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3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刚知道是这样,提前根本没想过,怎能有什么办法?”停了一下,王永新迟疑着道,“来的那八家就那么不堪?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楚天齐疑惑的看着对方,就那样直直的盯着,他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些端倪,想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被对方直勾勾的盯着,王永新尴尬一笑:“我也就是随便一说,具体工作还是由你把握。”收起笑容,王永新话题一转,“只是省里可盯着呢,我们总得给个说法呀,不能回复一个都不行吧?我这里先尽量拖着,但你可要尽快想办法。如果要是到这个月底咱们还没有进展,那我也盯不住,只能你去面对省里了。”
  王永新的话倒也说的客观,楚天齐也不好再怀疑对方的动机。从现在来看,这些企业的纷纷退出,绝对和彭少根的体检有着某种联系。虽然不敢断定彭少根在其中做了什么,但时间点赶的这么巧,而且明显就是给自己难堪,肯定和彭少根脱不了干系。现在省里又来电话催,这也几乎是卡着点来的,应该也不是巧合吧?
  上下夹击,这是想让自己就范啊,彭少根,你做的可真够绝的。楚天齐不由的攥紧了拳头。
  王永新不禁心头一惊,他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快速闪过的寒光。
  八月十八日,星期三。
  早上刚一上班,李子藤便来了。
  来在桌前,李子藤道:“市长,招商局一直都在催,想要确切答复。”
  楚天齐淡淡的说:“什么答复?”
  “招商局老郝说,那些初次谈判的企业都在追问什么时候再谈,招商局现在不知道怎么答复。”李子藤压低了声音,“老郝现在就在我屋里,没上班就来了。从上周五下午就一直追问,周末也没放过,前天一天电话问了七、八次,昨天先是打了四、五次电话,下午还来了一趟。”
  楚天齐“哦”了一声:“真是锲而不舍呀。你跟他说,现在还没确定与哪家再谈,到时自会通知招商局。”
  李子藤点点头:“好的。”停了一下,他又问,“老郝还问,那些临时中途退出的企业,报名费要不要退,什么时候退,退多少?”
  “不是有规定吗?”楚天齐反问。
  “老郝说,规定是只要企业中途退出,就不退费。但他又说,那是指的无故退出,可这些企业都是不得以情况没有前来,都是企业遇到了困难。他们觉得,如果不退还每家那三万块钱,难免会让外界觉得成康市在坑钱,难免有损成康整个正面形象,进而影响到成康市招商引资大局。”
  楚天齐知道,只要自己给出明确意见,不论是哪一条,都会非常被动。假如自己说是给企业退钱,那招商局就会拿“规定”说事,很可能当下不说,但以后绝对会说起,也许就会成为彭少根对自己诟病的说辞。假如自己说不退钱,那么招商局就会原话转给企业,甚至添油加醋予以渲染,企业就会“记住”自己这个副市长,不排除直接电话质问或是通过举报等方式给自己添堵。只要自己表态,无论是哪一种观点,都会有麻烦。

  想到这里,楚天齐笑了笑:“招商局觉悟挺高嘛!你告诉他,既然招商局有这些担忧、顾虑,那就让招商局报个方案来。要他们在方案上写出看法,给出他们的意见,意见不能模棱两可,必须是切实可行、可实际操作的。另外,要他们把这几天的面试意见拿出来,要指出企业的优、缺点,并要他们拿出自己的意见,意见可以是集体的,也可以是每个人的。”
  李子腾也笑了:“明白。”
  “等等。”楚天齐喊住已经转身的秘书,“对于和那几家企业的初次会谈情况,要求城建局也要上报意见,要求和对招商局的一样。”
  再次答了声“明白”,李子藤走出屋子。
  看着关上的屋门,想到老郝听着秘书转述时的神情,楚天齐嘴角浮上一抹笑意,心里话:卜明宇,你想逼我,想替主子出力,想把我绕进去?没那么容易。

  说实话,这两天可不只是招商局在“请示”,而且招商局毕竟是下属部门,虽然不是直接下属,但和自己不是一个档次,说的话大一些,他们能耐我何?
  而最让楚天齐头疼的,却是省里和定野市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头目。如果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不但会对自己“关注”,也势必会影响对成康市的态度,难免不支持工作或从中作梗。如果要是满足他们的关切,那就是对成康招商不负责,是对成康城建不负责,也是对整个成康百姓不负责,自己是绝不能违背原则的。何况本来就狼多*肉少。而且妥协既会给成康留下后遗症,也会给自己留下隐患,这也是彭少根适时“体检”的原因所在,就是王永新肯定也看的明明白白的。自己绝不能干糊涂事。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听节奏绝不是李子藤,而李子藤肯定也不会让别人随便敲门,那么这个人莫非……
  楚天齐伸出右手,迅速做了几个动作,起身进到套间,说到:“请……”
  还没等楚天齐说出“进”字,屋门已经推开了。
  随着屋门推开,一个声音响起:“难道人不在?怎么门也没锁?”
  楚天齐看到,进来的人面色枯黄,发量稀少,眉毛稀疏,鼻子奇小,嘴唇发白,正是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永新。便赶忙走出套间,迎上前去:“市长,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事喊我,我直接过去。”
  “随便走走,就到这儿了,便进来看看。”王永新伸出右手,盯着对方,“你这是……”
  楚天齐握住对方右手,“嘿嘿”一笑:“可能是上火的缘故,这几天一方便就蹲挺长时间。刚才还没完事,就听到门敲的挺急,赶忙匆匆结束。这不,连手还没来的及洗。”
  听对方如此一说,王永新赶忙抽回右手:“那不好意思了,多有打扰。要不你继续?”
  “市长,事情要分出轻重缓急,我怎么也得先陪您呀。”说着,一指自己座位,“市长请坐。”
  对方明明是表示对己尊敬,但王永新却觉得非常别扭,对方竟然拿自己和那事对比,想起来就恶心,可又挑不出理来。于是径直走向沙发,调侃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是你的一亩三分地,我怎能抢占宝位呢?”
  见对方坐到沙发上,楚天齐便去拿暖壶,忽又停下来,冲进里屋。一阵水声响过,他快步走了出来:“洗洗手。”说完,去给王永新弄水。

  “不用了,我刚喝过,随便聊聊。”王永新摆了摆手。
  尽管对方客气,楚天齐还是沏了杯热茶,放到王永新面前,然后才坐到对方身边。
  王永新转头说道:“投资企业的事,怎么样了?省里可追问着进展呢。”
  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王永新没说实话,恐怕上级追问进展只是一方面,真正让对方心焦的应该也是那些上级“现管”吧。他摇摇头,叹了口气:“哎,还是那样,不好弄。这两天又对那八家了解了一下,实在是……不敢随便将就。市长,您还是让老彭尽快回来吧,我临时接手这事,好多事都了解的不全面,这几天弄的我焦头烂额的。真应了那句话,‘锄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家的田’,而且在别人的地也不知如何下锄。”

  日期:2017-09-24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