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31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妈早就说过,她的脾气太躁,所以需要学一些古典乐器来培养她文静的气质,不然她以后肯定会因为自己的脾气吃大亏。
  她还以为学了这么多年,自己多多少少也算的上是娴静了,可是没想到,她的本质还是没控制住的被霍殷容一刺激就暴露无遗。
  吃亏就吃亏吧,她,无所谓了……
  霍殷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在向华特先生说了一句抱歉之后立刻追了出去。
  余清微往外冲着,脑海里不断的想起那些人的眼神,那个周群一开始的出言不逊不就是把她当成了那种女人吗?还有周围那不时扫射过来或暧昧或不怀好意的微笑,原来都是因为霍殷容。
  她真是个傻子,被他骗了一次竟然还会傻乎乎的再相信他一次。
  心中怨愤,泪眼朦胧,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毛毛细雨,外面的地板已经湿透,高跟鞋一滑,余清微来不及尖叫整个人就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
  路过的人也不急着避雨,甚至驻足观望。
  余清微又疼又羞,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
  连鞋子都欺负她。
  “还不快起来。”追出来的霍殷容一把捞起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扯入怀中,凤目一眯,杀气顿现,那些人见他凶神恶煞的,急忙都低头走了。
  余清微正讨厌他,自然不肯让他碰。
  “你走开。”她一把推开他,身子也往旁边撤去,可是才刚一站定脚踝处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嘶!”她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

  霍殷容立刻皱起了眉头,然后弯腰试探性的按了按她的脚踝:“肿了,可能伤到骨头了。”
  别说是摔断了脚,就是全身粉碎性骨折余清微现在也不想接受霍殷容的帮助,她偏过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冷漠的说到:“不要你假好心。”
  霍殷容冷冷的看着她,像是发怒的前兆,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非常的不知好歹,却没想到还这么的倔强。
  她以为这是对他的惩罚吗?不,那只是惩罚她自己而已。
  他干脆不再理她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把她抱了起来。
  “啊!”余清微不是一点点的吃惊,霍殷容竟然、竟然抱她,还是最最暧昧的公主抱。

  她立刻激烈的挣扎起来,那个混蛋却冷漠的说到:“你最好乖乖待着,不然我一松手……”
  余清微不顾他的威胁,沉默的挣扎着。
  她扭动的很厉害,霍殷容几乎要抓不住她。
  而且她的脚踝已经肿的越发厉害,像个鼓鼓的馒头,而她因为忍耐那钻心的痛感,额头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冷汗。
  霍殷容的脸色越发的冰冷。
  他干脆先把她放下,然后再一弯腰将她抗上肩膀,大踏步的朝外走去。

  可余清微不是那么容易就屈服的,她狠狠掐着他的腰让他把她放下。
  两个人沉默的斗争着。
  最先失去耐心的是霍殷容,他几乎是粗暴的把余清微塞进了车里。也不管她有没有系安全带,加大油门就冲了出去。
  知道没了逃走的希望,余清微也不再白费力气,默默的缩在角落把霍殷容当成透明人。
  霍殷容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讥笑到:“我还以为你会打开车门跳下去。”
  余清微闭上眼睛,选择消极对抗。
  她的沉默惹恼了霍殷容:“说啊,为什么不说话?刚刚不是很嚣张吗?”
  “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

  “因为我和华特先生说的那些话?”
  “……你就这么讨厌我?”
  “我明白了。”霍殷容没再说话,因为愤怒他的呼吸声很重,眼中冰冷的黑色中滑过别样的情绪。
  霍殷容直接把余清微送到了医院。
  脚伤很严重,余清微右脚上打着石膏躺在床上,霍殷容背对着她站在窗前,似乎是在看着窗外的夜景,可是那窗外有一面高高的墙,什么也看不到。

  他的背影是那么的寂寥,有着让人看不懂的深沉。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学心理学吗?”余清微闭着眼睛淡淡的问到。
  霍殷容微微转动了一下脖子,侧着脸对着余清微。
  “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霍殷容彻底转了过来,素来横眉冷目的他,此刻眼中是满满的讶异,他从来不知道,余清微学心理学的理由竟然和他有关,而且,余清微竟然想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眉峰耸起,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余清微又接着说到:“我想知道,你伪善的笑容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阴谋,这个想法从我九岁那年就有了。你还记得吗?那年因为我咬了你妈妈,我被赶出了霍家,我妈哭着跪在地上求你们都没用。后来,你笑着问我冷不冷,饿不饿,我那时真是疯了,竟然会以为你是真的关心我。然后,你就把我带到了后山的小黑屋里,把我一个人关在了里面……”
  霍殷容忽的又转回身去,双手撑在窗户的边框上,高傲的头颅慢慢的垂了下去,这样的理由显然更让他措手不及。
  他不明白,那件事给余清微带来的伤害绝对不止那一点点,那是她第一次尝试着去相信霍家的人,却被狠狠的伤害了。
  “更可笑的是,十年后,我竟然又相信了你,我以为……我以为……呵呵,看来我的心理学没学好,我还是看不透你。”

  她不能忍受的是,霍殷容竟然把她当成了一个情妇,这算是在不遗余力的贬损她吗?
  “我知道了。”霍殷容挺直背脊,浑身散发出一种冷漠的气息,“你好好养伤,不用再来上班了。”
  “我不欠你的了?”
  “……是!”
  “那真是……太好了……”
  听到关门声,余清微睁开了眼睛,双手紧紧揪着身上的被单。
  她不会忘记,那天,天还下着小雨,霍殷容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从霍家大宅里缓缓走出来,她缩在铁门边的角落,透过门上的缝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霍殷容。
  他穿着十分好看的白衬衫,衬衫的领子熨贴的贴在衣服上,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上,露出他修长的脖颈。
  他右手举着伞,袖子上的袖口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一阵冷凝的光,像极了他不耐时眼底的神色。

  那个时候他十五岁,正是少年最爱美的年纪,他的西装裤总是烫的笔挺,脚上的皮鞋也擦的锃亮,他有着轻微的洁癖,最不喜欢上面沾上灰尘或者手印。
  日期:2016-10-2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