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9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床还是那张床,那张曾经洒满她跟秦书凯欢笑的床,此刻却变得无比安静,似乎一直在期待着什么。曾经她是如此迷恋这张床,因为这张床里到处都有秦书凯跟她缠绵的痕迹。而今却只有她形单影只的守着这张床。
  吕嘉怡把自己安放在那张大床中间,给自己拗了一个“大”的造型。这个造型说明什么?是某种期待吗?
  空虚占据了她的心灵,夜的沉静把她的空虚寂寞无限放大。秦书凯,你在哪里?此刻你如果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幸福的晕过去。可是,期盼归期盼,要想实现终究是困难的。
  操起电话,在这个凌晨时分,继续拨通了秦书凯的电话。电话那头分明有一丝懈怡,还有一丝敷衍,敏感的吕嘉怡感觉到了。
  秦书凯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而今,她跟秦书凯难得有交集,就是有也没了以往那种热烈的成分。
  一丝不安爬上了她的心头,躺在床上她依然无眠,在这样躁动不安的夜,一个孤寂难耐的少丨妇丨能入眠那才是奇怪的事。越是难以入眠,思绪也就越活跃,此刻她的思绪已然飞出了老远。
  其实,秦书凯此刻正在冯燕的床上跟她谈事情,因为最近那个刘流跟踪赵婷婷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冯燕正跟秦书凯商量这事,秦书凯的手机铃声响起次数太多,冯燕为了不影响谈话效果,就把秦书凯的手机关了。
  对于那个赵婷婷,秦书凯心里很有感觉,***,现在这个女人是越来越漂亮,难怪刘流那样的货色会动心,就是自己如果没有心里的顾忌,说不定也会在这样标致的女孩后面追着。
  秦书凯就说,那个刘流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不过……
  话没说完,就被冯燕打断说,秦书凯,你现在是我的男人,我家里的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上,赵婷婷也可以说是你的侄女,你可一定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秦书凯赶紧说,算了,这么大的侄女我不敢要,不过她的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我已经安排下面的人做了。
  冯燕说,这个事情你几个月之前就说做了,还不是这样?
  秦书凯说,不要着急,任何事情有个过程。
  跟冯燕聊天的时候,秦书凯心里却在暗想,上次如果不是自己控制的好,赵婷婷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赵王道和冯燕知晓内情了,真不知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自己。

  这个时侯,冯燕的电话响起来,秦书凯才有机会出来,***,这个女人也是很难缠的,现在完全把自己当成是男人,女人一旦理所当然的把男人当成自己的唯一时,作为男人压力也是很大的。
  秦书凯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吕嘉怡的很多未接电话,他觉的当着冯燕的面接听吕嘉怡的电话肯定有些不合适,于是冲着正忙着接电话的冯燕打了个招呼,转身出去了。
  吕嘉怡接到秦书凯的电话,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撒娇的口气说,这电话都打了八百遍了,却一直关机,今天这是怎么了?在忙什么呢?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
  秦书凯随便找了个托辞说,正好忙着正事,才会把手机给关了,你找我有事?
  吕嘉怡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并没有深究男人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只是问他什么时候能过来?
  秦书凯问她,有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吕嘉怡便继续撒娇的口气说,人家想你了嘛。
  女人这种说话口气,几乎让男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面对这么一个对自己“情深似海”的女人,男人有什么理由不去跟女人见一面呢?
  秦书凯回头看了一眼冯燕住处的窗户,低声回答说,我稍后过去吧。
  吕嘉怡就说,那好吧,自己会等着的。
  挂掉电话后,秦书凯想想自己确实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个女人在一块黏糊了,也许是女人心里感觉自己有些受冷落了,竟然主动邀宠献媚来了,就瞧着女人说话那软绵绵的劲,秦书凯感觉自己也应该过去安慰一下。
  男人跟女人关系融洽的最好黏合剂莫过于床上运动。毕竟每个女人都需要正常的*生活,事实上,有很多的夫妻都在婚姻中或多或少被*生活和问题所困扰着。有许多夫妻之所以关系不好,确实是因为这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每个人对性都会有着本能的冲动,假如这种冲动时常不能得到满足,无法协调对性的不同程度的需求和反应,就会在身体和心理上造成伤害,甚至有人因此而导致心理疾病,久而久之就会在婚姻关系的其它方面体现出来,势必会造成夫妻关系紧张!
  性与爱本是连在一起的,无爱的性是冷漠,无性的爱是苍白,既然两人相爱了,在发展到一定时期是需要用性来表达的,性既是爱的证实,也是爱的升华,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别的事能象性一样将两个人紧紧,真实的融合在一起,而且当两个人爱到及至的时候,真的希望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交给对方,只有心灵和身体的交赋,才是完完整整的!!
  夫妻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们婚姻状况的晴雨表,成为夫妻关系的润滑剂。很多夫妻白天吵架,矛盾丛生,但到了夜里,一切问题都在床上化为乌有。“两口子打架不用愁,晚上一个小枕头”形象地描述了夫妻之间成功地进行性调解的过程。

  秦书凯到了吕嘉怡那儿后,吕嘉怡开心的抱着他久久不肯松手,两人缠绵说了一番甜言蜜语后,吕嘉怡突然从欣喜的状态,变成了有些埋怨的模样。
  她低声抱怨的口气说,秦书凯不把自己当成是自己的人,自己到乡下当乡长也有些日子了,却总也不见秦县长提携照顾,倒是对那个秦岭振,一会到开发区当领导,一会到县政府当副县长,现在时隔时间不长,竟然又要提拔当县委宣传部部长了,秦县长可是太过于偏心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他问吕嘉怡,***,你这个消息从哪里得来的?
  吕嘉怡瞧着秦书凯似乎对此事并不知情的模样,赶紧解释说,我也是听别人说起的,据说是秦岭振的老婆在单位里跟同事聊天的时候亲口说出来的,难不成还能有假?
  秦书凯一下子沉默下来,贾仁贵对于秦岭振的评价再次回响在他的耳边,要是让秦岭振当上了宣传部部长,只怕并不是什么好事。
  何况,秦岭振要是真心想要竞争宣传部长的位置,必定会来找自己商量,希翼得到自己的帮助,这个忙,自己肯定是不能帮的,已经决定闲弃的棋子,怎么可能再拿上棋局?
  可是,秦岭振毕竟帮自己办过一些事情,如果这家伙反咬一口,自己岂不被动,看来这件事得好好思量一下才行。
  吕嘉怡见秦书凯听了自己的话后,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这让她心里有种不得底的感觉,她弄不清楚自己说出来的这个消息对于秦书凯来说,触动了哪根神经,但是从秦书凯那难看的脸色,她能够判断出,秦书凯心里对这件事应该是抵触的,甚至是强烈反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岭振不是他之前的办公室主任,又是他一手提携起来的自己人吗?
  日期:2017-09-24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