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9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生来平等?
  骗小孩子的话而已。
  谁信了谁就是傻逼。
  老子就是高贵,老子就是贵族。
  你跟我讲道理,我跟你讲拳头。
  你若跟我讲拳头,我就跟你讲法律。
  从不讲道理,就是我们的道理。

  南宫怜花是这种人。
  然而他死了。
  死在一个在他眼里,既无优渥家室,也无煊赫背景,更没有傲人天赋的家伙手里。
  他有一千种不甘心,一万种不情愿。
  然而他还是死了。

  死了就死了。
  人死了,就永远不可能再活过来。
  无论他生前是一个乞丐还是一个皇子,没有丝毫区别。
  死亡,或许就是上帝对所有人最公平的一件事了。

  在死亡面前,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
  皇甫微羽也是这种人。
  甚至于,他比南宫怜花更加高傲,也更加狂妄和不可一世。
  然而他现在也要死了。

  因为陆羽要杀他。
  一个他一直瞧不起,不放在眼里的乡巴佬,居然真的要杀了他。
  居然真的敢杀了他。
  可悲的是,陆羽真的要杀了他,真的敢杀了他。

  更为可悲的是,陆羽真的有那个实力杀了他。
  家族两大准圣强者,一个死了,另外一个晕了,生死不知,显然不可能救他。
  而他的好友,南宫世家的二公子南宫怜花也死了。
  就剩下几个喽啰级别的家伙,拿什么救他?
  陆羽眼眸冰寒,看着皇甫微羽,看着这个居然敢三番五次挑衅他,算计他的小子,眼里没有人应该有的色彩。
  在他的眼里,皇甫微羽已经是个死人。
  世家公子又如何?
  来头大的可怕又怎样?

  便是天潢贵胄、真正的皇太子到了这里,如此这般的惹他,陆羽也不会再让他活着,而是一刀杀掉!
  武者为什么修行?
  除了追求生命的更高形态这个终极目标外,最重要原因,就是要让自己拥有自己打破规则的能力!
  侠,以武乱禁!
  修行修行,求得就是念头通达。
  若是身为一个武者,还要顾及这个,顾及那个,别人骑在你头上,还要任由他撒泼打滚,拉屎屙尿,那这武,练来何用?
  他一步一步往皇甫微羽逼近。

  皇甫微羽吓得脸色铁青,腿肚子都忍不住打颤,完全站立不住,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
  他咆哮着,歇斯底里的大叫。
  “姓陆的,我是皇甫家的大少爷,你他妈敢杀我!”
  “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你怎么敢杀我!”

  “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杀你全家,杀你全家啊!!!!”
  陆羽不为所动,继续往他逼近。
  顺便掏出了怀里的一把匕首。
  这是一把直柄刀。
  刀长约莫三十公分,刀锋凌冽,样式犀利,泛着冰冷的色泽,一如陆羽此刻的眼瞳。

  幽冷,清冽,不含一丝多余的情绪。
  有的只是杀气。
  野狼看着羔羊。
  猛虎眈视麋鹿。
  所有食物链上端的猛兽,看着自己的猎物,大概就是此等眼神。
  我杀你,与你无关。

  只是因为我想让你死。
  仅此而已。
  “这把刀,叫阿拉斯加捕鲸叉,是一个对我至关重要的女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它。”
  陆羽看着这柄苏倾城送给他、他一直贴身放着的直柄利刃。
  “我喜欢它,不仅是因为它是我最爱女人送给我的礼物,还因为它本身就是把好刀。”
  “叫和精细的折刀相比,这把直柄刀,粗狂,抛弃了所有花里胡哨的设计,所以足够简单——这意味着出刀时候,可以最大程度减低出错几率,所以用它来杀人,尤其是割-喉的话,会很爽。”

  陆羽看着皇甫微羽,面如表情,自顾自说着,依旧一步一步往他逼近。
  “我已经很有没有爽过了,而现在,我想爽一下。你会配合我么?我的皇甫大少?”
  陆羽声音幽冷,不含一丝人味。
  这种漫不经心、轻描淡写的淡漠,其实比歇斯底里的威胁,还有效的多。

  就如九天之上的神祇,漠然看着地上爬行的凡人们。
  我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杀死你。
  然而这跟你其实没有关系。
  就如人碾死一只蚂蚁,会征求蚂蚁的同意么?
  陆羽已经走到了皇甫微羽面前,他蹲了下来,看着这位皇甫家的大少爷。
  皇甫微羽彻底崩溃了。
  他大哭,他嚎叫,他撒泼打滚,他屎尿失禁。
  “陆羽,陆爷爷,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你别杀我,我求你,你饶我一条狗命吧!”

  “我有钱,我有很多钱,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香车,美女,豪宅,甚至游轮,我把我有的东西都给你,全都给你!你不要杀我啊!”
  他歇斯底里。
  他尊严丧尽。
  他再没有一丝雍容华贵的贵公子气度。

  他就如一条被打断了四肢、又扔进了满是污泥和垃圾臭水沟里面的贵宾犬、一只被拔光了毛、顺便泼上满身油漆的波斯猫。
  “皇甫微羽,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我要杀你,跟你拥有什么,没有关系。跟你知不知错,更没有关系。”
  “我要杀你,只是因为我不想你继续活着而已。”
  “我不喜欢你,所以就送你去死。”
  陆羽一把扯过皇甫微羽的脑袋,露出他白皙的脖颈。
  然后在他疯狂的挣扎和大叫中。
  他单手持刀,对着他的脖颈,轻轻一抹。
  刀锋凌冽,刀光一闪而没。
  然后陆羽把刀刃在皇甫微羽身上仔细擦拭了一番,又插进刀鞘之中,在没有瞧皇甫微羽一眼。
  皇甫微羽捂着自己的脖子。
  死死盯着陆羽。
  他想说话。
  可是他再也说不话来。
  脖子凉凉的,其实一点都不疼。
  他把脖子捂得紧紧。
  似乎这样,他就可以不用死了。
  但是没有用。

  温热的液体,随着他心脏一下一下的搏动,还是无可抑制的从他指缝间喷射出来。
  他想站起来。
  他想回家找妈妈。
  可是他再也站不起来。

  他再没有丝毫力气。
  他就像一颗漏了气的皮球。
  脖子上的缺口,抽走了他所有的力气,也带走了他的生命力。
  “我……我为什么要惹他啊?!!!”
  用最后的力气,看着魔神一般冷漠的陆羽一眼,皇甫微羽放开了捂着脖子的手。
  鲜血彻底喷射出来。
  在心脏的汞压之下,化作一场纷乱的血雨。
  他低下了头,然后瘫软在地,身体一下一下抽搐着,最后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把你们家大少爷的尸体带回去,顺便给你们家主子捎句话。”
  看着如丧考妣、面如死灰的皇甫家众人,陆羽不轻不淡的说道。
  “什么……什么话?”
  皇甫家一个家仆壮着胆子问道。

  “杀人者,陆羽。”
  陆羽眯着眼,冷声吐出五个字。
  杀人者,陆羽。
  日期:2017-02-26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