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20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6 23:30:24
  我和杨姐没等多久,小谢便从楼上下来,跟着她下来的,还有一个颇有气质的年青女人,年青女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这个年青女人我曾经有一面之缘,正是金璇。
  金璇看了我和杨姐一眼,微微一笑表示欢迎,又冲小谢道:“涛医生没来?”
  小谢忙解释道:“您放心,杨主任和W医生是鉴定中心专门负责协助我们的,和涛医生一样信得过。”
  金璇闻言冲我和杨姐笑了笑道:“那就麻烦二位了。”
  金璇和我们说话的过程中仪态十分端庄。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金璇给我的感觉和之前涛哥描述的完全对不上,在涛哥的描叙中,那两次金璇听到了结果后,都显得有点惊慌失措,将身边的姑姑还有涛哥当成救命稻草一样求助,性格并不坚强。
  这次照道理说事关重大,毕定是警方查到了什么才会让我们来取样,但金璇却始终仪态端庄,丝毫不显惊慌,一个人的性格不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发生如此大的改变,这点非常奇怪。
  我仔细留意了下金璇,发现她嘴角的肌肉偶尔会颤抖几下,仿佛在强忍着什么。
  但小谢没有给我留太多时间去观察,要我和杨姐现场对金璇和孩子进行取样。
  我和杨姐便不再犹豫,准备好工具给小孩和金璇取了样,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刚取完样,金璇就客气了一声,抱着孩子上了二楼。
  正当杨姐准备询问取样是否结束的时候,小谢却道:“杨姐,稍微等下,还有一个人马上会过来,需要取他(她)的检材。”
  因为是在当事人家里,我们即使满怀狐疑也不方便询问小谢什么,只能耐心地等待,但内心却不由自主翻江倒海起来。
  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她)和金璇、还有金璇抱着的孩子,三个人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日期:2017-02-26 23:31:00
  数十分钟之后,一个身着华服、极有气质的青年男性在一个警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横眉扫了我和杨姐一眼,没有任何打招呼的意思,转头看着小谢道:“谢警官,今天公司月底盘点,事情很多,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电话里不能说吗,一定要我来一趟?”
  小谢站起身来道:“曾先生,今天这事还非得你来一趟不可。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XX鉴定中心的鉴定师,今天叫你过来,是想请你配合取样做亲子鉴定!”
  听得小谢叫出曾先生这个名字,我和杨姐就猜到这个人一定是金璇的丈夫,目前金璇所拥有家族企业的实际管理者——曾阳。
  曾阳眉头一皱道:“我不是说了你们一定要调查就去调查保姆调换检材的原因,我们家的内务不需要你们插手吗?”
  小谢正色道:“曾先生,您所谓的家庭内务,我们还是有权力管一管,这个事情是金女士授权的,您作为她的丈夫,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
  “我没有任何义务配合你们!”曾阳怒道:“麻烦告诉你们领导,我的时间很宝贵,以后凡是类似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这个璇璇,怎么又在瞎胡闹!”说罢,转身上了二楼,将我们和小谢里撂在客厅里。
  我和杨姐大眼瞪小眼,心想这个富家公子脾气还真是大,小谢好歹也是个穿制服的人民丨警丨察,言语之中却这么不客气。
  日期:2017-02-26 23:31:21

  小谢朝我们示意了下,让我们稍安勿躁,她似乎知道马上会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果然,楼上传来了一男一女的争吵声,很明显就是金璇和曾阳,因为别墅隔音效果太好,无法听清他们争吵的内容是什么。
  两个人争吵了有小半个时辰,曾阳怒气冲冲地下来,看到小谢就咆哮起来:“谢警官,我和你们说过无数遍,我们家的内务无需你们插手,你们有本事就将保姆抓回来,请不要插手我的家务事好吗?”
  金璇紧跟着曾阳的后面走了下来道:“曾阳,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什么,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我只想找到我们真正的孩子。”
  曾阳回头朝金璇怒道:“那你直接鉴定就好了,如果孩子是你的,那就一定是我们的孩子,如果是你的而和我没有关系,那我不是该怀疑你了?”
  金璇被曾阳这句话噎得喘不过气来,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曾阳见到金璇伤心无语的模样,犹豫了片刻,神态终于缓和了下来,柔声道:“璇璇,不是我不愿意尽快找到孩子,实际上我比谁都急,上次开家庭会的时候你也在场,就按照当时我们安排的方案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闹得现在这样风风雨雨满城皆知呢?”
  金璇一改之前镇静的模样,哇的一声哭出来道:“我不是不同意你的方案,只是这么久还没有孩子的消息,我心里急,而且这种事情警方的力量比起我们来还是要大很多,所以我才委托她们处理。”
  小谢见状也上前道:“曾先生,请相信我们警方,此事我们已经立案,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曾阳看着金璇和小谢欲言又止,沉默半晌之后,终于长叹了口气道:“好吧,璇璇,如果这样能够让你安心一点,我全力配合。”

  说罢,曾阳走向我和杨姐,示意同意做鉴定,要求我们尽快取样。
  我和杨姐按照流程取了样,曾阳和金璇耳语了几句,匆匆离开了,好像是要赶回公司继续处理月末盘点的事情。
  我们和金璇客气了几句,在小谢的陪同下走出了别墅。
  日期:2017-02-26 23:32:31
  小谢的事情已经忙完,决定送我们回中心,一坐上车,我就迫不及待地问小谢到底怎么回事,今天鉴定的这个小孩是谁?
  小谢这次倒是挺爽快,将可以透露的消息捡重要的一五一十告诉了我们。
  原来早在金璇第二次带着丈夫的检材来鉴定,确定孩子不是亲生之后,就回去将情况告知了丈夫曾阳,曾阳也气愤万分,动用关系和人脉找上了医院,要求医院为抱错孩子负责,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没有任何的证据,这种情况没办法确定责任是医院的,就算他们再有钱,也不可能强迫医院承认抱错孩子。
  在闹了两天没有任何结果之后,金璇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仔细回忆整个事件,然后也查找了相关的资料,却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于是金璇拨打了涛哥的电话,询问了涛哥关于基因变异的详细情况,通完电话之后,金璇就整日里心神不宁,她明白涛哥的话什么意思。
  显然自己一开始被基因变异这个词误导了,以为基因变异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实际可能非常小,那么如果鉴定的结果不会出错的话,其中就有一个很大的疑问:为什么第一次母亲带着小孩来鉴定的结果是匹配?
  检材是自己亲手交给母亲的,难道在鉴定的时候,母亲替换了检材?
  日期:2017-02-26 23:32:54
  金璇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她无论如何不敢相信自己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母亲会骗她,而且母亲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骗她。
  于是她决定直言询问母亲,看看是不是在这个鉴定的过程中遗漏了什么。
  问过母亲之后,果然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原来在金璇将检材交给母亲之后,母亲当时因为整理出门妆容,将检材临时交给了一个保姆保管。
  这个保姆是母亲和金璇很信任的人,不仅仅照顾金璇母亲的日常起居,而且孩子周岁前会经常帮忙带孩子,类似于奶妈的角色,算得上是孩子半个母亲。
  只不过在孩子周岁以后,金家给孩子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就是另外一栋别墅,当时这个保姆调派过去负责那一栋的内务。
  因为取样涉及到孩子,母亲习惯性将这个做过孩子奶妈的保姆叫过来配合她。
  不仅如此,母亲还回忆起来,当时就是这个保姆主动要求先保管检材,说是怕她去整理出门的妆容时损坏检材。
  母亲是不可能替换检材的,那么替换检材就只可能是这个保姆!
  那么剩下来的疑点就是,保姆到底是一次替换了两个人的检材,还是只替换了其中一个人的检材,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个保姆都逃脱不了关系,很可能她知道金璇亲生子的真正下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