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4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明收了逸仙刀,走到了那人跟前,仔细打量一番,忍不住骂了一句话:“艹!”
  我凑上前来,说怎么了?
  王明说中了金蝉脱壳之计了,那小东西,倒还是挺机灵的,这等心机都给它玩出来了。
  金蝉脱壳?
  我走到那男人跟前,瞧见毫无抵抗能力的他,问道:“你是谁?”
  那人也是一脸疑惑地说道:“你们是谁?”
  我一把踩住了那人的胸口,说道:“报上你的姓名,不然杀了你。”
  那人给我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没有敢再叽歪,赶忙说道:“我叫胡米,是国家公职人员,你们不能乱来……”
  这个时候我的耳麦里传来了林齐鸣的声音:“庞英杰,你们找到人没有?”
  我说有一个人叫做胡米,你认识么?
  林齐鸣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紧张地说道:“那是布鱼的手下,他人现在在哪里?”
  布鱼的手下?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愣了,下意识地松开了踩在对方胸口上面的脚,说他长什么模样,你能简单描述一下么?
  林齐鸣询问了旁边的人一会儿,方才回答道:“国字脸,一米七,左脸下方有一颗黑痣……”

  我眯眼打量那人,尽管这夜里黑乎乎的,但在火眼的帮助下,我还是大概能够对得上几个主要的特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刚才追那饕餮海渔女的时候,碰上了他,他像着魔了一般,跟王……额,张羽厮打,现在已经被我们制住了……”
  啊?
  林齐鸣说你们现在在哪里,我立刻派人过来。
  我掏出了定位器,给他报了一个坐标,林齐鸣没有多说,关闭了通讯,而这个时候那个胡米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们,说道:“你们也是组织上的同志?”
  我点了点头,说对,你刚才杀了不少人,所以老实待着,上面会有人过来调查的。
  胡米一脸惊讶,说我刚才杀人了?
  这个时候王明走了过来,眯眼打量着他,说你对于刚才的记忆,一点儿都不清楚了,对吧?
  胡米抱着头,难过地拍打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道:“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王明急切地问道:“你是跟布鱼在一起的,他人呢?”
  胡米先是一愣,随即问道:“你是问余佳源、余头儿?”
  王明说对,就是他。
  胡米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使劲儿捶着自己的脑袋,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王明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双手,认真地说道:“你好好回忆一下,仔细回忆——我已经斩断了残存在你身体里的阴魂之气,你不再受人控制了,你回忆一下,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情……”
  随着王明和缓地引导,胡米的情绪变得渐渐稳定了一些。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我啊,当时是跟余头儿一起出发的,我们是半夜的时候,在王家村那边接到消息,准备过去查看一下,结果落入了陷阱——那家伙绝对不只是一个人,它还有帮手,而且帮手很强,我们遇到了袭击,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余头儿说这是幻境,有人做了布置,随后我给一头蛮牛撞倒在地,整个人都快要失去意识,但是还留有一点,感觉有人拿泥土封住了我们,好冰冷……”

  胡米说得很缓慢,断断续续的,有一部分还是前言不搭后语,完全讲不清楚。
  在他的描述之中,谈到了饕餮海渔女的同伴。
  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那小东西居然还有同伴,不但如此,而且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不但将他们给弄得团团转,而且根本没有办法破解。
  他对于布鱼最后的记忆,是在队伍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那个男人挺身站了出来,想要帮大家开出一条逃生通道来。
  结果他一去之后,再无踪影。
  胡米的回忆有些混乱,鉴于他此刻的情绪和状态并不是很稳定的缘故,我们并不能完全相信他的话。
  而此刻,在那家伙金蝉脱壳之后,我们也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迹,没有办法,只有等待大部队的到来,而不可能再继续追踪。
  好在门头沟这一带布置了许多的人手,没多久,就来了一队人马。
  除了十几个持枪的武警战士之外,还有七八个中山装。
  领头的叫做薛野,是个很干练的男子,与我们握手交接之后,回过头来打量胡米。
  他居然认识胡米,而且两人之前还是一个部门的人。

  有了这么一个人,胡米对于我们两个的戒备心也就降低了许多,说出了更多的细节问题来,不过对于找到布鱼这事儿,并没有什么帮助。
  目前的情况,在于前两批的人手突然间杳无音信,偶尔有露面的,都是伤亡惨重,能够提供信息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被我们当场捉拿的胡米一人,所以他的讲述是十分重要的,但问题在于他先前被人控制,对自己的同僚大开杀戒,不少人倒在了他的手下,这事儿上面怎么界定,还是不得而知。
  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有关部门跟别的地方不一样,遇到过类似的事情机会也多。
  行凶的肯定是那饕餮海渔女,胡米只不过是一把刀而已。

  事后若是要处置的话,胡米顶多也就是给下放,调到偏远的地方去,不至于处理太多。
  等到林齐鸣率大部队赶到的时候,今天晚上的行动已经陷入了尾声,如我们所料,联合专案组再一次失去了那小东西的踪迹,也就是说,这一夜,除了找到了胡米之外,再也没有更多的收获。
  林齐鸣显得有一些疲惫,脸色也显得阴沉。
  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押胡米返回指挥部的途中,我们瞧见了昨天围捕时的受伤者,模样有些凄惨,而林齐鸣则给了我们一个具体的数据,在昨天晚上的行动中,有四位公职人员殉职,十三位受伤,其中有八名必须离开专案组,去医院治疗。
  损失惨重。
  回到了指挥部,林齐鸣先给我们安排了一下,让窦超带人过来给我们做笔录,随后又去做相关的交接。
  窦超知道我们的一部分底细,所以也没有太严格,简单录完之后,跟我们告别。
  我和王明休息了一会儿,后勤送来了早餐,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再过一两个小时,天就蒙蒙亮了,徐淡定过来找我们,告知了我们此刻的进展。
  胡米回到指挥部之后,说了更多的事情。
  他回想起了自己被泥巴封住口鼻之后,似乎给人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有人对他们施加了许多的手脚……
  随后徐淡定出手,引导出来了那人的潜意识。
  日期:2017-02-2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