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7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这件事原本该这样发展,但龚金树却不这么想,他自以为,自己打了招呼,那事情该按自己想象的那样发展那个市台女主持人认罪赔偿,表舅家人发笔死人财,捡个大便宜,自己也算对得起他们这些穷亲戚了,现在杨长剑突然跳出来,硬生生将事情发展路线转变,等于是违逆他的心意,更不啻于是当面打他的脸,他又如何能忍?再有冯阔的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他心可更生气了。
  “这不是一路人,是不是一条心啊!冯阔啊,你别挂电话,给我找到杨长剑,把电话给他听,我今天非要看看不可,他杨长剑到底有多嚣张!”
  冯阔听了这话大喜,知道他要教训杨长剑了,而这只是开始,他今天记恨了杨长剑,以后杨长剑还想有好吗,不忘拱火道:“好,我马下去找杨长剑,不过我怕他对您阳奉阴违啊,现在他眼里只有那个关支队长,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啊。”
  龚金树知道他在趁机给杨长剑眼药,却也并不点破,冷哼道:“他以后会知道尊敬领导的,不过那时候已经太迟了。”说完又道:“小冯啊,你他明白事理,我看好你,好好干,以后你肩头担子会越来越重的。”
  冯阔用尽心机给他办事,要的是他这句承诺,听后欢喜不禁,表态道:“龚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干的,而且不论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时刻牢记为领导服务的原则。”
  龚金树呵呵笑起来,纠正道:“不是为领导服务,是为人民服务!快去找杨长剑吧。”

  冯阔不敢怠慢,一溜烟的跑出了办公室……
  楼下大院里,李睿和杨长剑正站在讯问室外干等张泰巍。
  李睿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如果龚金树非要把这个案子办成冤案,那用自己市委一秘的名头,联系安县县委书记,请他主持公道,当然,要是连县委书记也拿龚金树没办法的话,此事只能请老板帮忙了。不过事情应该崩坏不到那一步,县委书记只要是个明白人,知道选择帮谁。
  杨长剑不知道李睿的想法,他正尴尬于自己的处境,尽管冯阔也是按县委副书记龚金树的授意办事,但这次事件凸显出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他作为交警大队长,却没有全盘掌控整个大队,包括教导员冯阔在内的不少干警与他不是一条心,这导致他在本次事件极其被动,更是被迫戴了冯阔带来的政治风险的帽子,这还只是今天这一次案例,要是以后总发生类似的事件呢,那他这个大队长早晚有一天要被人卖了。

  他还偏偏拿冯阔没有办法,冯阔本来和他级别一样,现在又抱了龚金树的大腿,更是无所畏惧了,他根本动不了冯阔,而若是动不了冯阔,只能保持眼下这个尴尬的局面,而以冯阔的野心,他肯定会发展越来越多的类似刘小宇那样的亲信,到时说不定整个交警大队的人心都让他收买了去,那他这个大队长可更尴尬了。
  杨长剑越往深处想,越觉得前景不妙,可此时已经是没有回头路,只能坚定不移的跟在李睿身边走下去,只盼李睿能说到做到,以后在自己遭遇政治危机的时候,能出手拉自己一把。
  二人正各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冯阔拿着手机颠颠的跑了过来。
  “龚书记电话!”
  冯阔跑到杨长剑跟前,没好气的将自己手机递了过去。

  杨长剑也已料到龚金树知情后的种种反应,却没想到他电话来得这么快,估计都是眼前这个教导员在趁机兴风作浪,也没正眼看冯阔,更没和他对话,直接拿过手机,贴到了耳畔。
  “龚书记您好,我是交警大队杨长剑啊!”
  彼端响起龚金树冷冰冰的话语声:“杨长剑,你还知道我是龚书记啊?”
  杨长剑陪笑道:“龚书记,您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您是龚书记?”
  龚金树道:“我也不跟你说废话,我问你一句话,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龚某人对着干啦?”

  杨长剑道:“没有啊,哪有?我干什么啦?我怎么敢跟您对着干?”
  龚金树冷哼道:“你干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我现在跟你明说吧,死者家属是我亲戚,你是帮他们,还是帮那个肇事女司机?”
  杨长剑道:“龚书记,现在可还没调查清楚事故真相,不能确认那女司机是肇事……”
  旁边冯阔高声喊叫:“怎么没调查清楚?当地村民都目睹了她撞人的一幕,处警的干警通过事故现场也确定了是她开车撞的人!你还说那女司机不是肇事者,你存的什么心?”
  杨长剑听得大怒,狠狠瞪他一眼,正待解释,彼端龚金树已经不高兴了:“行啊杨长剑,你非要跟我对着干不可啊,你这是仗了谁的势啦?市交警支队支队长的势吗?那有一天你要是在县里干不下去了,他支队长是能罩着你还是能收留你?”
  杨长剑语气冷肃的道:“我没仗谁的势,我是……”
  一旁李睿听到这听不下去了,抬手到杨长剑身前,道:“电话给我,我跟你们龚书记说。”
  杨长剑还没说什么,冯阔先叫嚣道:“电话给你?你跟龚书记说?你算什么东西你跟龚书记说?你有那个资格跟龚书记说话吗?”
  郑有福说:“这是我们一家人商量出来的,难道我爸一条命还不值一百万吗?”
  旁观的人包括李睿之内,听到这话都笑了出来,从这话就能看到郑有福的无耻与贪婪了。
  人的性命当然是最宝贵的,无价的,但涉及到交通事故,却都是有价钱的,这价钱还不是老百姓自己定的,而是保险公司给评定的。譬如,类似北京上海这种大都市户口的市民,若是出事故不幸遇难,保险公司要赔偿的话,能赔一百万左右;可要是青阳市文安县这种七县小城市的农村户口的人,可能就只有二十万左右了。换句话说,就算郑有福的父亲真是姚雪菲撞死的,顶了天赔他也就是赔三十万,他却一口要一百万,这真是想钱想瞎了心了。

  之前李睿听到郑有福这么说的时候,就想嘲讽他两句来着,想不到他现在当着张泰巍与杨长剑两位警官还敢这么说,也真算是无知无畏了。
  张泰巍起身道:“好,就先问到这儿,你在这坐着等我,我马上回来,不许乱走。”
  郑有福说:“我回去跟我妈她们在一块呆着还不行吗?”
  张泰巍道:“不行。”

  郑有福见他对自己恶意满满,完全是偏袒姚雪菲的节奏,大为不忿,想了想,咬牙说道:“这位领导,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县委龚书记,那是我爸的表外甥、我的表兄,这事儿龚书记已经交给你们交警队的教导员冯阔了。”言外之意,就是说张泰巍无权管这事,也提醒张泰巍睁大眼睛,看清自己等人的背景。
  张泰巍能被杨长剑叫过来帮忙,自然是杨长剑的亲信,他也早从杨长剑口中知道了这个离奇车祸中所隐藏的各方的背景实力,也已经做出了选择与站队,否则不会一开始就摆明偏袒姚雪菲的态度,因此他现在听郑有福说了这话,冷冷一笑,道:“教导员只负责行政与思想工作,不管具体业务,我才是你们这起案子的负责领导。”
  日期:2017-09-23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