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825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是杀手你当然不懂。”黑西装男人再次看了我一眼。
  “杀手一生之中做的恶事太多,很多人就图个死的时候能够得到救赎,但是他们完全不可能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
  “救赎?”我不由得冷笑。
  “你们这些杀手坏事做绝,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你们还想要得到救赎?我看就该下地狱才对!”
  “随你怎么想吧。”黑西装男人再次开口道,缓缓的将眼睛给闭上了,看样子是铁定不想说了。
  正当我在心中考虑要不要使用一些像是针罚这样的残忍刑罚来逼这个男人开口的时候,我身边突然一道白影闪过,将我给吓了一大跳。
  只见苦大师冲到了黑西装男人的面前蹲下,右手成爪直直的朝着黑西装男人的下巴抓了过去。

  不过为时已晚,躺在地上的黑西装男人此时嘴角已经渐渐的渗出了一丝黑色的血液。
  我不由得大惊,这个黑西装男人自杀了?
  苦大师皱了皱眉头,用手强行将黑西装男人的嘴巴给捏开,看了看黑西装男人的口腔,然后便面无表情的站起身个开口说道:“他死了,死于剧毒。”
  “剧毒?怎么会被毒死了?”我不由得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他的一颗牙齿里面藏了毒药,刚才这个杀手已经咬掉了那颗牙齿,剧毒渗入体中,瞬间要走了他的性命。”苦大师开口说道。
  听到苦大师的话我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
  这样的死法好熟悉啊,我记得在欧洲的时候,欧洲那个神秘组织派杀手在香榭大道埋伏我和公孙蓝兰,被我给制服住,我在逼问的时候,杀手也是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当时我就在想欧洲神秘组织到底是多么的残忍,为了不让自己败露,竟然不惜让自己的成员去死,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真正的意识到欧洲神秘组织的恐怖之处。
  如果这样都不算是恐怖的话,那么这世界上又有什么才算是恐怖呢?
  在东北的时候,夏长江也派出过杀手想要杀掉一个重要证人,却被我给阻拦了,到最后那个杀手也是咬毒自杀。
  现在来到羊城,跟随我们前来的这个杀手见逃不掉,又不想告诉我他的幕后指使人是谁,依然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
  难道现在的杀手都流行以这种方式来保证自己的任务不被泄露出去?杀手啥时候变得这么有骨气了?
  这么想着呢,我便对着身边的乌恩其开口询问道:“乌恩其,你们杀手平时难道嘴里都会藏着一颗毒牙,任务失败见不能逃的时候都会咬掉吗?我上次怎么没见你咬过?”
  乌恩其摇了摇头,对着我开口说道:“没有,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死法。而且……这个杀手很显然是从哪个特殊组织里边出来的,这个组织内部应该有着严格的保密措施,不允许任何成员泄露组织的秘密,甚至阻止内部的成员还有可能性命都被掌控在别人手里,要不然这个杀手是不可能如此毅然决然的咬掉自己嘴里的毒药的,杀手也是人,甚至杀手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要说任务失败就直接服毒自杀,这明显不是职业杀手的作风。”

  听到乌恩其的解释,我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也就是说,面前死了的这个黑西装男人是从一个特定的组织里边出来的,所以才会以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性命?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个黑西装男人与欧洲神秘组织又是什么关系呢?而东北夏长江所派出来的杀手与这两者有没有关系?
  他们的死法完全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咬掉了自己嘴里藏着的毒药。
  还是说……他们是出自同一个组织?
  我皱了皱眉头,这跨越幅度实在是太大,欧洲神秘组织即使再强大也不可能影响到国内吧?要说面前这个黑西装男人是欧洲那个神秘组织的人,我自己都不会相信。
  早知道之前两次我就将杀手嘴里的毒药给提取出来了,要是对比一下他们所服用的毒药都是一样的,那岂不是就能够证明这三拨人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
  这么想着呢,我便对着乌恩其开口问道:“乌恩其,你身上有没有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
  乌恩其点了点头,然后便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看起来挺圆润的小瓶子。
  “太好了,你帮我盛取一点这个杀手嘴角的毒血,以后说不定有用。”我对着乌恩其说道。

  乌恩其再次点头,打开了手中的瓶子,然后便将里边的白色粉末给撒了出去,腾出了瓶子之中的空间。
  我一看就有些急了,开口说道:“你撒了干嘛啊?这是啥?不嫌浪费?”
  “是用来快速止血的药粉,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制作出来。”乌恩其倒是不介意,蹲下开始往瓶子里边装着毒血。
  听到乌恩其这样说,我倒是没有再计较了,我还以为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呢,毕竟乌恩其当了这么多年的杀手,肯定能够拿得出来一些普通人见都没见过的小玩意儿吧?
  “这么多够了吗?”乌恩其将瓶子拿了起来,对着我开口问道。
  我瞅了瞅,然后便对着乌恩其开口说道:“够了够了,收起来吧。”
  乌恩其点了点头,又掏出一块白布将瓶子小心翼翼的包起,这才放在了自己的兜里。

  我蹲下在身体已经渐渐发凉的黑西装男人身上摸来摸去,摸了半天就摸出了一个翻盖的手机。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用这种手机?”我瞅了半天小声嘀咕道,然后便要打开手机看看里边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先别动!”乌恩其赶紧开口道。
  我疑惑的看了乌恩其一眼,询问道:“怎么了?”
  “你将手机给我。”乌恩其对着我摊开了手。
  我倒是没有多想,将手机放在了乌恩其的手里。
  乌恩其小心翼翼的查看了手中的翻盖手机一番,然后便蹲下,抓起死去的黑西装男人的右手,对着黑西装男人大拇指吹了一口热气,用黑西装男人的大拇指摁在了手机之中最大的那颗按键上面。
  只见手机上面出现了一行文字:指纹验证成功。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大惊,我还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手机竟然有着如此门道,如果我强行用我的手指打开这个手机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还好有乌恩其这个专业杀手在啊,要不然我的鲁莽可能会让我什么也得不到。

  我再次看了手机屏幕一眼,然后便疑惑的开口道:“这是几个意思?指纹都解锁了,为毛还要密码输入?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吗?”
  现在的手机屏幕之中又出现了一行输入密码的框框以及十个数字,其余的什么都没了,看来想要将这个手机给打开,还得将密码输入成功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