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3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已经进入八月份,城建工作需要加紧推进,最起码要确定了开发商,相应地块要做准备工作。否则,好不容易提前取得批复就没任何意义了,而且房改工作已经顺利完成,那些市民可都等着呢。总不能再因为开发工作迟迟搁置,而导致市民上丨访丨吧?”说到这里,王永新停了下来。
  见对方不言声,王永新又接着说:“卜明宇和曹金海起纠纷的事我也听说了,招商局还因此告了状,但我没偏向他们,我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人都该各打五十大板。如果老彭没有这档子事,有什么事你俩能互相沟通,肯定不需要由一人统管,但现在老彭不是不在吗?如果没有人统管的话,势必卜明宇和曹金海还是各唱各的曲,各弹各的调,那工作怎么进行?”
  楚天齐马上表态:“市长,现在彭市长临时有事,我可以在此过程中多进行协调,完全没必要让我统管。再说了,彭市长检查身体,应该最多也就一周时间,他一回来不就行了?”
  “你的协调能力和觉悟,我完全信的过。但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不明确一下,招商局人难免阳奉阴违,难免应付你。这样很不利于工作推进,更可能出现大的纰漏和偏差,明确一下非常必要。我听老彭的语气,似乎很担心身体状况,也许不是七、八天的事。”说到这里,王永新的声音低了下来,“如果他要是一直到不了位的话,那就更需要有信得过的同志来代他抓工作了。”
  什么意思?楚天齐不由一楞。但旋即明白了,对方不过是给自己画了一张饼而已,而且是在水中画月,根本就是信口一说。于是,他连连摇手:“市长,您别难为我,这不符合规矩,会有麻烦的。我保证在彭市长临时缺岗期间,好好做好协调工作。”
  王永新一笑:“天齐市长,我知道你有担心,担心别人非议。我告诉你,组织完全信任你,你的党性和原则性大家有目共睹。尤建辉是出事了,但他出事的根子并不在于分管了什么,而是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出了问题,是他“三观”不正,他怎么能和你相比呢?当然,你的担心也有一定的道理,担心人们扯闲话。你放心,我早已替你考虑过了,在和你谈过之后,就会在班子成员会上进行明确,强调这是市委和政府班子的共同决定,强调你是在临危受命。”

  楚天齐赶忙接话:“市长,我……”
  “天齐同志,我知道你本身工作就很多,但能者多劳嘛!这项工作正好和城建紧密相连,我也想了好多人,只有你是不二人选。”王永新打断对方,“你放心,政府也不会把你累出个好歹来,只让你临时代管这项工作,他手里的其它事我都担起来。”
  楚天齐心里话:说的好听,把受累活交给我,你自己把财政权、审批权抓到了手里。
  “你要实在有顾虑,那要不这样,我来代管这项工作,你替他临时代管财政,这总没意见了吧?反正你必须任选一项,我对别人信不过。”王永新笑咪*咪的看着对方。

  暗骂了句“老奸巨猾”,楚天齐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勉为其难,就临时代管几天城建招商。”他现在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说要“财政大权”吧,那不成心怀不轨了吗?
  “这就对了。”王永新面露喜色,但还不忘给对方“戴高帽”,“主要是相中了你的人品和能力,否则我也不会,啊……”他的话说了半截。
  这倒好,让自己多干了活,自己还得感激对方慧眼识珠呢。带着无奈,楚天齐与王永新告辞,离开了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这次真是雷厉风行,在当天下午就召开了政府班子成员会,这是一次扩大会议,招商局、城建局等几名局长列席会议。
  在会议上,王永新讲了彭少根首都检查身体的事,说了对其分管工作的临时安排。他重点讲说了市委、政府对楚天齐工作的支持,严厉要求相关部门全力支持和配合,服从管理,否则拿人是问。
  在王永新的要求下,卜明宇在会议上表态,表态拥护政府决定,表态服从楚市长领导,表态配合相关部门,表态认真负责做好城建招商工作。

  当然,不止卜明宇表了态,曹金海也被要求表明了态度。
  在二人表态后,王永新又下了极其严厉的警告,这次扩大会议圆满结束。
  回到办公室,楚天齐还在想着这些事,想着彭少根忽然检查身体,想着王永新的迫不及待。
  楚天齐根本不相信彭少根身体不舒服一说,更不相信其会心甘情愿让出分管工作,这根本不符合常理。通常情况下,别说是没病,就是真生了大病,官员也会尽量隐瞒,生怕手中权力旁落了。

  之所以不相信,还因为这太巧了,巧的正是一个节骨眼时间。楚天齐确信,彭少根检查身体一说,一定是因为招商一事而起,一定与避开此事有关,一定是在撂挑子。他还想到了深层次原因,但一时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他知道,事情真相很快就会显露出来的。
  对于临时接手这项工作,楚天齐是一万个不愿意,但王永新显然已经想好各种办法,逼自己就范,自己也只能勉为其难了。不过当接上这个活以后,他也不想浪费机会,准备趁此时机,顺势而为,对招商工作来个“拨乱反正”。
  会议一结束,楚天齐临时分管城建招商的消息,便迅速在市委、政府大院传播开来。对于政府的这个决定,说什么的都有,有说彭少根大权旁落,有说楚天齐挤走了彭少根,当然也有人认为没这么简单。
  从第二天开始,楚天齐便开始接到定野和雁云市的电话,都是职能部门领导。有的领导比他职位高,有的和他差不多,有的虽然官职不高但却用的着。这些人全是先扯一些闲话,表示对楚天齐的认可,对城建工作的支持;然后就点出一家企业的名字,看似随意的对这家企业进行评论,当然都是正面评论。这些人点出的企业,无一例外都在那个拟投资的十五家名单上。
  楚天齐当然明白这些人的意思,也知道这些人不能轻易得罪,便尽量解释,说自己只是临时代管几天。可这些人却普遍装起了糊涂,表示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并不是替企业说话。但楚天齐听的出这些人的失落与冷淡,甚至好几人都透出了警告的意味。
  真是遇到鬼了,楚天齐不堪其扰,也更加明白了彭少根“体检身体”的真意。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不用说,肯定又是“走后门”的,楚天齐带着无奈拿起了手机。看到上面号码,他笑了,看来是自己太敏感,并不是那些“现管”。于是,他按下接听键,笑着道:“肖处长,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楚市长,你这是埋汰谁呢?什么时候给我升的官,是你给我升的,还是你那个处长同学给我升的?”
  对方是楚天齐的党校同学肖婉婷,曾经对楚天齐迷恋有加,当见到宁俊琦后,才抛却了不切实际的想法。肖婉婷一直在省会雁云市政府办公厅工作,是于涛的直接下属科长。自党校毕业后,还是在定野市见过一次,偶尔去省里的时候,他也没有专门找过她,平时通电话也不多。
  日期:2017-09-2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