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67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到是,没出现什么大案子。”张清扬点头,然后说:“吃饭,吃饭,我还真有点饿了,不说这些。”
  席间,三人聊得很是亲热,由于彼此知己知彼,所以免去了很多客套话以及假话,对于两国的政治、军事,三人都发表了各自的见解。陈军与金光春一见如故,两人酒到是没少喝。陈军指着金光春对张清扬说:“这小子很单纯,不像国内有些军官,满脑子都是升官发财,我看他和我一个性子!”
  张清扬微微一笑,此行的目的看来达到了。他对陈军说:“陈军,以后多和光春好好交往。”
  金光春更是紧紧握着陈军的手说:“你是我兄弟!”然后又好像是对张清扬不满似的,指着他说:“我不喜欢和搞政治的人来往,他们脑子太复杂!”
  张清扬哈哈大笑,说:“你啊……也会开玩笑了!”
  “今天,我是真的很高兴。”金光春有些伤感地说,“我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你们也知道,朝鲜的家族式政治很严重,这导致了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当年,就连小孩子也都被灌输了谁谁家是坏蛋的思想。一直以来,我都特别孤单,可是自从见到了你们,我突然有了朋友的感觉,虽然这些年我们两国间的矛盾不少,发展方向也有区别,可是我对你们中国人是很有感情的。我父亲当年就是被你们的志愿军用生命给救下来了。我父亲在我小的时候就告诉过我,一定要记得这份恩情。我真希望啊,我们能永远友好,当然了,假如有一天,我们也要发生战争,我会义无所顾的去战斗。”

  听得出来,金光春是真的动了感情,张清扬说:“我们两国间是不会有战斗的,这点我很确信。”
  金光春点点头,“我也知道,刚才只是随便说说,我们真正的敌人是南边以及美国……”南边自然是指南韩。
  第517章 二次访朝
  “国内最近不是很太平吧?”张清扬试探性地问道。
  金光春如实奉告,“新老交替,家族之间更政治力量的更换使得政治局势有些乱。”

  “金次帅身体还好吧?”张清扬接着问道。金次帅就是金光春的父亲,朝鲜人民军次帅,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金永浩。
  “也是大不如从前了。”金光春的脸凝重起来,“所以父亲有些心急,他很想在有生之年,清除军中的败类!”说到最后,他的声音突然加重。
  张清扬微一笑,“他是为了你吧?”
  金光春没有反对,对待张清扬,他觉得没有说慌话的必要。金光春是金家对外的接班人。
  “今年辽河会与我国南方合作,严格治理中朝边境的走私问题,你有兴趣吗?”张清扬直截了当地说。
  “我很想合作,希望今后常联系吧。其实我一直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并且也大概知道我国哪一类人参与了其中。”金光春的脸上露出喜色。

  张清扬看了眼陈军,陈军又看向金光春,三人的眼中交流着兴奋的神色。
  从朝鲜回到国内以后,李小林入常的事情便经过了省委的批准。这样一来,李小林正式成为了辽河市常委常委。张清扬在常委会上增加了一位助手,这对他来说是件大好事,这预示着在常委会上他将有能力与朱天泽进行抗衡。同时,郝楠楠也正式成为了双林省省会城市江平市委常委、给织部长,虽然级别未变,不过确实向上进了一步。江平市是副省级城市,组织部长也比其它城市要高半级。
  张清扬打电话祝贺了郝楠楠,两人在电话里说了一大堆套话,又谈了谈工作。张清扬突然发现好像离她的距离有些远了,挂掉电话他才醒悟过来,这不是距离远了,而是随着两人身份、职务的变化,相互间在谈话时就加了分小心。也许见面就不会这样了,可电话里却觉得全身不舒服,对此张清扬也无可奈何。
  这天下午,秘书牛翔把新北区白灰厂的搬迁计划书摆在了张清扬的办公桌上。新北区白灰厂是老厂子,成立三十年了,辽河市所有的各类石灰都产自这里,不过随着城市发展的扩张,厂址周围全部修建了现代化的小区,白灰厂成为了城市发展中的一块毒瘤。由于厂内设备老化,污染十分的严重,周围的空气很是不好,地面上时常落上一层粉尘。
  经调查显示,这里灰尘指数严重超标,附近小区的窗户隔几天就要擦一次,要不然就灰蒙蒙的。小区的居民总是来上丨访丨。状告白灰厂污染严重、噪音大。张清扬几天前亲自去过那里,亲自感受到了一下白灰厂的污染情况,马上安排相关部门进行搬迁规划,目的就是想让白灰厂迁出市区,远离居民。
  计划书很详细,张清扬比较满意,张清扬看了看就签下了同意,转朱天泽书记阅。他知道白灰厂的搬迁会涉及到很多问题,这是老牌国企,已经有好几年不盈利了,只能免强维持工人开支。搬迁之后,就要更新设备,进行体制改革等一系列问题,自然会触及到一些人的利益。不过他不怕这些,他不但要迁走白灰厂,更要把辽河市市区内的机械制造厂,造纸厂等通通迁到郊外。
  脑中正在盘算着详细计划的时候,秘书敲响了房门,说:“市长,释明光法师要见您。”
  “请进。”张清扬站起身欢迎。

  释明光一闪身就进来了,脚步轻盈,虽然穿着厚重的袈裟,但是却轻无一声。他目光炯炯,红光满面。见到张清扬起身,大和尚马上快走几步,双手合十地说:“张市长,快情留步,在下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您快请坐。牛翔,为大师泡上好茶。”张清扬安排道,热情地握着释明光的手,好像是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一般。
  牛翔泡上茶便轻轻拉上门离开了,释明光客气地说:“市长,不好意思,我来政协参加个会议,就想顺便来看看您。不知为何,通过几次见面之后,我觉得与您很有缘份,很喜欢和你在一起聊天。”
  张胸飞微微一笑,已经明白了释明光今天到此的目的,看来释明光今天此行是要来感谢自己的。他现在已经是政协常委了,刚才有意提到来政府开会,就是想感谢张清扬的提拔之意。
  “宝珠寺方面一切可好?”张清扬对他厌恶到了极点,可又不得不陪着他。
  “劳烦市长挂念,寺内一切都好,由于是刚修缮的,所以各方面都不需要太操心。”释明光认真地回答,然后又说:“市长,现在春暖花开,山中空气清新,如果您想解案牍之累劳,大可到寺中小住几日,调节一下也好。寺中的客房还是很干净的。”

  “多谢您的好意,等我哪天有空闲下来,一定去寺中走走。”张清扬说话的同时,心里想着这个释明光很懂得官场三味的,他很会与官员交往,又不显得媚俗。
  释明光表明了来意之后,接下来又闲聊几句,张清扬也和他谈了谈佛法。大约坐了有半个小时,释明光恰到好处地站起身离开。自然十分客气地说了一大堆打扰的话。而张清扬当然会表现出依依不舍的表情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