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72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磨磨蹭蹭的存好镇丽的医疗费用,已经半个多小时后,我想他俩应该说得差不多了吧,便跟韩诚打了电话,问他在哪儿。

  韩诚在那头顿了顿,让我去病房,听他那语气好像有些不对劲。
  急匆匆的赶到病房,镇丽已经睡着了,韩诚坐在床头沉思着什么。我轻声问他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从镇丽嘴里打听出什么。
  韩诚微微摇头,指了指镇丽,意思是让我不要多问。
  我说既然没啥事,那就回去呗,在这傻坐干啥?韩诚别过头,看了镇丽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猜到镇丽是假装在睡。
  日期:2017-05-13 08:37:18

  气氛有些沉闷,值班的护士进来几次,催促我们赶紧离开,不要打扰病人休息。而韩诚始终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说话也不离开。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样子,我困得眼皮子都睁不开了,韩诚才站起身,对着镇丽说道:“小丽,咱们共事了差不多两年,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看待,有什么事,我希望你告诉我,不要闷在心里。”
  说着,他对我作了个离开的手势。在那一刻,我看到镇丽的眼皮子动了动,眼角流出两行泪。我以为她会马上坐起来,留住我和韩诚的,不料是我想多了,她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从医院回去的路上,韩诚一直闷闷不乐,时常还自言自语,那样子怪吓人的。后来到了公司,我跟他一起回到宿舍楼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说镇丽是故意要上吊的。

  日期:2017-05-13 08:32:12
  我一怔,问他怎么知道?还有,镇丽为什么要这样做?
  韩诚没说他是怎么知道的,只告诉我,镇丽这样做是保护自己。因为她察觉到了危险,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保住性命。
  我想到了今晚黄帅跟我说的那些话,看来女人对危险的感知比男人要强烈,所以白灵和镇丽都用装疯卖傻来自我保护。
  不过,白灵面对的危险是云芷言,那么镇丽呢,她感觉到的危险来自于哪里?

  “走,咱们去你说的七伤局看看。”韩诚转过身,皱起眉说道:“我总觉得镇丽跟这个七伤局有什么关系。”
  我笑了笑,说不会吧,镇丽一个柔弱女子,还能布出七伤局?
  韩诚说他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感觉镇丽知道七伤局的一些内情。现在七伤局败露了,布局之人就想杀镇丽灭口。
  日期:2017-05-13 08:32:25
  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因为平常除了白灵,就只有人事部备份有钥匙。
  我和韩诚转身回到公司,趁天黑摸到了白灵办公室门口。韩诚拿着备份的钥匙开门,我提醒他说要小心那个粉脸男人,上次我来这里的时候,他警告过我的。
  而且他绝逼是个高手,尤其是那手飞刀的绝话,我想想就觉得全身发寒冒冷汗。
  韩诚不以为然,轻轻推开门闪身而入。我站在门口顿了顿,鼻子又闻到了那股香味儿,心中突然一动,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快进来……”我听到韩诚的催促声才反应过来,从门缝钻了进去。
  韩诚打开白灵办公桌上的台灯,四处瞅了瞅,问我七伤局在哪?雀首反为蛇的凶局在哪儿?

  日期:2017-05-13 08:37:59
  我一怔,突然愣住了,惊愕不已的扫视着房间。没错,先前我看到的七伤局不见了,那尊朱雀铜像也不见了,就连墙角的四只铃铛也不知哪儿去了。
  韩诚身体靠着办公桌,点了支烟,说我之前一定是眼花看错了,这里他来过很多次,根本不可能有我说的那些东西。
  我除了苦笑,什么话都说不出。事实摆在眼前,我说再多韩诚也不会相信。
  不过我并不认为,此刻我们在这里没有发现七伤局和铃铛,它们就真的不存在,或者说被人移除了。朱雀铜像可以挪动搬走,但七关不会动,七关上的阴物也没那么容易拨掉。
  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原因,只是一时间无法想明白罢了。
  韩诚抽完烟,说走吧,再呆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发现。
  我心有不甘的回到宿舍,总觉得刚才有哪里不对劲,却又怎么都想不出来。韩诚怀疑镇丽与七伤局有关,而现在七伤局就离奇的消失,这似乎太巧合了一点。
  日期:2017-05-13 08:38:11
  难道,这一切都是镇丽捣的鬼?
  我努力去否定这种想法,脑子乱成一团浆糊,后面实在累得不行,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到公司,韩诚让我守门,他到医院处理镇丽的事。临走的时候,他说晚上有拘魂的任务,如果他没回来,就让我跟马居易一起去,算是帮他的忙。
  我笑着答应,问他又是哪个倒霉蛋今晚要下地府,他说名单到天黑才会知道,就是上次在医院的那个八品阴差派送过来。
  韩诚走后,我动了个心思,想再去白灵的办公室瞧瞧,看能否有所发现。
  找着钥匙,我像做贼似的摸了过去,打开门,轻车熟路的闪身而入,不由得再次惊呆了。
  昨晚来的时候,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而现在,七伤局和朱雀铜像都在,整个房间都被阴邪之气所弥漫。我没敢久留,拿出手机拍了朱雀铜像后就打算出去,刚打开门,被一股力道给弹了回来。
  日期:2017-05-13 08:38:23
  “谁?”我轻喝一声,摸着被撞疼的鼻子,抬手拍了过去,忽的看到粉脸男人阴沉沉的就站在跟前。
  他双手的指缝间夹着几柄钢刀,满目寒光的盯着我。在愣了几秒钟后,我拨腿就往门外跑,眼前突然寒光闪动,两柄钢刀钉在门板上,吓得我又折了回来。
  粉脸男人身形如鬼魅,趁我未站定,两掌拍落过来。看似轻描淡写不着力道,打到身上却贼特么疼,连气都有些喘不顺。
  他将我抵在墙上,横起一柄钢刀,贴着我的脖子插到墙体中,然后冷冷的道:“若非有人求情让我不要伤你,此刻就将你双手双腿卸下来……滚……”
  说罢,他松开我,如同鬼魅似的就到了窗户前,轻轻拨开帘子往外张望。
  我趁机逃脱,心中郁闷不已,粉脸男人的一个“滚”字,深深戳痛了我。我暗暗发誓,他日一定要将刚才受的耻辱加倍奉还。
  日期:2017-05-13 08:38:32
  回到人事部,我将手机的相片倒出到电脑,准备等韩诚回来后给他看看,却发现刚刚拍的那些全都不见了。我一阵惊恐,定然又是粉脸男人搞的鬼,他到底是什么人,竟有如此手段,能够不知不觉删除了我手机里的相片。

  还有他说有人为我求情,会是谁呢,莫非是白灵?
  细思极恐,我不敢再想下去,马上给黄帅打了电话,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这家伙没心没肺,懒懒的说了声知道,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