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69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帅一怔,没有再说什么,让我们继续往前。
  鬼婴被收,通道里的九鬼灭魂局也就破了,我们快步进入石室,就见门口处倒着一个倾倒的木偶。
  黄帅喜道:“原来九鬼灭魂局跟迷阵是相互关联的,灭魂局一破,迷阵也失去了作用。地下室的入口,就在前面……”

  日期:2017-05-12 08:53:12
  黄帅说得没错,我们再次从木偶身上跨过去,再拐过一道弯后,果真就到了昨天我到过的地下仓库。
  站在门口,我还有些发怵,担心会撞见粉脸男人。
  “放心吧,他早走了,从这里出去又不止一条路,你以为堵住楼梯口就能困住他?”黄帅拍了拍我肩头说道:“你说的那个密室在哪里?”

  我回过神,带着他们走到那扇密封的小石门。
  吕典上下看了半天,说别逗了,这哪有什么门,分明就是一面整墙。
  黄帅蹲到地上,又是拍又是敲,然后找了根钢条,狠狠杵在地面的一块方砖上。只见到“咯吱”一声,脚底下传来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并微微有些震感。
  日期:2017-05-12 08:53:21
  大约两分钟后,墙体裂开一条缝隙,并迅速张大。吕典不可思议的看着墙面多出一扇门来,眼睛瞪如铜铃,嘴巴一直“啧啧”个不停。

  密室里也有光源,我们鱼贯而入后,还是黄帅走在最前面。他让我和吕典多留意里面的情况,发现不对劲马上离开返回。
  密室没有外面的地下仓库那样大,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中间还铸着一根两米高的水泥柱子,柱子托着几块拼装成圆形的红色石板。
  石板散发出一股血腥味,上面放了几只黑色的坛子,隐隐有阴气在升腾。
  一靠近石柱,我就浑身都不舒服,总觉得那些坛子里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黄帅皱起眉,说水泥柱和石板其实是个祭坛。那些黑色坛子就是用来炼阴骨的,里面装的全是人的天灵盖。我身上阵阵寒冷,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心跳骤然加速。

  日期:2017-05-12 08:48:16
  吕典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靠着黄帅,双手握拳似很紧张。
  黄帅扫视着那些坛子,正要去触摸,忽见斜对面的纸箱后面钻出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站在离我们三米左右的位置。
  虽然人影的脸面被遮住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昨天我遇到的白衣男人。
  吕典看到白衣男人的那刻,忍不住惊叫起来:“白……白董……真的是你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和黄帅同时惊住了,吕典称白衣男人为白董,难道……他是白启炎?
  这样一想,我还真发现他跟白启炎长得很像,怪不得上次过来就觉得他很面熟。可是,白启炎不应该在他家中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一副受尽折磨的样子?
  日期:2017-05-12 08:48:24

  白衣男人缓缓抬起头,朝这边走来,脚下的铁链铛铛作响。他双眼通红,嘴里发出沉沉低吼,额头上有一块三角形的黑斑。
  黄帅让我和吕典后退,他则从身上拿出一盒朱砂,蘸了少许在手指上。等到白衣男人靠近,黄帅快速上前,将朱砂抹在他的印堂处。
  白衣男人身形一顿,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只脚抬起来还没放下去就不动了。接着黄帅将他扶着躺下,又化了张黄符,点在他额头的黑斑上。
  我和吕典见没啥危险,便跟了上去。黄帅说来得正好,让我们将白衣男人的手脚按住,千万别让他动弹。
  说罢,他似乎还是不放心,双脚压在白衣男人的大腿上,我和吕典各抓住他的一条胳膊使劲往地上压。
  “哧!”
  日期:2017-05-12 08:53:50

  就在我猜测黄帅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手呈爪状抓在白衣男人额头上,然后轻喝一声,竟然将白衣男人额上的那块黑斑给抠了出来。
  不,那并不是什么黑斑,而是一枚二十分公左右长的棺材钉。
  白衣男人条件反射似的往上弹动,痛苦的沉吟着,身上硬如坚石。我和吕典卯足了劲儿,也差点被他给挣脱掉了。
  黄帅又化了一道符,堵在了白衣男人额头的窟窿眼上,嘴上念叨了一阵。

  几分钟之后,白衣男人渐渐消停下来,我和吕典长长舒了口气,松开了他的胳膊。
  这时我才问吕典,白衣男人真的就是白启炎?
  日期:2017-05-12 08:53:59
  吕典很肯定的点点头,说白启炎早些年在工地上被轧断过一根手指,这个绝对错不了。说着他抓起白衣男人的左手,果然小拇指断了一截。
  我不禁疑惑,如果眼前这人是白启炎,那么前几天我见过的那个是谁?当时倒是没注意他的手指有没有断,不过他敢光明正大的去公司,说明他很自信不会被人看出是假冒的。
  黄帅也有些不解,他说白启炎确实缺了一截手指,吕典的判断没有错。不过白启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沦为阶下囚,确实很奇怪。
  “你们不……不用猜了,我……我确实是如假包换的白启炎……”白衣男人醒了过来,神志似乎也恢复正常。他让黄帅陪他说几句话,意思是我和吕典得回避。
  两人嘀咕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黄帅突然阴着脸过来,让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日期:2017-05-12 08:54:11

  我和吕典来不及作出反应,黄帅拽起我俩,飞快的朝着门口冲去。刚出密室,只见到“咔嚓”几声,石门缓缓闭合。
  与此同时,密室里传来了恐怖的惨叫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启炎发出的。
  不知为何,看到白启炎这副模样,之前对他的恨意没那么强烈了,但也绝没有认为他可怜。他现在所遭受的痛苦和罪过,或许就是当初所作一切的报应吧。
  我们没有在地下仓库久留,快速朝原地返回,吕典说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必须马上出去,否则会引起保安的警觉。
  所幸回去的时候一切顺利,未遇到什么阻碍,也不算太晚,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因为刚从秘道里出来,外面就传来敲门的声音,门口的保安说他俩要换班了,意思就是让我们出去。当然,主要指的是我和黄帅,吕典本来就是在这上班的。
  吕典将货架复原,整好衣服去开门,对保安应付了几句。
  日期:2017-05-12 08:49:05
  我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了,不由得一怔。黄帅还约了木子西上午见面,看样子是错过了。
  吕典收拾好东西,装模作样的拿了几张招聘表在手上,然后对我和黄帅说,难得聚在一起,他作东请我们吃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