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候我也举起了手来,将我得到的消息,跟众人分享。
  当得知我们当初在白头山时,千通王就是刚刚从天罗秘境之中回来的消息之后,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也就是说,那并不是一个需要用肉身前往的地方……”
  神魂出窍?
  对于这件事情,我倒也并不陌生,比较熟悉的,就是白居寺的宝窟法王,他老人家用神魂行走于茶荏巴错,布道传法,不知道收了多少的信徒。

  众人将消息汇集之后,陈老大将那地图铜镜交到了杂毛小道的手上来。
  杂毛小道接过此物,掂量一番,然后问道:“给我?”
  陈老大点头,说他是这么交代的,当然,真有需求的话,你们共享就是了。
  讲完这些,我们开始商议撤离事宜。

  既然与入魔了的黑手双城这边达成了短暂的和解协议,那么我们就不可能一直在这儿逗留着,毕竟大家伙儿的身上都有一大堆的事情。
  千里迢迢跑过来的威尔冈格罗要回欧洲,他那边一大摊子的事情,事务繁重。
  另外老鬼此刻也在他那儿养伤呢,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小玉儿得回东海。
  陈老大要回晋西长治的矿洞之下,经过讨论,杂毛小道决定陪同他一起离开,而陆左也必须跟随。
  尽管在得知了小妖的下落之后,陆左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过去,但没有了他,陈老大不一定能够回得去,所以他必须送一回。

  不过他虽然和杂毛小道一起走,但杂毛小道接着就会回到茅山宗去坐镇,而他则会跟王明一起,前往虫原。
  萧家小姑选择直接回茅山去。
  我们走了不少天,茅山那边大难刚过,离不开人,她得代替杂毛小道先回去压场子。
  朵朵跟着陆左走,而我,则没了安排。
  最后是陆左在征求了我的意见之后,帮我做了决定。

  他让我先跟着王明一起回京都那边去,等到他办完了事儿,过来跟我们汇合,然后前往虫原。
  之所以跟着陆左,一来他毕竟是我的师父,我这些天来累积了许多修行上的疑惑,跟着他,我能够有更多的进步,而再有一个,我对于小妖,心中终究还是有一丝愧疚的,所以想要亲自帮着找回来。
  事实上,我个人其实还是有一件事情要去办的,那就是去一趟东海蓬莱岛。
  我希望知晓一下虫虫的近况。

  毕竟洛小北她们一家在蓬莱岛斗争失败之后,撤往了琉球群岛,那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我其实还是十分关心的。
  只不过,现在我实在是走不开。
  大家商议妥当之后,开始撤退,我们先是抵达了附近的人群聚集地,然后威尔直接前往乌兰巴托,然后转到俄罗斯,回返欧洲,而我们则是循着原路而回。
  两天之后,我们在边境某城市分道扬镳,各自挥手告别。
  我与王明两人前往京都,路上的时候,我们闲聊,又谈到了那一天我被人掳走之时发生的事情,而王明则跟我讲了更多的细节。
  之所以我和小媚被人掳走,而他们这边却一点儿都没有能够察觉,并不是我们的人太差劲儿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前面的战况太激烈。

  黑云长天出现了。
  那玩意出现的一瞬间,化作滔天狂风,黑云卷涌,展现出了极为恐怖的力量。
  对于我们来说,它是魔头,但对于草原人民来说,这已经是神了。
  这几百多年的时光,无数的信仰之力,给予了它强大无比的实力,而在那一刻,突然间涌现出了,即便是我们这边早有准备,却也还是在一时之间措手不及,应接不暇。
  萨满教之所以延续几千年,自然有其神奇之处。
  事后总结的时候,陆左告诉王明,说那个时候的黑云长天,有点儿像是天山一战之时突然出现的天山山神。
  就是那个被杂毛小道师父陶晋鸿取而代之的天山山神,天山神池宫宫主的祖先。

  这东西所能够支配的自然之力,让人感觉到恐惧。
  再加上那几个可以算得上喀尔喀蒙古的镇国级高手,的确是难缠的对手,也让他们无暇估计到我们这边的情形。
  不过即便如此,最终他们还是赢了。
  从王明的讲述之中,他对于自己的描绘少之又少,而是重点讲起了三个人来。

  第一个人是陆左。
  尽管那黑云长天最自然之力拥有着极为恐怖的操控力,但在这方面,陆左却还是拥有着一战之力,他不仅对于风火水土等诸多元素有着极为深刻的理解,甚至还能够反过来克制对方的施展,并没有让敌人从一开始就风卷残云,将我们给平推了去。
  第二个人则是杂毛小道。
  关键时刻,是杂毛小道的神剑引雷术,和最终的一击虚空斩锁定了战局的胜利。
  而第三个人,则是让我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人,那便是萧家小姑。
  这个表现一直很中庸,既不突出、又不拖后腿的大美女,在那一战之中展现出了她失踪之后所习得的超强实力,在黑云长天降下无边责罚,吸取无数镇民精血进行临死反扑的时候,是她站了出来,然后一曲高歌,葬送了黑云长天的所有希望。

  王明跟我形容起了当时的情形,萧家小姑吟唱歌诀的时候,整个天空都亮了,无数的霞光落下,仿佛神迹一般。
  一股恐怖的力量冲天而落,将黑云长天逃逸的身形给定住。
  那个存在于这个世间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老魔头,给定住之后,先是吃了杂毛小道的一记虚空斩,大半意识被搅碎,然后被他一记斩魔决直接消灭了去。
  那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以黑云长天的消亡、胡依金喇嘛庙溃败,另外两位过来帮拳的大师仓皇逃窜而终结。
  这一战,估计能够让整个喀尔喀蒙古的修行界为之震惊。
  王明口中的版本,与我之前听到的解热按不同。
  少了太多的“轻描淡写”,让我知道,原来我被绑走之后,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只恨我不能亲身经历,甚至都威能亲眼瞧见那一场大战。
  要说不遗憾,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命。
  从边界城市返回京都,我们花了两天时间,一路上我都易容装扮,而王明也是——他居然也是直接施展法术,而不是借助于其他工具,不过相比于我的惟妙惟肖,他的差上一些,只是稍微地改变一下特征的地方,让自己变得迥然不同而已。
  我们两人抵达了京都之后,王明带着我住进了一处三环边上的小区,路过街边中介所,瞧见这个小区的房价,让我看得心疼不已。
  京都的房价,真的是太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