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4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却不曾想,她居然长这么大了,别的不说,那胸……
  咳、咳,这是自然生长,还是用了什么手段,又或者她跟我们这些普通人,不是一个品种呢?
  瞧见我一脸错愕的样子,程程盯着我,说你认识我?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鼻子,说对。
  她说其实我也认识你,千面人屠嘛,最近你的风头很盛啊,差点儿遮盖了你堂哥陆左和他好基友萧克明的风头……
  我下意识地想要谦虚几句,结果都没说,那姑娘便讥讽地说道:“不过有一句老话,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我给她那轻蔑的眼神看得动了些心火,忍不住讥讽道:“该担心的人应该是你吧?你可是上了通缉榜的人,以后出门在外,可得小心一些……”
  程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无所谓啊,反正我现在的模样,没有人会认得。
  小女子泼辣,越发地刺激了我心头的不平。
  我没有再顾忌什么,直接开口说道:“说句实话,我真想不通,陈老大既然是你的父亲,你为何还要用那邪佛黑舍利来害他,让他入魔,变成这样一副模样呢?”
  程程看着我,说你这是在指责我么?
  我说不,我只是疑惑。
  程程笑了,说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吧——让我带着邪佛黑舍利来给父亲的人,是我的母亲,她是我这世界上最爱的人,她说的一切我都得听,然而当父亲入魔,随后此刻的父亲打败了邪佛意志,重新掌控主导权的时候,我方才发觉父亲的伟大……

  她不吝赞美之词地称赞着此刻的黑手双城,将他形容为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和最伟大的父亲之后,对我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名字里面蕴含的意思。”
  我说哦,那么你后悔了么?
  程程抬头望天,说该后悔的,我觉得是母亲,只可惜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再见到她了……
  我看得出来,她有一些悲伤,不过却只是一点点。
  随即她问我道:“跟你来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长得跟我父亲那么像?难道是我的兄长么?”
  我笑了,却没有透露出陈老大的秘密。
  在远处,两人还在交流,因为背对着我们,所以我瞧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和进展。
  与这个浑身散发着雌性荷尔蒙的女人在峰顶边缘处待了差不多二十几分钟,两人的谈话终于结束了。

  陈老大转过身,一直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而远处的黑手双城,却并没有回身。
  陈老大走到了这边来,先是看了一眼旁边的程程,然后对我说道:“我们走。”
  当着外人的面,我不敢问什么,与他下了山峰,然后又原路返回,到了之前遇到人的地方,才开始下山。

  离开了许久,我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陈老大看了看我,突然间叹了一口气。
  唉……
  一声长叹,让人整个人的心,一下子就给提了起来。

  “我们先回去。”
  陈老大仿佛脱力了一般,再没有兴致跟我多说一句话,而是埋着头往回赶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一边走,一边试图从他脸上的表情中读出一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两人行走如风,很快就回到了原来的藏身之处。
  正逢王明在外面放哨,瞧见我们,迎了上来,说怎么样了?
  陈老大这才说道:“下去吧,一会儿大家聚在一块儿,我们一起说。”
  王明点头,随后看向了我。

  他说你伤刚好,身体没问题吧?
  我说还行。
  我们开始往下走,刚刚来到山壁半中间的平台处,朵朵急匆匆地迎了上来,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你们有没有见到小媚?”
  瞧见朵朵,陈老大的神色和缓一些。
  他对朵朵说道:“我问过了,她在那边又找到了两位师父,说要跟着学习一段时间,等学得差不多了,就过来找你。”
  啊?
  朵朵先是一愣,随即委屈地说道:“师父还可以随便拜的么?她怎么这样啊?”

  对于小媚这个徒弟,朵朵可是费了很大的心思,这一路上大部分的剩余时间,都在努力教导这位出身可怜的小女子,却不曾想她转身就另外拜了师父。
  陈老大说也不算是师父,怎么说呢,就是老师而已,你别担心,她总是会回来的。
  朵朵有点儿小生气,撅着嘴,说哼,既然别人家的师父那么好,那就别回来了。
  她红着眼往里走去,眼眶里却有泪珠子在荡漾。
  王明瞧见,冲着我苦笑一声。
  小姑娘,对谁都是贴心巴适的,却不知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呢?
  我们回到了临时聚集地,大家伙儿都在了,陈老大也不再隐藏,跟每一个人都打了招呼之后,然后开口说道:“我跟他谈了,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但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啊?

  陈老大的开场白让人惊讶,连我这个全程陪同的人都有一些不太理解。
  我们想象的,是什么意思?
  好在他并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那人的确是蚩尤,又或者说是一个崭新的蚩尤,而并非是被那邪佛黑舍利魔化了的魔头,虽然都是被取而代之,但这一点其实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王明眯着眼睛,说也就是说,我的斩魔诀,未必能够将其斩杀咯?
  陈老大说这个我不是很确定,如果是邪佛黑舍利,因为时间尚短,或许还能够用斩魔诀将其剥离,但现在的他,我也不是很确定。
  陆左问道:“你的意思,他们已经形成了双生关系,生息与共?”

  陈老大说这些我都不清楚,事实上,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再进行接下来的计划,一来是我们并没有胜算,即便是拼尽了我们这儿所有人的性命,也不可能成功;二来他有一句话说得的确不错,真正威胁这个世界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三十四层剑主,以及他身后的更多存在。
  杂毛小道有些不乐意了,说您的意思,是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不能动他咯?
  谈话至此,整件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
  程程当初给黑手双城种下邪佛黑舍利,让其入了魔,这件事情的确是有的,甚至有一段时间,他也的确是处于那样的状态。
  但这状态并没有维持许久,因为在黑手双城的体内,还有另外的一位大拿。
  那便是蚩尤。
  本来邪佛魔头以为能够利用黑舍利的邪恶力量重回人间,却不曾想狼入虎口,给人一口吞了下去,而趁着这一个契机,一直被压制的蚩尤心魔,却从此掌控了陈老大的身体,夺到了支配权。
  这是我们目前可以肯定的,而我们的想法,是想要斩杀那蚩尤魔神的心魔,将原本的黑手双城救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