上几杯,“咣咣咣”连响三声,有人在敲饭馆的门。
  王建军的一个手下一起身,到了门边一伸手拉开房门,同时问道:“谁啊?”
  两个字刚出口,一斧子迎头就劈了上来,那小混子也甚是机灵,慌乱之中脑袋一偏,一斧子就剁在了肩头上,顿时一声惨叫,随后被人一脚踹在肚子上,直接踹的向后摔出去三四步远。
  楚震东等人呼啦一下就站了起来,各自家伙一拿,就蹿了过去,呼啦一下,将门堵了起来,不让来人冲进来。
  这一将门堵住,大家也都看清楚了,外面并排站着两个人,左边一个是个粗豪的汉子,虎头豹目,狮鼻阔口,一脸青梗梗的胡渣子,身形魁梧高大,现在这个天气,已经算不上热了,可他还是穿着背心,露出两膀子的疙瘩肉来,手里提着一把海碗口大小的斧头,这斧头一面是刃,一面却是尖头,类似唱戏用的那种宣花斧,只是斧柄短了许多,只有两尺来长。
  日期:2016-11-03 22:14:00
  另一个则是个瘦高个,骨架挺宽,就是无肉,两眼挺大,就是眯着,好像刚被人从床上拖起来的,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众人看见他的时候,他还在打着哈欠,嘴一张,左右两边竟然各长了一颗獠牙,加上面色灰白,看着倒有点像刚从坟墓里蹦出来的僵尸。
  在这两人身后,还站着四五十号混子,个个手里清一色的砍刀,胳膊上缠着白毛巾,分六排站着,队伍排的笔直,要不是他们身上的衣服和脸上的表情都流露出混混的气息,猛的一看上去,就是一支军队。
  楚震东几人全都愣住了,这下事情捅大了,斧头张和赵爬犁两人都来了,再加上原先被他们扣下来的范年,红桃k手下三大干将全到齐了,而且,还带来了四五十号混子。
  大家都能看得出来,这四五十号混子,绝对不是小汪那些手下能比的,就凭这队伍站的,就凭几十个人能悄无声息的接近到饭馆门口都没人发现,已经甩小汪那些手下几条街了。
  斧头张和赵爬犁怎么来了呢?当然是有人通风报信,谁呢?就是这个饭馆的老板!
  日期:2016-11-03 22:15:00
  这可是城东的地盘,几乎一切的生意,都跟红桃k等人挂点钩,不然的话,想在城东做点生意,还真不好混,这家饭馆也是一样。就在大狗熊等人痛打范年那几个手下的时候,饭馆老板已经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去,将范年等人被打的事情,通知了赵爬犁。

  赵爬犁立即派人通知了斧头张,两人将手下全都带了出来,这两人的手下,可不一般的混混,是马蛮子专门训练过的,马蛮子还将部队的那一套,用在了混混的身上,战斗力极强不说,个个都绝对服从命令。
  这其实是红桃k的王牌,上次围杀老标子等人之后,红桃k就意识到了这些混混们不够强悍,所以特意请马蛮子训练了两个月,虽然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这些混混们的战斗力,却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然后红桃k就将这些混子分给了斧头张和赵爬犁,斧头张带人专门负责他的安全,赵爬犁则负责赌场的安全,以及和其他老大生意上的对接,赌桌上的事情则由范年掌管,收益被红桃k牢牢掌控在手中,统一分配,从上到下,按月领钱,当然,除了红桃k自己,他们三个的好处肯定捞的最多。
  可以说,那个时候的红桃k团伙,已经走上了集团化,是泽城所有混混团伙之中,分工最明确,管理最先进的组织,已经具备一定的黑社会性质了。

  日期:2016-11-03 22:15:00
  王建军可不管这些,一见自己的兄弟被砍了,顿时跳了起来,手一指斧头张道:“将我的小弟当瓜菜砍,可不算本事,来,我们两玩玩。”
  斧头张冷哼一声,正要上前,赵爬犁就伸手一挡道:“慢着,这不是建军兄弟吗?哎呦,这事整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大家都是在城东混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咱们要是打起来,传出去可够人笑话的。”
  说着话,还转身拍了斧头张的肩头一下,说道:“老张,这事是你做叉劈(泽城土话,差了、错了的意思)了,你看清楚人再动手也不迟啊!这整的,你啊!性格太毛躁,讲你多少回了,就是不知道改改。”
  赵爬犁这个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当然是有原因的!

  日期:2016-11-03 22:15:00
  赵爬犁这个人,从小性子就阴,做事从来不顾脸面,只挑对自己最有益的来,而且,笑里藏刀,从来对谁说话都笑呵呵的,冷不防就是一刀子,混子们背地里都叫他笑面虎。
  他原来有个哥哥,叫赵大牛,兄弟俩一个牛一个犁,正好一整套,至于这名字,也有点意思,他父亲没文化,他娘生赵大牛的时候,他父亲出门看见牛了,就取名叫赵大牛,而生赵爬犁的时候,出门看见的是爬犁(不是狗拉的那个,是当地一种犁地的工具,套牛拉的,现在很少了,都被拖拉机取代了),就叫赵爬犁了。
  他哥哥从小就比他壮,也有力气,兄弟两前后脚出来混的,可赵大牛运气不好,刚混没多久,就在一次械斗之中,让一个老大给打残了,一条腿直接被砍掉了,成了残废。
  然后赵爬犁竟然跑去跟了那个打断赵大牛腿的老大,一开始那家伙还是防着赵爬犁的,可赵爬犁在他手下一呆就是三年,而且处处维护那个老大,甚至有两次还从仇家的刀下救了那老大的命,终于让那个老大相信了他。
  可是他救那个老大,只是为了自己能够亲手报仇而已!
  日期:2016-11-03 22:16:00
  就在那个老大相信了他之后没多久,那个老大就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赵爬犁取代了他的位置,也接收了他的地盘和小弟。事后有人说那个老大被赵爬犁沉到了湖里的,也有人说被赵爬犁剁碎喂狗了的,总之,那老大肯定是完蛋了,而那老大的媳妇,则被赵爬犁硬抢了去,给赵大牛做了媳妇。
  为了报仇,隐忍了三年,足见此人之坚忍,一朝得势,立即杀人害命,尸骨无存,可见此人之残忍。
  后来赵爬犁就遇到了红桃k,和红桃k也玩了几次,被红桃k收服后,就死心塌地的跟了红桃k,一直混到今天,他的脾气秉性一点都没改变,仍旧是笑里藏刀,什么阴招损招都来。

  可现在赵爬犁为什么说这话呢?这种情况,根本就不需要啊!别的不说,就凭他们身后那四五十号混子,就足以将楚震东人全部放倒了。
  因为他看见,就在楚震东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门口的时候,范年忽然悄悄的站了起来,慢慢从地上摸起一把匕首,两眼闪着凶光,一步一步的向王建军的身后靠近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