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十分,比约定时间超出了十分钟,这很不正常。正常情况下,如果约定九点钟见面、会谈,那就应该至少提前十分钟见面,这既是一种礼貌,也可为双方进入正式会谈进行热场。
  看起来,今天的情形和昨天类似啊,前天也出现过这类情况。
  卜明宇说了话:“楚市长,这又超时了,会不会有什么变化?要不我让人了解一下?”
  “好吧。”楚天齐点点头。
  卜明宇冲着身旁示意了一下,招商局副局长老郝马上快步走出了屋子。

  大约过了五分钟,老郝回来了,径直来在楚天齐面前:“楚市长,这家也来不了。刚才我和对方联系,对方说正准备给我们打电话,说是他们公司的资金周转不开,没有能力参加这个项目了。”
  楚天齐微微一笑,心里话:都是这个套路,怎么就没有一个新说法?他直接问道:“昨天没和他们联系确认吗?”
  “联系了,昨天下午老郝还给他们打电话,他们说今天一早就赶来,还说希望能为成康城建工作尽一份绵薄之力呢。”卜明宇抢过了话,“谁知他们这又是怎么了,跟那几家说法差不多。”
  楚天齐“嗤笑”一声:“岂止差不多,那就是一模一样,就像是拿着同一份底稿一样。”
  “一样,的确一样。”卜明宇连连点头,“我就奇怪了,原来都说的好好的,一直表示非常愿意与成康市合作,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这其中不是有什么说法吧?”

  “卜局长,你觉得有什么说法?”楚天齐反问。
  “不清楚,反正招商局可一直没敢懈怠。”卜明宇一笑,转移了话题,“还约吗?”
  楚天齐给了一个字回答:“约。”
  “好的,现在就只剩两家了。”说着话,卜明宇转向老郝,“打电话联系一下,什么时候能到?楚市长每天那么忙,可是跟他们耗不起。”

  “好的,我马上联系。”答应一声,老郝走出了屋子。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楚天齐到了市长王永新办公室,是王永新电话喊他来的。
  示意对方坐到椅子上,王永新道:“天齐市长,看来你还得多辛苦一段时间,老彭暂时回不来。他上午打来电话,说是在医院的检查结果全出来了,以前的手术没问题,也没有任何新病变。医生说他主要是太过劳累了,要他休息调整一段时间,他本来执意要回来,但医生还是让他在医院休息观察一下。他说医生让他先休息一个月左右,他争取尽早回来。”
  对方所说内容,完全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他心里明镜似的,彭少根肯定没病,完全就是装的。现在彭少根对王永新这么说,那是进退有据,既表明自己没有影响工作的病症,能够继续履职;又用一个“累”字,为合理躲避找到了理由。楚天齐知道,投资商确定之日,就是彭少根结束休息之时,这如意算盘真是打的“啪啪”的。
  楚天齐一笑:“我现在有时也感觉胸闷气短,也想到首都医院去检查一下,看看需不需要调理一段时间。”
  彭少根在这个节骨眼休息,个中意思不言自明,王永新心中有数,对楚天齐现在发牢骚,他也能够理解。
  于是王永新也一笑:“是吗?那看来我们得检讨一下了,是工作任务太重,还是工作安排不合理,或是人们体质太差?你现在还得坚持,总不能都休息吧。政府本来才三个常委,你俩要是都休息的话,那我就是光杆司令,只能独自跳钢管舞了。哪怎么行?这么的,你可以多催一催老彭,让他早点回到工作岗位,只要他回来了,你就随时可以去检查,其实我也累的不行,也想找时间调理一下,可是事情不等人呀。”

  楚天齐也就是随口一说,讥讽彭少根的滑头罢了,他怎么舍得休息呢?他可不想让别人去替自己代管,不想让别人把自己好不容易开创的局面弄的乱七八糟。
  见对方没有接话,王永新继续说:“你们的辛苦我何尝不知道,其实大家都不轻松,都是经常利用周末加班。尽管这样,可是好多工作都忙不完,谁让原来的欠帐太多呢?现在不抓紧不行啊。对了,听说这几天和投资企业见了面,谈的怎么样?”
  楚天齐语气很是无奈:“见了,非常不理想,本来一共是十五家企业,我们全约了,分别约他们在十一、十二、十三号这三天见面。可是一共只来了八家企业,两家首都的,三家省会的,三家定野市的。经过和这八家企业商谈,基本没有令我们满意的,其中五家企业都有不良纪录,而且有的还很严重。剩下那三家实力也不断恭维,从他们的言谈举止看,根本就不像是做过大项目的。”
  “是吗?这可不好弄呀,这八家都不合格,那几家又……”停了一下,王永新又说,“那七家没来吗?为什么?”
  “那七家没来,而且都是临到眼前才告之,或是我们追问才知,都放了我们的鸽子。”楚天齐道,“据招商局郝副局长几次转述,对方都说是企业内部出了状况,有的说是资金链有了问题,有的说是人手抽不开。”
  王永新“哼”了一声:“早干什么了?事到临头才扯,我看他们就是故意的,找的理由也是现编的。到底什么原因,你调查了吗?”
  “我初步调查了一下,让李子藤和这些企业进行了联系,这次他们的回复又变了。那七家企业几乎都是一个说法,他们表示听说了尤建辉的事,对成康城建信不过,不敢到这投资。”楚天齐如是说。这七家企业的确是这么说的,楚天齐没有隐瞒,想看看王永新什么反应。

  王永新“哦”了一声:“早干什么去了?纯属胡扯。成康城建真就这么不堪?”
  “我现在分管城建,不好评论。”楚天齐又把球踢了回去。
  “我看就是他们强词夺理,他们在传资料、交押金之前,能不了解?而且还说的众口一词,分明就是攻守同盟,不排除故意给城建抹黑的可能。”王永新道,“之前的时候,虽然我们都没来,但从当时的现状以及尤建辉他们做的那些事来看,确实很差,不是一般的差。但自你分管的近一年,各方面进步非常明显,做了好多实实在在卓有成效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对方的话多为安抚,但楚天齐心里还是热乎乎的,看来这个王永新虽然其貌不扬,却也不是完全的糊涂蛋一个。
  “从六月中旬发布消息,到现在已经两个来月,期间也没少忙忙碌碌的,到头来却弄了这么个结果。”王永新叹了口气,“哎,先不说他们了,但眼前的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还不知道吧?省里刚又打电话了,又催问城建工作进度,要求我们必须按推进计划开展工作,还催我们把实际进展情况报上去呢。”
  楚天齐“哦”了一声,心中疑惑不已:省里早不催,晚不催,怎么也这个时间凑热闹,这是巧合吗?怎么都在逼这事?他缓缓的说:“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暂时还没想到好的办法,市长您有吗?”
  日期:2017-09-2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