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74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14 14:00:39
  柯承公带着我从一条小道悄悄摸到平房后面,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马居易从另一处石头探出头,对我们这边做了个往前的手势。
  接着,他快速的飘移到房子那头,消失在夜幕之下。
  柯承公让我在这里等着,在他们没成功拘魂之前,千万别出来,否则会很危险。
  我不知道他说的危险是什么,却见他从身上摸出一把三叉勾,阴森森的冒着寒气。
  魂体不仅速度快,而且悄无声息,眨眼的工夫,柯承公也消失在了幕色中。我蹲在石头后面,等了许久都不见动静,心说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还没开始行动?
  大冬天的,又处在风口的位置,那寒风就跟刀割着似的。我等得不耐烦了,便把柯承公的话给抛到脑后,绕过一排大树到了平房前。
  日期:2017-05-14 14:00:54
  平房窗户上还是有人影在不停走动,似乎还不少,我粗略的数了数,差不多有四五个。隔着玻璃,我还听到里面好像有哭声,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出于好奇,我摸到窗户下面朝里看去,只见屋内有三男两女。其中一个男的穿着道袍,手上拿着三叉铃和符箓,正对着床上的一个年轻男子比划着。
  年轻男子穿着黑色带花的寿衣,脸上惨白一片,应该是个死人。
  床头边上,蹲着一个中年妇女,哭哭啼啼的烧着纸钱。
  另一张床上,也躺着一个死人。不对,那不是人,而是用纸扎成的人,只不过在外面套了一件活人穿的衣服。
  纸人身上,用黄符锁着一只刚死的亡魂,怯生生的打量着站在眼前的两个家伙。这两个不是活人,而是阳身阴差的魂体,手上拿着拘魂的法器,将纸人身上的亡魂牢牢制住。
  日期:2017-05-14 14:01:06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女的,她是活人,却生得一副死人相,眼神阴鸷凌厉,一看就不是善茬。她手指间夹着三柱香,对着床上的亡魂,强行喂它吸噬。
  我轻轻将窗户推开一条缝,听里面说话的声音。烧纸钱的中年妇女对那个道士说:“钱道长,我儿子真的能活过来吗?”
  钱道长故作神秘的说天机不可泄露,她儿子能不能活,还得看她心有多诚。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得看给多少钱。
  我算是看出来了,屋里除了中年妇女,其他的人和阳身阴差都跟道士是一伙的。
  “我全部家当就是这些,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求求你……”门口跪着的女人从床底下拖出一只皮箱,打开后里面全都是钱。
  钱道长看到这些钱,眼睛一亮,手不觉的抖了抖。不过他表面上故作镇定,没有正眼去瞧。
  日期:2017-05-14 14:01:18
  等到他手上的桃木剑放下来后,才抬头挺胸的道:“本道行侠仗义,捉鬼降妖并非为了钱财,乃是寻求一个机缘。既然今日有缘碰到你和你儿子,这事儿本道就肯定要管……”

  说罢,他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绿色的玉,塞进女人的儿子嘴里,又化了张黄符点在他额头上。
  没过多久,女人的儿子突然睁开了眼,将女人吓了一跳,摔倒在地。
  “从现在起,若想让他活命,就得为他改名换姓,不能再叫龚淼。”钱道长一边对女人说道,一边拨出了龚淼嘴里的玉块。
  女人唯唯诺诺的点头,将装钱的箱子推给了钱道长。
  钱道长很满意,从箱子里随意拿出一叠掂了掂,似在查验真假。然后他对着手指夹香的女人使了个眼色,轻声说道:“晓丽,移魂……”
  日期:2017-05-14 14:01:32
  叫晓丽的女人点了点头,将香从中间折断,塞进了纸人的嘴巴里。纸人顿时冒出了阵阵白烟,而它身上的亡魂,则顺着烟雾是慢升腾起来,接着又被跟前的阳身阴差用拘魂链子捆住,押到了钱道长跟前。

  钱道长伸出手指,在亡魂的额头上快速的写了什么,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差不多五六分钟后,钱道长手指轻轻一弹,说好了,睁眼吧。
  亡魂木然的睁开眼,钱道长问他叫什么名字,哪年出生,家住何处。他呆呆的答道:“我叫龚淼,九二年出生,家住……
  “记住这些信息,一会儿到了地府,我会安排你尽快投胎转世,下辈子选个有钱的人家吧。”钱道长大手一挥,亡魂被两个阳身阴差押着往外走。
  我惊诧不已,钱道长这是整的哪出?为何要亡魂冒充自己是龚淼?

  日期:2017-05-14 13:56:18
  细细一想,忽然就明白了。他们想偷梁换柱,用亡魂来代替中年妇女的儿子去瞒过地府,以获得钱财。
  因为让亡魂以龚淼的名义去地府,这样真的龚淼便能活在世上而不被查觉,这就是刚才钱道长让龚淼改名的原因了!
  只是可怜那只亡魂,原本可能还没到死的时候,却无端的被人勾了魂。

  我四处张望,还是没有看到柯承和马居易的魂体,不禁奇怪,这俩家伙到底跑哪去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口传来叫骂声,好像是刚刚出门的三个魂体跟谁在吵架。当然,不可能是跟人,只可能是跟其他的魂体。
  很快,三个魂体就退了回来,两个阳身阴差骂骂咧咧的,说特么的多管闲事。而亡魂则吓得瑟瑟发抖,躲在阳身阴差后面,缩成一团。
  听到声音,我猜想应该是马居易他们来了。
  日期:2017-05-14 14:01:54
  “你先带着儿子出去吧,记住我说的话……”钱道长往龚淼的身上贴了一道红色的三角符,催促女人赶紧离开。
  女人千恩万谢,拖着还迷迷糊糊的龚淼走了出去。当时我心想,若是让龚淼这样离开,那个无辜的亡魂便无法回魂,于是我打算去截住女人和龚淼。
  就在我转过身的时候,猛的看到一张脸,谈不上十分的俊俏,但有一种出尘的清纯。既使是在夜幕下,我仍然能够看到白皙中略带红晕。
  “你……”我刚想说话,一双柔软芬芳的小手便捂住了我的嘴,然后我脖子上便多了柄短刀。

  “不要出声,乖乖跟我走就没事。”她轻声的说道,手上稍稍使劲,把我拉扯到了最开始我躲藏的石头后面。
  脖子上的刀被移开之后,我才敢大口的呼吸,有些恼怒的问她是谁,为何要劫持我。
  她微微一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哦,你是我这辈子要找的老公……”
  “噗!”我怀疑这女的有病,随随便便拉着一个男人就说是她老公,难道是我的长得很帅吗?
  日期:2017-05-14 13:56:42
  她见我满脸不屑,一本正经的道:“你别不相信呀,这是我爹亲口告诉我的。”
  我哭笑不得,说你爹是谁呀,我认识么?

  “我爹是谁不用你管,你只要知道我是谁就成了……”她有些羞涩的斜眼瞅了瞅我,说道:“我叫苏依依,以后你可以叫我依依……”
  “苏依依!”我轻声念叨着,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见到过这个名字。
  “还记得上次在城隍庙吗,是不是觉得有人在偷偷盯着你,那就是我……别瞪眼,我是去保护你的,那地方阴气重邪物多,你这命格最容易招惹……”苏依依接着说道:“还有那天晚上,你在街上碰以的乞丐,若不是我暗中帮你,呵呵,现在你已经跟里屋的亡魂一样了……”
  我一阵头皮发麻,问她到底想干啥?
  日期:2017-05-14 13:56:54
  “干啥?不干啥呀,你是我老公,我当然得保护你呀。对了,我是来告诉你,今晚的事就别瞎掺合了,那几个阴差背后的势力非同一般,你得罪不起。”苏依依双手抱胸,冷冷的哼了哼:“还有呀,别跟白灵那狐狸精走得太近,她没你想的那么好……你俩逢场作戏可以,要是让我发现假戏真做,哼,小心你的丁丁……”
  苏依依做了个剪刀的手势,在我愤怒而惊疑的目光中站起身,然后说了声“么么哒”,消失在夜色中。

  “莫名其妙。”见苏依依走远后,我唾了她一口,又摸到了平房的窗户下。
  此时屋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我恨恨的转头,准备到前门去瞧瞧。忽见马居易跟方才屋内的两个阳身阴差,纠缠在一起,慢慢飘了过来。
  马居易身上被拘魂链捆住了,那两个阳身阴差的魂体也受了伤,魂魄正在缓缓消散。
  日期:2017-05-14 14:02:32
  “曾有钱,王晓云,你俩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违背地府守则的下场你俩应该很清楚。”马居易苦婆心的说道:“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叫曾有钱的是左边那个瘦高瘦高的阳身阴差,短发长脸,有几分帅气。他默不作声,似乎是在考虑马居易的话。
  而右边那个叫王晓云的,却十分决然的道:“老马,念咱们同为阳身阴差一场,我也不想为难你。实话告诉你吧,从我们走上这条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而且幽冥教的神通大到你无法想法,纵然是地府阎罗王,也未必能奈何。我们死了没关系,但是如果违背幽冥教的命令,全家老小都要跟着遭殃呀。”
  马居易顿住了,我也猛然一怔,幽冥教?什么鬼东西,难道就是刚刚苏依依说的那个我惹不起的势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