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3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长,我何尝不知道,我身边发生那么多烂事,我现在应该夹着尾巴低调做人才是。可那家伙的话太伤人了,要是我不有所反应的话,他更该张狂不已了。”曹金海长叹了一声,“说实话,我真恨不得……哎,家林他们大伙极力劝解,也算正好给了我个台阶下,否则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其实曹金海说的这些,今天早上李子藤已经汇报,说是整个成康市都传遍了,传曹金海和卜明宇伙拼。楚天齐正准备找周家林了解详细情况,曹金海就来了,从对方的表述来看,两人没有真的打起来,这和楚天齐的推测一致,他相信边上那么多人一定不会任由局长开战的。
  听对方说完,楚天齐说:“老曹,我支持你,支持城建局,你们严格按规定办事完全正确,做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就要认认真真的。虽然这次卜明宇表现实在差劲,但为了工作大局,我们仍要避免冲突,而且在甄选投资商这件事上更不能意气用事。”
  曹金海点头:“市长,明白,一切以城建大局为重。我已经安排周局,在和招商局对接这件事上,他就多辛苦一些,我暂且先少出面,省得都压不住火,过了这几天再说。”
  “也好,不过这事你可要一直盯着,你是局长,要对整个事情负责。”楚天齐道,“这样,你把十五家企业中,那几家不合要求的企业名字列出来给我,我会进行处理。”
  “市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做甩手掌柜,该过问的一定过问。”说着,曹金海拿出一张纸来,“市长,这就是我们认为有问题的那几家。”

  楚天齐接过纸张,看了起来。
  安抚走曹金海,楚天齐又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纸上的名字很熟悉,李子藤提供的有问题名单中,也有这几家企业。
  现在种种苗头表明,招商局的工作很不尽职,甚至不排除渎职行为,但这也仅是自己的猜测,没有过硬的真凭实据。
  抛开招商局的立场先不说,但招商工作却需要继续进行,城建工作也不能停滞。可现在招商局和城建局尿不到一壶里,意见不统一,这很麻烦,而且自己也不能过于插手。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叮呤呤”,桌上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扫了眼上面的号码显示,楚天齐就知道是什么事,但还是拿起话筒,客气的说:“彭市长,有什么指示?”
  彭少根的声音传来:“楚市长,我可不敢指示,你的人那么凶,我可怕挨打呢。”

  “彭市长,这话从何说起?”楚天齐装着糊涂。
  “你不知道?好,那我就向你汇报一下。”彭少根讲说起来,“昨天下午,曹金海带着人气势汹汹……”
  事情还是那个事情,但经彭少根之口讲说出来,意思完全就是两回事,主动上门协商就变成上门寻衅滋事了。在这件事上,彭少根所言和曹金海所讲,差着十万八千里,但楚天齐更相信曹金海所讲。因为自己也发现招商局存在问题,曹金海根本就没有带人打上门去的理由。尽管这么想,但楚天齐还是心平气和的说:“还有这回事?我想肯定是误会了,城建局这些人不是无理挑衅的人。”
  “城建局人不挑衅?那你就是说招商局无理搅三分了。那好,以后城建招商的事,我们不侍候了。”彭少根的语气很冲。
  “彭市长,你误解我的意思了。这样不好吧?合作才能共赢。”楚天齐的话也软中带硬。

  “怎么合作?招商局长都被打的上不班了,合作个屁?”彭少根的声音更加气粗。
  “你怎么……”话说到半截,楚天齐停了下来,因为对方早已挂断了。
  “妈的。”骂了一声,楚天齐把电话听筒压到了话机上。
  新的一周已经过去两天,日子到了八月四日,但招商企业甄选工作一直停滞着。尽管心中着急,可楚天齐也没有再催曹金海,他觉得再冷静一下很有必要,大家也互相找个台阶下。
  通过向周家林核实,通过李子藤转述招商局同学的所见所闻,七月二十九日发生的事情基本如曹金海所说,彭少根的说法纯属就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虽然事实很清楚,但也没有较真的必要,所以楚天齐也一直没有就这事再和彭少根交涉。
  从现在来看,招商局显然不情愿与城建合作,但城建局却不可能不参与。而自己做为主管城建领导,却又必须以大局为重,必须以推进工作为前提,因此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才好。可是已经连着想了好几天,也想了好几个方案,都不尽如人意,都有很大的瑕疵,楚天齐一时拿不定主意。

  今天已经星期三了,再过两天多又是周末,这时间可不等人呀。于是,楚天齐靠在椅子上,闭目思考着。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
  睁开眼睛,坐起身形,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市长,我是楚天齐。”
  手机里传来王永新的声音:“来我办公室一趟。”说完这句话,接着就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他找我什么事?带着疑惑,楚天齐拿上笔和笔记本,走出了屋子。
  来在市长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对面椅子上,楚天齐正要发问,对方拿起一张纸递了过来。
  接过纸张看了一眼,楚天齐就是一楞,这是一张请假条,彭少根的请假条。他不禁疑惑:什么意思?
  王永新说了话:“七月中旬的时候,老彭就跟我说,说他总是感觉气不够用,想去*市检查一下*身体,他担心以前的那个手术有什么后遗症。我考虑到前些天事情很多,就一直没给他回复,拖了下来。可他昨天说心慌气短的厉害,我也只好准了他的假,薛书记也批准了。”
  楚天齐心中暗道:他还气不够用?那气简直粗的很。
  “老彭一直做常务工作,手里负责的工作很多,虽然他表示不会时间太长,但他负责的那些工作都很重要,有些也很紧急,还是要有人临时管起来。”王永新说到这里,问道,“你说呢?”
  他又不归我管,我说了又不算,问我有什么用?尽管心里腹诽着,但楚天齐还是老实回答:“对,好多工作很重要,也很紧急,不能搁置。”
  “今天让你来,主要就是和你商量一下,你暂时先把城建招商工作抓起来。”王永新说,“没问题吧?”
  楚天齐赶忙推脱着:“市长,城建和招商工作一直分而治之,这是规矩,也是工作性质决定。这样能够互相监督和牵制,也有利于这两项工作健康进行,事实证明,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反之就要出事,这都有鲜活的案例在那。虽然现在彭市长暂时缺岗几天,但招商局的人都在,招商工作依然可以照常进行,也根本没必要让我临时来抓。”

  王永新语重心长的说:“如果放在平时,的确暂时不用这么做,可现在时间不等人。《城建规划设计》按说一年多才能批下来,怎么着也得半年左右时间。按常规推断,六月份报上去,最快也得过年前后才能批复,今年城建工作就不需要有什么大动作。可是在你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下,仅用了两个月时间,批复就下来了。那我们就不能按原计划来了,就得利用这难得的机遇大力推进城市建设。

  日期:2017-09-22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