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40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当兵这么多年什么奇形怪状的现象都见过,胆子大的天不怕地不怕,可是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到这么个不明物体不免还是有些发憷。
  他咳了一声,呵到:“什么人?”
  前面那个不明物体似乎被吓了一跳,剧烈的抖动一番之后慢慢的转了过来。

  陈励东不由的屏住了呼吸,难道……真的……是只……无脸鬼?
  它慢慢的,慢慢的转了过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
  陈励东嚯的一下倒在了沙发上,幸好不是无脸鬼。
  出了一身冷汗,酒意也醒了大半,他眯着眼认出那颗脑袋的主人正是余清微。
  他揉了揉酸痛的脑袋,沙哑着嗓音问到:“大半夜,你怎么不开灯?”
  余清微起身把客厅的灯全部打开,打了个哈欠说到:“还不是怕你睡不着,既然醒了就自己起身去床上睡吧。”
  陈励东这才发现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动了动半抬起身子问到:“我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你喝多了,”余清微伸出一根指头点了点他的肩膀,“起来,去床上。”

  陈励东乖乖掀开被子往卧室走,他记起来了,他和周群他们喝酒来着,然后他们起哄让他把余清微带过去。
  想到这儿太阳穴又开始突突突的跳动了。
  余清微瞪了他一眼,只能小媳妇儿似的抱着被子跟在他后面。
  上了床,余清微正要关灯,陈励东却猛地翻身压了上来,她心头一惊,慌忙抬眼去看他。
  陈励东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眼底闪耀着一团团的小火苗。
  尴尬的寂静,两个人的呼吸浅浅的交换着。
  余清微轻轻吞咽了一下,扯着嘴角脸色僵硬的说到:“很……很晚了……睡觉吧。”
  “老婆,”陈长官霸道的攫住她的下巴,眼神灼灼的盯着她,“我不要睡觉,我要你。”
  这种很黄很暴力的话让余清微差点没一把掀开他直接跳下床。
  她板着脸故作镇定的说到:“陈长官,你喝醉了,喝醉的人就应该睡觉,而不是……而不是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虽然表情一本正经,可是那颤抖的声线还是泄露了她的一丝紧张。
  陈励东伸手挑开她睡衣的一个扣子,勾着嘴角,笑到:“你真的不要?”
  她有些畏惧的往后缩了缩身体:“你说过,不会逼我的。”
  他邪魅的舔了舔她的嘴唇:“可是我也说过,再被我逮到的话,我不会放过你……”
  余清微面红耳赤,她扭了扭身体似乎是想从他身体底下逃走。
  “小微……”他低下头吻住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声音却像是喝了一坛陈年美酒,带着醉人的沙哑。

  “我……我想先洗个澡……”她轻声说到,卷翘的睫毛一颤一颤的。
  陈励东被她勾的心痒难耐,低哑着嗓音说到:“好……”
  他俯下身咬住她莹白的耳垂说到:“我就再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准备一下……”
  陈励东很明白,余清微不过是在垂死挣扎而已。
  余清微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推开他就跳下床奔向浴室。
  看着关上的浴室门,陈励东笑了一下,然后也起身下床。
  余清微在浴室里磨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再也磨蹭不下去,才悄悄拉开了浴室的门走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往外望着。
  卧室里的床头灯还亮着,她不知道陈励东到底睡了还是没睡。
  她压低嗓音,喊了一句:“瀚东。”
  没有人回应,她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她终于确定陈励东睡着了。

  余清微大胆放心的走了出来。心里偷偷乐了一下,暗自庆幸自己的小计谋成功。
  她也没去查看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是真的睡了还是在装睡,掀开被子的就躺了上去。
  她侧过身子正要关掉床头灯,突然向后伸过来一只强壮的手臂搂住了她的腰。
  双臂猛力一收将她搂入怀中。
  陈励东邪魅一笑,洁白的牙齿在幽暗的灯光下闪出一道冷光。
  “怎么,终于洗好了?”
  余清微急忙收回手瞪着眼睛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还没睡?”
  陈励东挑了挑眉说到:“我相信在这个时候没有哪个男的能睡得着。”
  话音刚落他的身子便沉沉地压了下来,霸道的嘴唇准确无误地印上了她娇艳的唇瓣。
  炽热的吻让她几乎难以呼吸。
  她不得不再次伸出手抵抗它的靠近,手底下的肌肤有些微凉,好像才睡下没多久。
  她咬牙羞愤的骂道:“你这个骗子。”
  陈励东邪魅一笑:“我怎么骗你了?”
  “你装睡!”她略带气愤的指责着。
  “是你大意失荆州。”说着他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余清微张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陈励东,依旧低低的乞求着:“不要……求你……”
  陈励东看着她可怜气兮兮的模样,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他只能投降:“乖,小微,我不会再动你了,你睡吧……”
  余清微还是戒备的看着他,不得陈励东只能自己下床到洗手间去。
  经过余清微面前的时候她还是警惕地看着他,陈励东苦笑了一声,如果他不顾及她真的想把她怎么样的话她根本没有办法,她这样看着他也是没用的,对她他总是狠不下心来总是心软。
  等陈励东从洗手间出来,余清微缩在床最里面,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陈励东叹了一口气,长臂一伸将她拉入怀中,拍着她的肩膀低声说到:“没事,睡吧。”
  余清微怯怯的抬眼看他,眼中满是内疚。

  陈励东沉默了一番,之后说到:“对了,我有些朋友想见你,说要拜会一下你这个大嫂,你愿不愿意和他们见见面?”
  余清微正觉得对不起他,一见有这么个补偿机会立刻忙不迭的答应:“好,我都答应。”
  陈励东紧了紧手臂:“乖,睡吧。”
  轰轰烈烈的考试期过去,还剩最后一科没考,大家都放松了不少,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即将到来的元旦晚会上。
  本来余清微的节目只有一个,那就是跟其他弹古筝的吹笛子的一起合作一曲春江花夜月,可是昨天节目负责人又找到她,说今年流行中国风让她多准备一个节目。
  她想了想决定弹奏琵琶名曲十面埋伏,为了发挥的更好,她每天都会抽出两个小时来练琵琶。

  不过协会里面的琵琶都是练习用的,不管是音色还是材质都跟不上。一般来说应选择琴体背面为红木制作的琵琶,因为红木木质坚密,弹出的琴音会觉得透亮、有共鸣。
  其实她家里有一把紫檀木制作的琵琶,那琵琶是姥姥留给妈妈的嫁妆,因为是请了老工匠精心制作,所以低音区音质淳厚;中音区中音区圆润柔和;高音区明亮而富有刚性,当真是一把难得一见的好琵琶。
  后来她嫁给陈励东的时候妈妈打算把那把琵琶给她,她拒绝了,因为她走了,妈妈就剩自己一个人,没有琵琶,该有多寂寞。
  而且,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和陈励东婚姻。

  现在,她只能每天坐车去市中心的琴行练习。
  余清微从琴行出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离和陈励东约好的时间只差一个多小时。
  她赶忙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帝王。结果才刚下出租车就遇到了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霍殷容。
  余清微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
  霍殷容眯眼看她,顿了顿之后他抬步朝她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