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4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京都是咱们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人口几千万,要真的出了点儿事情,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我不由得担忧起徐师兄来,说那饕餮海渔女对于修行者十分克制,又能够跨越虚空,从饕餮海之中吸收力量,他如何能够对付得了?
  吴盛说你对这个熟悉?
  我说也就是听屈胖三谈过,知道得也不多。
  吴盛说这样,我打电话给徐师兄,问过他状况之后,再给你回复了好么?
  我说行。
  挂了电话,我想了一会儿,然后走出了房间,敲响了王明的房门。
  叩、叩、叩……

  门开,王明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说怎么,好好的觉不睡,想搞基啊?
  我无语地笑了笑,然后把听到的消息跟王明说起。
  关于白头山调查组的事情,王明并不意外,毕竟他老子王洪武就是调查组的成员之一,但对于饕餮海渔女之事,他还是有些惊讶,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毕竟这玩意倘若是泛滥成灾,那可真的就乱了。

  沉吟一番,王明说道:“这事儿,上面应该会有人帮忙搞定的吧?”
  我说已经有两个调查组给灭了,现在第三个,我有点儿担心徐师兄和其他人的危险。
  王明叹了一口气,说布鱼可是小玉儿师姐的爱人,也算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人,他真的出了事,我回头也没有办法跟小玉儿交代,一会儿你徐师兄若打电话过来,问问他怎么回事,不行我们过去看一看。
  啊?
  我说你准备过去帮忙?
  王明说帮个屁的忙啊,我只是去找布鱼哥,别的事情,看心情吧。
  我感觉得出来,王明这个人,其实挺古道热肠的,不过又不愿意承认,想必也是给体制内的人伤得不轻。
  我可是听说了,当年末日一战的时候,除了天山大战之外,京畿这边也有分战场,当日黑手双城率领手下七剑坚守京畿,王明可是全程都在,堪称是力挽狂澜。
  到底是王红旗选择的继承人,别的不说,人品绝对是一流的。

  我和王明这边刚刚谈完,电话就响了。
  同样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接通之后,我才知道正是徐师兄打来的。
  人在专案组,不能使用个人手机,甚至不能够随意跟外界联系,好在徐师兄是联合调查组的负责人之一,权限颇大,所以才能够找到电话打过来。
  两人简单寒暄之后,我便问起了徐淡定此刻的情况来。

  对于我们,他倒也没有太多隐瞒,直接告诉我们,那玩意一直在门头沟的山弯弯里绕圈,不跟他们正面冲突,不过每隔三天,她就会出现,找人的脑子吃,已经有不少人被害,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小东西越来越聪明了,不再跟他们正面对抗……
  王明在旁边听得着急,一把抢过了手机来,说道:“徐老大,我是王明,我想问一句,布鱼,就是余佳源,他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目前暂定是失踪,不过根据我个人的判断,他很有可能……已经被害了。”
  啊?
  什么,布鱼已经被害了?

  王明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他的身手,不至于吧?”
  面对着王明的质疑,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唉,谁能知道,那个小东西会这么难缠呢?
  王明说现在已经确定被害了没有?
  徐淡定说目前已经发现了两具男尸,都是与他一起的人员,至于他,目前暂时还没有找到下落。
  王明说好,我和陆左现在在京都,想要过来。
  啊?
  徐淡定有一些诧异,而王明则是有一些不太开心地问道:“怎么,有问题么?”

  徐淡定过了好几秒钟,方才说道:“王明,我们都是老熟人,彼此之间,也用不着太多的隐瞒,坦白来说,你和陆言的身份都比较特殊——你的话,主要还是因为龙脉之事,在整个朝堂之上,都有不少的忌恨之人,而陆言则是最近的风头太甚,坊间传闻太多,以至于他的名号,都快要取代掉黄泉的名头,所以……”
  王明很是直接,说徐老大你也知道的,布鱼是我南海一脉小玉儿师姐的男友,他若是真的出了问题,而我却袖手旁观,这样子我很难做人的。
  徐淡定说你们能够来,我当然是举双手欢迎的,只是……
  他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吧,你们来可以,不过换一个身份——回头的时候,我发两个身份给你们,然后通过借调的办法,让你们参与其中,这期间,你们得对自己的身份保密,不可泄露……”

  王明有些心酸地说道:“唉,真想不到,现在我们的名声已经臭到了这个程度,连帮忙做好事都得偷偷摸摸。”
  大概是听到了王明话语里面的不满之意,徐淡定也有些抱歉。
  他说不好意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朝堂之上,是各个势力相互平衡的局面,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做主。
  王明说好,我能理解,你把资料发过来吧。
  徐淡定说会把资料发到我的手机里,让我们准备一下,然后等待他的通知。

  出了这件事情,两人再也睡不着了,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车流和万家灯火。
  我们脚下,是七八万一平米的三环住宅区。
  两人沉默了许久,我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王明扭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我说我们明明是帮忙的,结果不但没有落得好,反而还得小心翼翼地伪装自己,这样的感觉,会不会很难受?
  王明摇头苦笑,说已经习惯了,说起来,我的确是让一部分人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我说可那都是王红旗的安排,与你无关,而且之所以让你获得龙脉之气的传承,是为了让你扛起应劫的大旗来,那些人拿了去,不过是蝇营狗苟,争权夺利而已。
  王明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哪里有又占了便宜,又不肯吃亏的道理。
  我瞧见他状态还不错,便笑了,说还是你境界高。
  王明摇头,说并不是我境界高,而是因为人这东西,终究还是社会性动物,无论你与旁人有着多大的不同,你终究还是需要在这个社会里找到自己的定位,而且你还有许多的亲戚朋友,社会关系需要去维持,如何认清楚自己的定位,这才是我们需要想清楚的东西……

  王明的话语引发了我很长的一段沉思。
  这话儿虽然有一些绕,但我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也不由得倏然惊醒,感觉到自己已经渐渐地忘却了自己的初心,迷失在了对于力量的沉迷和追逐之中去。
  不管我们有多么的强大,我们终究都不是一个人。
  我们有情人,有朋友,也有所爱的人。
  为了这些人,我们就得受一些委屈,就得做出各种各样的妥协和退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