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32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从来都像一座高高在上的神,冷冰冰,不食人间烟火,不可亵渎,不可触摸,她只能仰望着。
  但其实,他是一个腹黑的恶魔,不动声色就制定好一切计划,让她每次都被整的很惨。
  她心里既敬畏他,又害怕他。
  可是,当他打开那扇铁门,走到她面前,朝她伸出手的时候,她彻底忘记了他恶魔的本质,只记得他从神坛走下,微笑着问她饿不饿冷不冷。
  她被那笑容蛊惑,委屈的点了点头,然后把冰冷的小手放进了他的大掌之中。
  他的手也很冷,她却不愿意放开。
  然后他把她带到了后山的小黑屋里,告诉她,里面有香喷喷的米饭和热乎乎的被窝,只要她进去,就不必忍饥挨饿。
  她丝毫没有怀疑,总觉得他那样清冷高贵的人,是不会撒谎的。

  她颤抖着双腿踏了进去,犹豫不决的时候肩膀被人推了一把。她惊慌的转过身去看,只看到他缓缓收回的左手,还有那嘴角邪恶的笑意。
  砰的一声,木门被关上,哗啦啦一阵铁链声之后,门又被锁上。
  她心中顿时涌起浓重的害怕感,她扑了上去,却怎么也打不开那扇木门。
  她用力的拍着木门,喊着霍殷容的名字,却只听到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小黑屋里没有香喷喷的米饭,也没有热乎乎的被窝,却有……却有……

  她越发用力的揪紧被单,手背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脸色苍白的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
  是的,那就是噩梦。
  为了遗忘那场噩梦她接受了整整一年的心理治疗,可是霍殷容那张邪笑着的脸却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
  如果不是有霍沥阳一直陪着她,一直用他温暖的笑容感染她,她也许现在也不敢看霍殷容一眼,更不用提和他一起工作。
  可是,就算能正常和他相处又怎么样呢,她还是看不透他,猜不透他的想法。
  她以为她已经和他化敌为友,却没想到,他还是让她陷入那种不堪的境地。
  情妇,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情妇,她最痛恨的也是情妇,偏偏,他说,她是他的情妇。
  霍殷容是什么样的人,她早该明白的。
  可惜一直执迷不悟到今天。
  在她最悲惨最狼狈的时候,他朝她伸出手,不过是报复的开始,她却以为是幸运之神降临。
  她把他当成不可亵渎的神,他却把她当成可以肆意欺凌的玩偶。

  可笑她一直天真,直到今天才明白。
  幸好,她已经明白,尚不算太晚。
  就这样吧……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余清微半眯着眼把手机拿过来一看,是陈励东。
  心中忽然有一股暖流滑过,她平复了一下心绪,然后稳稳的摁下了通话键。
  “喂!”
  “是我,”陈励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过了一会儿才又说到,“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余清微握着手机顿了一下,她看看周围的环境然后笑着故作轻松的说到,“这么晚了我当然在家啊。”
  陈励东沉默着,他淡淡的笑了一声:“是吗?可我刚和爸妈通过电话。”
  余清微不太会撒谎,因为她总觉得自己一撒谎就立刻能被人拆穿。所以还没撒谎之前就已经心虚到不行。如今被陈励东点破,她立刻一阵脸红。脑子飞快的旋转着,思考着要如何回答。
  “那个……我没在爸妈那儿,我在新房子里。”撒了一个谎就必须要撒另一个谎来圆之前的谎,结果这个雪球越滚越大。
  电话那头有些压抑,陈励东的呼吸声也变得格外的沉重。

  余清微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陈励东今天的语气和以往很不一样,他好像在生气。
  “你……你怎么了?”难道说她的谎言又被识破了?可陈励东怎么知道她不在里家?
  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门口不知从哪儿来一个人,一直大吼大叫:“医生,医生,护士,护士。”
  余清微急忙去捂住手机,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听到电话那头陈励东紧张的询问声:“你在医院?哪家医院?你怎么了?生病了?”

  陈励东一连串的追问让余清微有点无所适从。
  “我……我没事,”她急忙答道,“就是不小心扭到了一下脚。”
  “该死的,你到底在哪儿?”陈励东冷冷的追问。
  余清微觉得有些奇怪,陈励东干嘛一直追问她在哪儿,难不成他还能立刻从部队飞回来看她?
  她刚报完地址陈励东就挂了电话。
  看着黑掉的屏幕,她叹了口气,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
  陈励东的电话来的很及时,让她不再悲伤的沉湎在自卑之中。她开始期盼陈励东能够早点儿回来。
  精神上放松了下来,她终于感觉到了疲惫和困倦,眯着眼睛缓缓的睡去。
  这一觉,余清微睡的很沉,睡梦之中她感觉自己像一片落叶,随着流水四处飘荡。本该寂寞,她却觉得很舒服,仿佛身边有一股可以让人安心的力量。她依靠着那力量,放心的任由自己沉睡过去。飘啊飘,飘啊飘,像睡在棉花云上那么柔软,梦里依稀能闻见花香,那感觉太过美好,所以她才舍不得那么早醒来。
  不知睡了多久,她舒服的嗯了一声,然后试图转动自己的身体换个睡姿。

  可是她转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转不动,像是被人紧紧抱住了似的。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两道整齐的剑眉,接着是紧闭的双眼和英挺的鼻梁。刚毅的下巴上布满青色的胡渣,男人味十足。
  她轻笑了一声,然后又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是有多想他啊,竟然会梦见他。”
  她还伸出手摸了摸紧紧箍着自己的双臂,笑到:“这梦感觉还挺真实。不过就是腰好酸,好想动一动。”

  接着,让她无比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双抱着她的手臂竟然帮她换了个姿势,让她不会碰到脚还能舒服的继续睡大觉。
  这绝对不是在做梦。
  她惊讶的抬头去看,却正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
  陈励东又紧了紧手臂,把她的小脑袋重新摁入怀中。然后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开口说到:“早啊老婆。”

  他的声音有着清晨刚醒时的沙哑,和平时那略带严厉的声线不一样,不过余清微还是听出来了,真的是陈励东。
  她挣扎从他怀中抬起头,张的大大的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你……你……”
  陈励东用手盖住她的眼睛:“再陪我睡一会儿,真是困。”
  余清微不再动了,脑子也渐渐的清醒过来。
  真的是陈励东,不是她在做梦。

  不过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抱着她睡觉,为什么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
  她眨了眨眼睛,眼底是一片绿色,他竟然是穿着迷彩服过来的,而且味道还有点重。
  难道说,他之前一直都在执行任务,听到自己住院了就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他才会这么的疲惫?
  心中是说不清楚的感动。陈励东竟然是这样的在意她。
  她把脑袋缩进他的怀中,强忍住即将喷薄而出的眼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