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6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金失踪,这已经是一个确定的事实,我这样没头苍蝇一般的乱找。对谁都不是好事,必须先回酒店,好好冷静下来之后,才能拿出个主意。
  回去的一路上,我心里还是很乱,所幸的是,瞳瞳非常善解人意的坐在我旁边,不断对我劝慰,让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
  回到酒店时已是深夜时分,我先去张坎文那里看了一眼,确定他没事之后,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走进房间里,我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以我现在的修为,刻意记住某个地方的样子之后,只要那里有丝毫变动,我都能很快察觉出来。那日出发往殷商王陵过去之时,我特意记了下房间内的情况,还交代了酒店的前台,不要让服务员进去打扫,但此时。我却发现房间床上与我离开之时微微有些不同。
  我离开时,刚叫服务员收拾过一次,床上床单都是新换的,上面没有任何按压痕迹,但此时。床边靠近床头的地方,却很明显有一个人坐过的痕迹。
  这段时间内,肯定有人来过我的房间。
  不大可能是服务员没注意我的要求不小心闯进来的,因为服务员进来只是为了打扫,不可能坐在床边休息……那么会是谁呢?
  带着疑惑,我走过去,准备低头仔细查看这个痕迹,结果走过去之后,刚一低头,目光还没盯到那痕迹上。反而先在一旁的枕头旁,发现了一个纸条。
  纸条通体雪白,跟枕头床单都是一样的颜色,本来就不明显,再加上刚才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床边那个明显的痕迹吸引住了,竟是没有发现。
  这纸条显然不是我房间本来就有的东西,我暂时也顾不得那个坐痕了,连忙将纸条捡了起来,打开查看。
  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字——“主人,我有一件事情要去做,先离开了,以后我会回来找你的。”

  简简单单的一行字,后面也没有落款,但我一下子便看出来这是小金留下的纸条——除了他之外,不会有人叫我主人。
  这下总算是知道小金为啥没再那个山谷里,我心里略微放心了一点,但同时,却有更多的疑问产生。
  小金自从跟在我身旁之后,每个月除了固定两次化形之外,其他的时间只有两件事,要么是借助玉环内的真龙气修炼,要么就是发呆。
  他跟我从未主动提过什么事情,平时话也不多,以至于我总觉得他跟小僵尸差不多,每日都是懵懵懂懂的,心里从来没有想事情。
  可现在他却说有一件事要去做。
  以我和他的关系,不是特别关紧之事,他肯定不会连当面告别的机会都不给我……可到底是什么事,让小金如此匆忙的离开?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明白,只是心里愈发担忧了。甚至比方才找不到他的踪迹时更加担忧。
  瞳瞳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凑过来腻在我肩膀上,撒娇似的抱住我胳膊,劝慰说道,“哥哥。小金很聪明的,他要去做什么事情肯定有他的原因,不需要太过担心……而且他毕竟是太岁呀,平时虽然没有力量,但他的身体是太岁之身,修为低的人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就算万一吃了什么亏,只要等到他化形的时间,小金轻易就能脱困,谁也拦不住他。”
  瞳瞳分析的没错,小金毕竟是太岁。光靠肉身强度,天师以下的修行者也不可能破开他的身体防御,就算天师能破开防御,杀死他也基本不太可能。只要没有被杀害,熬到化形时,再强大的敌人,估计也扛不住小金一巴掌。
  如此分析,小金确实没有可能出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股莫名其妙的惊恐,揪紧的心思无论如何也松不开。
  我叹了口气,对瞳瞳道,“但愿如此吧。”

  说完,我伸手抹平了床边的坐痕,掀开被子,准备躺下来睡觉了。
  这些天在殷商王陵之内,我一直绷紧着神经,最后杀死陆子阳时,更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此时身体和精神早已疲惫到了极点,必须好好休息一下,才能缓解这种疲劳。
  或许是受到小金忽然离开的影响,尽管身体疲累到了极点,躺到床上后,我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瞳瞳似乎是知道我的情绪不高,看我的眼神非常关心,等我躺下之后,暂时也没有回到玉环内,而是坐在床边一直温柔的注视着我。
  等过了许久,我依然睡不着的时候,瞳瞳忽然掀开我的被子,直接钻进了我的被窝里,双手抱着我胳膊,柔柔的对我说道,“哥哥,你睡不着的话,我陪着你睡吧……我看电视上说听歌有利于睡眠,我给你唱歌听吧。”
  一边说着,她开始柔柔的给我唱起了一首很流行的情歌。
  我躺在那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瞳瞳一直都跟我很亲密,从她还是个小女孩时就是如此,互相搂抱安慰的动作彼此都觉得很正常。只是现在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尽管一直是鬼身,可她身体像正常人类一样生长发育。此时早就不是当年小女孩的模样,而是长成了一个标致的窈窕少女。
  尽管如此,瞳瞳在我眼里依然没有任何改变,我并不会避讳一些亲密的动作,对我而言,她就是我的家人。但此时她忽然钻进了我的被窝里,双手环抱着我的胳膊,紧紧依偎在我身上的举动,还是让我心里生出了一丝尴尬。
  她虽是鬼身,但身体早已凝实,尤其是上次从蚕茧中醒来之后,身体几乎已经跟普通人类没有了任何区别。此时这种尴尬的姿势下,我难免会触碰到一些敏感部位。
  不知道瞳瞳心里有没有异样感觉,反正我很不自在。
  这种不自在并非是不舒服,相反,我此时觉得有种莫名的舒适感,只是这舒适感中却蕴藏着一种躁动。

  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身体轻轻动了下,想从瞳瞳怀里把胳膊抽出去,但我才刚有动作时,瞳瞳便察觉到了,她口中的情歌没有听下,双臂却微微用了下力,不知道是有意还是下意识的动作,总之,她抱我抱的更紧了。
  因为经历的特殊,迄今为止,除了姽婳之外,我并未与任何女子有过亲密接触,此时尽管我拼命的想要将脑海中那种躁动驱逐出去,但嗅着瞳瞳身上的清香气息,心底却忍不住升腾起了一片旖旎。
  天人交战的状态下,时间过的很慢,瞳瞳的一首情歌仿佛唱了一甲子那么久,然后才袅袅散去,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悄悄吐了口气,紧绷的心思略微平复了一些。
  瞳瞳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此时的尴尬,唱完歌之后,依然依偎在我肩膀上,小声的又对我说,“哥哥,你心情好些了吗?”
  我连忙点点头,“好……好多了。”
  瞳瞳这才转忧为喜,轻轻笑了一声,头埋在我胸口蹭了几下。声音有些慵懒的又问道,“这样躺着好舒服呀……这就是睡觉的感觉吗?我还从来没有睡过觉呢,哥哥,我跟你一起睡觉好不好?”
  她话里的歧义很大,让人很容易浮想联翩。只是听到她这句话,我心底那种旖旎却忽然一下子消失了。
  日期:2016-10-29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