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68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张清扬微微一笑,然后拿出电话打给郑一波,让他偷偷带着人过来给王满月录口供。案子还没有结束,现在是不可能把王满月带走的,那样会打草惊蛇。
  等忙完了一切,已经是半夜两点多钟了。张清扬又亲自上楼让郑一波看了看安装在床板下面的监听器。郑一波看到以后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敢监听一市之长。
  张清扬把郑一波带到楼下,说道:“一波啊,暂时不要声张,等保山把他们的人从延春带回来之后,你们合在一起调查,一定要完全掌握到三通的罪状,最好钓出大鱼来!”
  “市长,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郑一波拍着胸脯保证,人证物证都在,三通集团这次无论有多少张嘴也是有理说不清了。案子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但张清扬所说的调查,自然是要深入清查三通的背后人物,也许查不到杨校农的头上,但是把这个犯罪集团的其它人查出来还是有可能的。
  送走了郑一波,张清扬伸了个懒腰,抱歉地对陈雅说:“老婆,对不起啦,我们睡吧。”
  陈雅点点头,微微一笑:“事情解决完了就好。”她对小胖点点头,小胖会意,说:“我和王满月在一起睡。”
  王满月自然不会反对,有小胖看管王满月,张清扬也放了心,扶着陈雅就上楼。张清扬童心大起,搂着陈雅的肚子说:“儿子,你也困了吧?”
  陈雅推开他,笑道:“别碰,快睡吧……”说着话,就依偎在了张清扬的怀里,没多久打起了轻微的鼾声。

  看着睡熟的陈雅,张清扬心里一阵甜蜜,也缓缓地睡去了。
  第二天,胡保山带着人回来了,他和郑一波偷偷组成专案组,通过这几个人的口供,对三通集团展开调查,目的是查出三通集团的其它罪状。要不然单凭这件事,只能处理三通集团的某个人,却不能完全把三通集团打垮。按照张清扬的意思,这个案件闹得越大越好,抓出的人越多越好,现在的张清扬不怕把事情闹大,怕的是朱天泽。对外谁都知道,三通集团与市委书记关系很好。
  张清扬表面上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继续忙着他的工作。到单位之后,他先处理了手头的几份文件,之后就带着秘书以及政府秘书长赶往新北区白灰厂进行调研。一大早,新北区区委书记王昌荣就打来了电话。据王昌荣反应,白灰厂上到领导,下到普通职工,对厂房搬迁工作十分的不理解。无论区委区政府如何做工作,白灰厂都表示反对搬迁,并且表示如果市里决定搬迁,他们就要到市委请愿之类。

  听着电话里王昌荣诉苦水,张清扬也懒得理他。他知道王昌荣是辽河市最早的一批投靠朱天泽的干部,而朱天泽是反对政府提出的对一些老企业进行搬迁规划的。朱天泽认为这是劳民伤财,在辽河市发展经济的大好形势下,应该努力发展经济,而不是进行这种形势主义的工作。可他又不好直接否定政府的规划,便趁机在这件事上给张清扬闹点麻烦,朱天泽巴不得事情搞砸呢。
  在白灰厂搬迁事件的处理上,新北区区委书记王昌荣是不可能卖力的,张清扬只能靠市政府的力量。张清扬早就调查清楚了,白灰厂的丨党丨委书记、厂长是王昌荣的远房亲戚,他这是明摆着不出力。
  当然,张清扬也不是好惹的,听着王昌荣诉苦,他打断他的话说:“昌荣书记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灰厂丨党丨委书记、厂长应该叫你表叔吧?”
  “啊……这个啊……”王昌荣没想到张清扬对他了如指掌,一时间就有些尴尬,反应过来后解释道:“是,那小子是叫我表叔,不过……这事他就是不听我的,我也没办法啊,那个什么……”
  “好了,昌荣书记,我一会儿抽空去白灰厂走一圈吧……”张清扬厌恶地挂掉电话,他生平最讨厌这种老官油子了。
  挂掉王昌荣的电话没多久,张清扬就亲自组织人马,带队前往白灰厂进行实地调研,他倒要看看白灰厂是什么样的态度。
  而另一方面,在杨校农的阵营中,正考虑着如何在辽河市提高名气。宝珠寺大酒店竞标作弊一案,又让集团蒙羞,他们急需做点事情。当然在做事情之前,他们要确定埋伏在张清扬身边的秘密武器没有发生意外,如果王满月那里发生意外,他们必须尽快地改变计划。上午,三通集团的某位副总,杨校农犯罪集团中的二线人物再一次联系了王满月,询问她事态的进展。
  王满月在电话里说主人已经对自己产生了“兴趣”,马上就要得手了。但是现在女主人回来了,不方便动手,只能等女主人回京之后才能形动。

  对方对张清扬的家庭关系也比较了解,听王满月这么一解释,当然表示理解,话里话外又免勉了几句,同时命令她尽快完成任务,并且暗示她母亲与弟弟很安全,只要等她完成了任务,她们就可以见面。
  王满月哭哭泣泣地说希望他善待自己的母亲以及弟弟,自己一定完成任务之类的话。等对方挂上电话之后,一直偷听他们通话的小胖冷冷地说:“满月,没看出来,你还挺能演戏的!”
  王满月苦笑道:“当时我们这些女孩子被骗去以后,通过了三个月的特殊培训。”
  陈雅看了小胖一眼,然后对王满月说:“你别害怕,清扬会帮你的。”
  王满月羞愧地点头,感激地对陈雅说:“小雅姐,都是我不好……”
  三通集团的那位副总,与王满月通过电话以后,又拔通了手下的电话,就是他派出“保护”王满月家人的那批人中的队长。他问了问情况怎么样,当听对方说一切正常时,他终于放了心。此刻他并不知道他的手下已经被警方秘密关押起来,他们所有的通话都被警方录了音。辽河市政法委书记郑一波、辽河市公丨安丨局局长胡保山正在偷偷地调查他们这批人。
  下午,在得知王满月那里的情况一切正常时,三通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贾政兴来到市委书记朱天泽的办公室。朱天泽热情地接待了贾政兴。在朱天泽的眼里,贾政兴与杨校农不同,杨校农虽然温文尔雅,但是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黑道大佬的气质。但贾政兴不同,虽然说贾政兴是杨校农陈营中的二号人物,也是杨校农的决对心腹,但是表面上他只是一个商人。
  “朱书记,想必你也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坐下以后,贾政兴开门见山。
  日期:2016-10-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