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69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脑子里正想着和尚打手机时的有趣模样呢,所以就笑呵呵地说:“释主持,是这样的,我妻子从京城来看我,她现在正怀着孩子,我就想带着她在一个清静的地方住一晚,所以就……”
  “贫僧明白了,我说张市长啊,你能想起我来,这是我的荣幸。我马上准备一间客房,你们现在就可以过来,这里生活用品什么都有,你什么也不用准备。张市长,我可就等您的大驾光临了!”
  释明光的热情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想与张清扬搞好关系。他从佛教协会来辽河之前,就听说张清扬是有大背景的人物,所以很想结交。

  张清扬说:“释主持,麻烦准备两间房,我妻子的警卫员也在。”
  “哦,好好,没问题……”释明光连连答应着,早听说张市长的妻子在军委工作,没想到都配上专人警卫了!
  挂了释明光的电话,张清扬感觉好笑,什么出家人,其实无非也是俗人一个!他马上打电话联系徐志国,让他来自己家。没多久徐志国就到了,张清扬吩咐道:“志国,我今天和明天要带着陈雅去山上住,你这两天就不要回家了,好好在家里陪满月,就当是为你们创造谈恋爱的场所了,你明白吧?”
  徐志国知道张清扬在撮合自己与王满月的同时,更是担心王满月的安全问题,所以才让自己来住,便点头道:“领导,把家里交给我和满月,你就放心吧。”
  张清扬意味深长地看向王满月,说:“满月啊,这两天可要好好陪志国,你们……要珍惜这种难得的二人世界的机会啊!”
  王满月满脸通红,悄悄地看向徐志国,双眼含着幸福。临走前,张清扬又在徐志国的耳边说了什么,害得他满脸通红。
  出门后,陈雅才问张清扬:“你和志国说了什么?”

  张清扬嘿嘿一笑,看了眼小胖,小声对陈雅说:“我让他对满月主动出击,争取在我们回来前就……”
  陈雅明白张清扬的意思,脸色就红了,捏着他的手说:“志国可没有你坏!”
  张清扬对她翻白眼,上了小胖开的悍马。由于考虑到陈雅怀孕,现在她出行全是这种商务用车,车厢内完全可以当床一样,关键是还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前面开车的小胖根本就看不到两人在车里做什么。
  张清扬把陈雅搂在怀里,笑道:“老婆,度假开始啦!”
  陈雅靠在他的肩上,脸上洋溢着甜甜蜜蜜的幸福。

  在张清扬与陈雅坐在悍马商务车中郎情蜜意的同时,辽河市新北区区委书记王昌荣正在做着白灰厂厂长严立宽的思想工作。
  开完常委会之后,为了确保白灰厂这里不出意外,王昌荣回去之后联系了严立宽,暗示他对搬迁的事情一定要反对到底,鼓动职工反对。不料严立宽在电话里吱吱唔唔不再向过去那么拍着胸脯保证,还旁敲侧击地说如果张市长真能解决掉工厂搬迁的后顾之忧,他觉得搬迁是件好事。
  他的话把王昌荣吓坏了,他可是向朱书记打了保证,如果这件事出了意外,难免书记质疑他的能力。他马上对这位远房的表侄进行了劝导,好话烂乱说了一大堆,可严立宽仍然没表态,他说在想想。
  挂掉电话后的王昌荣十分不甘心。周六,亲自屈尊带着老婆来到严立宽的家里。严立宽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便实话实说道:“表叔,您说的事情我考虑好了,张市长是真想为我们厂做点事,如果再这么下去,厂里只能支持一年,一年后就要倒闭了!我过去反对搬迁,是害怕搬完之后大量老职工没有解决好待遇问题,来找我闹事。那天张市长到厂里视察工作,话里话外我听出来了,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我觉得……”

  王昌荣心里气得直骂娘,马上打断他的话说:“立宽哪,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够出而反而呢?我可是当着朱书记的面打过保票的!实话和你说了吧,朱书记十分反对搬迁,你总不能和朱书记对着干吧?”
  严立宽微微一笑,说:“表叔,我觉得张市长如果真的要搬迁,朱书记也不能反对吧?我可是听说了,张市长的背景很硬,上面有人!”
  “那也远水救不了近火,你想想看,现在辽河的局势是不是朱书记说了算?”王昌荣继续劝着,“你怎么就看不清形势呢!”他知道女人往往不懂政治,而严立宽向来是妻管严,所以就对他一旁的老婆说:“小丽,你想想看,假如立宽得罪了市委书记,今后还有好果子吃吗?”
  老婆小丽果然不明白事理,一听王昌荣这么说,就担心地对严立宽说:“立宽,我觉得表叔说得有道理,你也不想想,市委书记是一把手,市长是二把手,市长再有人,能斗过一把手?”

  严立宽望着她摇摇头,这个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乱管事,他不满地说:“老娘们家的,你懂个什么,我感觉张市长今后肯定能反压朱书记一头,张市长身上的那气势……那可不是装出来的!他来辽河三年了,辽河有多么多的变化你不知道吗?他……”
  王昌荣听话风不对,马上拦下他的话,说:“立宽哪,你可不能这样,难道你真想得罪朱书记?”
  严立宽微微一笑,神秘地看了一眼王昌荣,说:“表叔,我有一个办法,我可以两边都不得罪,无论结果怎么样吧,白灰厂搬不搬最后还要看书记和市长怎么斗,你说是不是?”
  见王昌荣点头,严立宽接着说:“这件事是上面斗争的产物,我们为什么一定非要表态呢?我的意见是这样的,表面上……”
  王昌荣脸上渐渐有了笑容,点头道:“好啊,你小子比我强,这脑子转得快!我看就这么办吧,我听你的!”
  送走了王昌荣,老婆小丽拉着严立宽说:“老公啊,你刚才和表叔说得那些,你真要这么干?”
  严立宽笑笑,说:“你懂什么,话虽是这么和他说,但是怎么做还不是我说了算?这件事情啊,我看出来了,市长是铁了心的,所以我完全可以……”
  “你啊……过去怎么没看你这么精呢!”小丽咯咯地笑,伸手指点了老公的头一下,脸上是那种幸福的表情,“我还以为你小子真傻了呢!”
  严立宽目光锐利,他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峰回路转,雾气蒸腾,玉香山像是一位沐浴后的少女一般屹立在大地之上,远远望去是那般秀丽。山中的宝珠寺若隐若现,最高峰上的宝珠塔直插云霄,金碧辉煌,那里现在供奉着大悲和尚的舍利,庄严肃穆,令人从心底升起一种崇敬之感。
  现在的温度正好,不冷不热,漫山青翠,蛙鸣鸟啼,野花吐蕊,色彩斑斓。感受着大自然的美景,张清扬这几日压抑的心情好了很多。同时,也更加深了他把辽河市建成旅游城市、花园城市、园林城市的信心。
  玉香山内景点很多,分成四个片区,每个片区间相互独立却又相互关联,其中宝珠寺是其中最重要的景点之一。要想進入宝珠寺,首先要通过玉香山旅游风景区的大门,在这里买好门票才能進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