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6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到了站台,等了不到两分钟,那趟开往东岭乡的长途公交车就开过来了,车厢内已没了座位,春运期间,什么车都是人满为患,这辆车也不例外,于是他走到了中间靠左边的位置,左手抓着吊环,右手把公文包夹在胸前,习惯性的面对着车窗站着,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才不至于让这一两个小时的车程感到沉闷。
  汽车摇晃着,走走停停,车厢内也渐渐拥挤起来,而那煞笔司机还在一个劲的鬼喊鬼叫“往里面走啊,往里面走啊”。
  走个球啊,里面都站满人了!任他喊破喉咙,反正夏文博站在这是动不了,车继续开,车内倒也安静,不经意间,夏文博感到一个柔软还似乎带弹性的东东挤压着他的右肘,夏文博扭头一看,耶!他右手边不知何时多了个美眉,,还是个大美女哦!
  而夏文博的右肘此刻正好停在妹妹胸前那傲然的峰顶上,搞得夏文博条件反射似的挪了挪身子,赶紧把自己的右肘从她的胸前挪开,谁让夏文博是正人君子呢!

  而那妹妹貌似对刚才的事一点反应没有,一脸平静望着车窗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汗!她都不在乎,夏文博紧张个鸟啊,搞得好像被占便宜的是他一样!夏文博真有点后悔怎么不在那山峰上多停留一下,多一点攀沿啊。
  身旁突然多了个妹妹,车窗外的风景已是无暇顾及了,夏文博把目光停留在这妹妹身上了,当然了,在这车内,目光被她吸引的人不在少数。
  夏文博看她的身高若除掉高跟鞋的话估计在一米六六上下,年纪应该在二十以内,也许不止,因为一般美女看起来都比实际的年龄要小。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长发衬托着一张无比清秀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没经过修剪的柳叶细眉下闪烁着一对明亮清澈的眸子,樱桃小口,挺直端庄的鼻子,组合在一简直就是美到了极致!
  妹妹的右手握着吊环,左手拎着一只包包放在前面座位的靠背上,虽然穿的是很职业的套装,却藏不住她那妙曼玲珑的曲线,突兀的峰正跟着妹妹的呼吸很有节奏的上下起伏着,煞是诱人呐!
  死盯着人家看也不好,夏文博还得保持着正人君子的光辉形像,所以偶尔他还是会故意凝视一下车窗外,然后装作不经意地转过头来继续欣赏身边的美女,就在夏文博第N次不经意地转过头来时,这妹妹突然也把头扭向了他,四目猛一相对,害得夏文博心里直发慌呀。
  只见这妹妹紧锁着眉头咬着下唇,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看着他。
  第四百八十章:抓了一个坏人
  夏文博心想,卧槽!不就是多看了你两眼嘛,干嘛用那种被人性扰以后的眼神看着我哇?奶奶的!刚才碰你咪咪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大反应!
  夏文博心里想嘴上没说,只好又装出一幅漫不经心的样把头扭向车外,这次打击对夏文博来说着实不小呀,以至于夏文博把凝视车外的时间延长了足足有五分钟,正当他准备再次冒着被打击的风险来偷窥那妹妹时,却感觉到自己的右腿上有什么东西滑过,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手正伸向那妹妹。
  是扒手?这是夏文博的第一反应。
  很快,这个结论就被夏文博自己推翻了,因为就在他作出第一个判断的候,那只手居然从下面伸进到妹妹的腿中间,在妹妹的大腿上用力捏了一把,然后迅速地撤走。
  卧槽!不,等等等等……夏文博得再找个词来形容他的震精!他想到了一个广版的话:我顶你个肺!敢情老子碰上公交痴汉了!
  于是,夏文博也就猛然醒悟过来,为什么刚才那个妹妹用那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眼光看自己了,他忙抬头,果然,那妹妹有一次的用她那足以杀人的眼神,无比幽怨地瞪着他,偶滴神呐!老天啊!上帝啊!不是我啊!冤枉啊!
  此刻夏文博真有跪下来对天起誓的心了。
  幸好,这妹妹还算冷静,并没有进一步举动,若是她指着夏文博的鼻子大叫一声“色狼”,又或是更激动一点挥手就给夏文博一耳光,嘴里还大骂“臭流氓”,要是那样的话,夏文博将是情何以堪啊!
  此刻夏文博才真正理解什么叫冤,也只怪他站的位置不好,离妹妹左边最近的就是他了,而那只咸猪手正好利用夏文博做掩护玩起了隔山打牛的把戏,捏的又是妹妹的左腿,那妹妹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夏文博干的好事,并且在这之前这妹妹的咪咪又被夏文博碰过,这就更让她断定了夏文博是条不折不扣的色狼。
  夏文博很生气,心想,奶奶滴,老子就这么阴沟里翻了船,替人背了黑锅还一背就是两次,可是妹妹呀妹妹,你也太蠢了点吧??你也不看看,老子一只手抓着吊环,一只手拿着公文包!哪有空摸你的腿呀,我又没第三只手?额!三条腿倒是有。
  看这情形要是跟她解释她也未必会听夏文博的,再说这妹妹也只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夏文博也就没吭声只是尽量装得无辜些,同时把目光转向了那只咸猪手的主人,夏文博的目的就是想告诉这妹妹摸你的人在那呢。
  只见那厮生得倒是白白净净还带了副无框眼镜,一副道貌岸然的书生模样,身高和夏文博差不多,他也是装着若无其事的看了看夏文博身边的妹妹,又瞟了瞟夏文博,似乎还带着一丝嘲笑的神情。
  夏文博不由得怒火中烧起来,于是也用妹妹看他的眼神来死死的瞪着这条披着羊皮的狼。

  可能是心里有鬼,再加上夏文博这极具杀伤力的眼神所产生的无形压力,这鸟人的脸色开始发白显得局促不安起来。
  这时夏文博用他的旁光观测到妹妹已不再看他,而是把视线转移到那鸟人身上,似乎这妹妹也看出了端倪,察觉到了这罪魁祸首就是这鸟人!既然如此,夏文博也就息事宁人鸣金收兵吧,谁知这鸟人竟不知好歹的低声说了句:“看什么啊,神经病!”
  虽然他说得很小声,但夏文博字字听得真切,心里顿时大怒,老子被你戏耍两次不说,反到又被你骂作神经病,旧仇未泯又添新恨啊!面对这色狼如此嚣张的挑衅,夏文博血冲脑门,也顾不得神马狗屁形像了,张口就是一句:“我看你泥玛B呢!”
  同时夏文博做好蓄势待发的准备,只等这家伙有何动作,夏文博一定会先下手为强,一肘子过去飞掉他两颗门牙。

  或许是又印证的那句欺软怕硬的古话,这鸟人见夏文博发火,反倒做起了缩头乌龟,不敢再看夏文博,此时车内也是一阵骚动,感觉车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们这边投来,夏文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过头去对那面带惊恐之色的妹妹说道:“刚才就是他在骚扰你!”
  “我没有!”旁边那家伙抵赖着。
  日期:2017-05-1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