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82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表姐会不伤心吗?在遇到这种别离的时刻,表姐心里就没有一丁点波动?
  表姐说到底还是人,不是心如止水的菩萨,表姐只是没有将那些情绪表现出来罢了,或许是没有在我的面前表现出来。

  我知道表姐对我的感情,正如我心中对表姐的感情一般,或许比之更甚。
  我这个大老爷们儿在面对这种别离的时刻都有些受不了,表姐此时心中肯定也不是很好受吧?
  不过表姐却还是要在我面前一如既往的保持微笑,或许因为表姐知道她是我心中最后的坚持,如果表姐都表现得负面情绪十足,恐怕我心中也会更加没底吧?
  我再次将表姐搂在了怀里,此时的我不想开口说话,表姐也不说话,像是在享受着这片刻的美好。
  我恨不得将表姐给带走,不过表姐肯定是不会同意道呃,而且如果连表姐都离开了的话,那么魔都这边就彻底没有人看管了,谁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我也就没有再开口,只想多保留一会儿怀中的温软。
  “行了!快去机场吧,别让人家赵琳等急了。”
  过了好一会儿,表姐这才拍了拍我的后背,抬起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
  我重重的嗯了一声,这才放开了表姐。
  表姐将我给送到门外,我穿上鞋子之后便对着表姐开口说道:“我很快就回来,姐你要保重啊。”
  “放心吧,这边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表姐笑着说道。
  我再次点了点头,然后我便让表姐进去,我则朝着电梯走去。
  表姐并没有进门,而是来到走廊那边看着我进入电梯。
  在进入电梯前的最后一刻,我还看到了表姐站在走廊口就那么看着我,看到我转过身的时候呢,表姐再次展颜一笑,对着我摆了摆手,就如同送丈夫出差的妻子一般。
  想到这里,我心中充满了满满的柔情。
  “表姐,等着我回来!”我对着表姐大声开口道。
  看到表姐再次点头,我便转过头踏入了电梯之中。
  电梯门关上之后,表姐依然站在走廊那里,就那么看着电梯门一动也不动,就如同那天底下最美丽最逼真的雕像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表姐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双手抱着手臂摩擦了一会儿,此时的表姐只觉得好冷。
  每次与我别离的时候,表姐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只是她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起过,即使是我。
  我和表姐此时都没有想到,我这一离去,再回来的时候,我们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彻底变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走进电梯的我就感觉很想哭。
  我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不就是离开几天的时间吗?又不是永远的离开了,哭个毛啊?
  不过越这样想我越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眶之中像是有什么液体要流出来一般。

  如果不是二十四楼有人进入电梯的话,没准我就真的哭出来了,还好没有丢人啊。
  来到楼下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站在楼层门口的一道白衣飘飘的人影。
  除了苦大师平时打扮能够有这么骚包还能有谁?
  此时的苦大师站在原地,背负着双手就那么看着我,我不由得疑惑,心想苦大师是早就在下面等着了吗?难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苦大师平时都是住在林伟以前的房间,并没有在汤臣一品,所以平时苦大师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平时我想要找苦大师都不一定能够找得到他,没想到现在倒是自己出来了。

  “苦大师,你找我吗?”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上前对着苦大师询问道。
  苦大师微微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开口道:“你要出远门?”
  “是啊,我要去羊城一趟。”我说道。
  “羊城。”苦大师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地名。
  “把我也带上吧,我跟你一起过去。”
  “苦大师你也要去羊城?”我不由得一愣,我之前还计划让苦大师在汤臣一品保护表姐的安危呢。

  我想着我反正也找不到苦大师,到时候我离开之后苦大师估计能够明白我的安排,至少表姐的安全问题不用我去操心。
  没想到我一下楼就遇到了苦大师,苦大师甚至还要跟着我一起去羊城。
  难道苦大师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危不成?
  “在羊场那边有几个好友,我过去拜访一番。”苦大师开口说道。
  我不由得狐疑的看了苦大师一眼,心想这老头儿还能有朋友呢?
  苦大师以前不是讲究的出世修行吗?甚至扬言要在深山老林待上二十多年的时间,这哪有什么空去交朋友啊?

  在我心中,苦大师给我的印象就是那种独来独往,不轻易与别人相处的感觉。
  苦大师跟我说他有几个朋友在羊场,他还要过去造访,我怎么想怎么觉得违和感十足。
  “怎么?你不愿意带我过去?”苦大师看着我询问道。
  “呃——不是,我倒是愿意。可是……您有身份证吗?坐飞机是要用身份证的。”我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开口道。
  像是苦大师这样的人,应该是掏不出来身份证的吧?反正我一直感觉苦大师跟我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当苦大师真的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布包,并且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张身份证的时候,我脸上的表情是非常精彩的。

  我靠!
  苦大师还真有身份证啊?
  虽然有身份证是最平常不过的了,但是我怎么感觉这玩意儿放在苦大师的身上,还是如此违和感十足呢?
  “现在还有问题吗?”苦大师将身份证给收了起来。

  “哈哈,没问题了。”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开口说道。
  “那就带路吧。”苦大师倒是表现得一脸风轻云淡,背负着双手开口道。
  我怎么感觉这老头儿对什么事情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我甚至都很难想象苦大师会对什么东西感到惊讶或者有着剧烈的情绪波动。
  我也没有纠结,带着苦大师便朝着地下停车场走了过去。

  在我的停车位旁边,乌恩其与络腮胡两人在聊着什么,络腮胡是我专门叫过来的,乌恩其要被我给带走,为了保护表姐,络腮胡自然是要过来交接一下的。
  我总不能将所有人都带走吧?到时候表姐的安危谁又来保证呢?
  现在苦大师要跟着我一起去羊城,有着这样的一个超级保镖跟着过去,表姐派给我的十二个保镖我就不用带过去了,留在魔都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要是我明目张胆的带着一群人去羊城,叶家估计能直接对我动手吧?
  谁知道我是不是来抢地盘的?
  “麻烦你了大胡子。”我拍了拍络腮胡的肩膀开口道。
  “嘿嘿!你跟我提这个干什么?保护小姐是我的职责。”络腮胡咧开大嘴巴笑了笑,看起来就跟本拉登似的。
  日期:2016-11-0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