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69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微微一笑,也不道破其中玄机。坐下后对陈雅说:“老婆啊,昨天我和释明光聊天的时候,问了一些事情,我觉得很重要,一会儿我就把这些情况告诉给志国,让他初步调查一下,把结果再给小胖核实。”
  陈雅点点头,“肯定是他!”
  “我也觉得是,”张清扬回忆了一下昨天与释明光谈话的内容,当他自己说姓白时,他就几乎可以确定了,因为他相信陈雅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吃过了晚饭,张清扬把徐志国叫到了书房,笑着问道:“这两天和满月相处得还好吧?”
  徐志国嗯嗯地点头,也不会说话。

  “怎么样?”张清扬像是没有意义的问道。
  不料徐志国打了个机灵,想了想,立刻挺直腰板对张清扬说:“报告首长,圆满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
  “哈哈……”张清扬开心大笑,他明白徐导国所指的任务,是自己昨天临离开家前,偷偷和他说过的话。其实张清扬说得比较隐晦,只是希望他与王满月的关系更进一步,没想到徐志国色胆包天,生米煮成了熟饭。张清扬心情好,就开玩笑道:“志国,你这话说得可不对,我可没给你安排什么任务,一切……全是你小子自己干得好事!”
  徐志国讪讪地笑,转移话题道:“昨天晚上,三通集团又联系了满月,希望她快些完成任务,满月在电话里说,等小雅一走,她就形动。”
  张清扬点点头,正色道:“这几天你多多疼满月,千万不能让她出现意外,明白吗?”
  徐志国说知道,张清扬接着说:“我今天找你来是有正事,你明天抽空好好调查一下释明光的底细,查查他近二十年之内都做过什么,最好详细一点,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底,他俗家姓白,河南人,曾经是少林寺的武僧,有了这几条线索,我估计不太难查。”
  “是不难,”徐志国点头。
  谈完话之后,徐志国就离开了,必竟张清扬已经回家了,而王满月又要与小胖一起住,他留在这里不方便。等徐志国走了以后,张清扬就对王满月说:“舍不得吧?”
  “没……没有……”王满月羞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地说。
  张清扬伸手拍拍她的肩,说:“不要急,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就带着志国去见你的母亲,如果她同意,你们就结婚吧,然后再找份正经工作,知道吗?”
  “谢谢您……”王满月的声音有些哽咽,庆幸自己认识了张清扬。
  周一上班,张清扬的办公室里迎来了不束之客。他正在看报纸的时候,秘书牛翔走进来,小声汇报说:“市长,白灰厂的厂长严立宽找您,他说有文件给您看。”
  张清扬看了眼手表,对牛翔说:“让他在外面等半个小时,不过四十分钟以后你再提醒我。”
  牛翔明白这说明领导想好好用一用这个严立宽了,这种作法是一种考验,便点头退了出去。牛翔出去后让严立宽在秘书室等着,他只说领导在处理一件很重要的公务。

  张清扬再也没心情看文件,他在想严立宽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来表态吗?他微微一笑,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刻,他曾研究过严立宽的资料,知道此人搞企业还是有一套的,要不是有他在,白灰厂在三年前就倒闭了。正在想事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他拿起来接听,没想到是朱天泽亲自打来了电话。
  “是市长吧?市委与三通集团商量了一下,决定这周四举行图书馆新建的启动仪式,请市长做好准备参加。”朱天泽完全是命令的口吻,不容商量。
  张清扬不暇思索地说:“这是关乎辽河的大好事,我一定参加。”
  “好好,那就先这样……”朱天泽满意地挂上电话。
  张清扬捏着电话苦笑,心说朱天泽的功底可是比他老子差远了,此人虽然也有能力,但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喜形于色,容易得意忘形。到了四十分钟的时候,牛翔再次敲门进来,汇报道:“市长,严厂长已经等您四十分钟了。”
  第530章 身经百战
  “他……怎么样?”张清扬微微一笑。
  “看样子挺急的。”牛翔实话实说,他刚才一直陪着严立宽,可以看出来他有些坐卧不安,好像额头都出了汗。
  “那就让他进来吧。”张清扬面无表情地说。
  没多久,严立宽就小心翼翼地出现在门口,很是热情地说:“张市长,您忙完了?”
  “坐吧。”张清扬指了指沙发。
  严立宽小心地坐下,认真地想着措辞,说:“张市长,我今天来是想和您汇报一下关于白灰厂搬迁的事项。”
  “搬迁?你不是反对搬迁吗?”
  严立宽的脸有些红,说:“我……我当初是没完全领会政府的意图,是我错了,我仔细考虑过了,还……还写了份报告给您,希望您能够看看……”

  “报告?拿给我瞧瞧,”张清扬伸出手来。
  严立宽马上从包里把文件拿出来,交到张清扬的手上,他没有坐,而是有些紧张地站在桌前。张清扬也没有客气,接过报告就看了起来,也没有让他坐。报告的标题是《关于白灰厂搬迁的十项注意》。
  看了看,张清扬不得不说,严立宽想得很周到,他几乎把白灰厂搬迁后所能产生的问题全部想到了,报告中分析得准确到位,还简单地阐述了解决的办法。文件字数不多,却字字珠玑,条理清楚,令人一目了然。
  张清扬把文件重重往桌上一放,语重心长地说:“立宽哪,你太滑头了,为什么不早些把文件给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份文件你准备很长时间了吧?”
  严立宽红脸低下头,没想到张清扬马上就看破了他的心事。他想了想,就解释道:“我……我当初是不太信任市委市政府,我不知道搬迁这事是不是会一定施行,所以就……”
  “所以就观望,对不对?呵呵……”
  严立宽点了下头,也陪着张清扬傻笑。
  张清扬反问道:“严立宽,我问你,你个人支持搬迁,那么厂里的职工们也会支持吗?”
  严立宽心中暗道一声厉害,市长一句话就说出了关键问题。这也是严立宽计划中得重要的一环,他为了双方都不得罪,双方都讨好,便在这件事上下足了功夫。现在听到张清扬问自己,他就聪明的回答:“职工们全部同意是不可能的,我想肯定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带头煽动闹事。”
  “别有用心?煽动闹事?”张清扬双眼认真地盯着严立宽,仿佛要看透他的内心一样。

  严立宽在张清扬的注视下,觉得全身十分的紧张,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他见张清扬好像是询问自己的意思,可一时间又不知道回答什么,仓促间便说:“一定会有这样的人。”
  “哟,你这么确定?”张清扬微笑着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严立宽心中一惊,感觉到不妙,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补救说:“当初听说白灰厂要搬迁的时候,就有一些人在厂里闹事,都被我制止住了。”
  “呵呵,那就不用怕了,下次闹事你仍然可以制止,对不对?”张清扬脸上的表情有些戏谑。
  “啊……我会努力的……”严立宽知道自己刚才是错上加错了,一不小心中了市长的圈套。他心中唏嘘不已,面前年轻的市长可比自己想象中聪明得多。严立宽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市长一定看破了自己的用心,要不然不会这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