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7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福不敢再说什么,老老实实的推门进去。
  张泰巍随后又把郑有文带到了讯问三室门口,同样让他进去等着,然后找个民警在门口看住,不许他出来跟亲人们见面对口供。
  随后张泰巍带李睿与杨长剑来到讯问二室,开始从二福口中了解情况。
  二福大名叫郑有福,自言是死者的小儿子,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在县城工作,姐姐嫁到了外地,老家村子里就剩他一个,死者就跟他住在一起。
  张泰巍听他做完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问道:“你父亲出事之后,你是怎么知道的?”
  郑有福说:“我当时在街坊家里帮着盖房,我爸出事之后,事发现场路边有我们村里两个老太太,跟我妈关系不错,是她们打电话到我家里边,我老婆接的电话,我知道以后就赶忙赶过去了……”
  张泰巍截口道:“这么说,你没看到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郑有福愣了下,点点头,叫道:“我是没看见,可是我们村儿的街坊在外面看着了,就是那个叫姚雪菲的贱女人撞死的。”

  李睿听到这冷冷地插口道:“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不要胡说八道。还有,不要再骂我朋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郑有福奇怪的看向他,道:“那个女人不是你老婆吗?怎么又变成你朋友了?
  李睿没有理他,只是定定的瞪着他。
  张泰巍继续问郑有福道:“是吗?可我怎么听说,是你爸骑自行车自己撞过去的?人家的车在路边停得好好的,你爸就骑车撞上去了,现场是个长下坡,你爸没刹闸,而且你爸还不是撞死的,而是撞上后倒在地上,脑袋磕在马路上,磕破了,因流血过多休克死亡。”
  郑有福神情突变,叫道:“这是胡说八道,这纯粹是造谣。我爸他又不是大傻子,正常人一个,怎么会骑着自行车往车上撞呢?那不是自己活腻歪了吗?你别听那个姚雪菲胡说,她是想逃避责任才那么说的。我们村儿里的街坊邻居们可是都看到了,是她停车靠边的时候撞上我爸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真的,不信你去问问查查啊。”
  张泰巍听他说自己胡说八道,也不生气,语气淡淡的道:“你给我说出两个目击者的名字,我叫人过去调查一下。”
  郑有福闻言睁大眼睛,却是说不出一个名字来。

  张泰巍问道:“到底有没有目击者啊?”
  郑有福忙道:“有,有啊,有李婶儿,还有赵奶奶,都在路边看见来。”
  张泰巍沉着脸问道:“说名字。”
  郑有福道:“李……李……我说不出来,我只知道怎么称呼她们,可是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你只要派人去我村儿里调查就能知道,她们家就在路边。”
  张泰巍又问:“我这就派人过去调查,如果这两个人说的跟你说的不一样,那你就是撒谎,就是涉嫌欺诈勒索,这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听明白了没?”
  郑有福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勉强点了点头,道:“听明白了,我……她们怎么可能跟我说的不一样呢,我就是听她们说的。我又怎么可能欺诈勒索,我还不至于干那种龌龊勾当。”
  张泰巍点了点头,道:“你父亲身体很健康是吗?”
  郑有福叫道:“当然了,要不然七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敢骑着自行车乱逛呢?”
  张泰巍又问:“一点毛病都没有?”
  郑有福一口咬定:“没有。”
  张泰巍问:“没有高血压吗?”
  郑有福微微不解,道:“领导,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爸被撞死跟身体有什么关系?”
  张泰巍说:“你别问我,你就告诉我,你爸有没有高血压。”
  郑有福哼道:“有啊,怎么可能没有啊,不过平时吃着降压药,也不算毛病。”
  张泰巍又问:“脑血栓呢?有脑梗史吗?”
  郑有福叫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张泰巍点了点头,又问:“我刚才听说,你们要当事人赔偿一百万,这是谁的主意?依的什么赔偿规定?”

  李睿听了这话,才感受到安县委副书记龚金树与交警大队教导员冯阔所编织的这张黑色大的可怕,他原本以为,自己凭借关维伟的关系或者自己的名头,可以很轻易的帮雪菲洗刷清白,哪想到这事已经被冯阔、刘小宇之流经营得如此滴水不漏,看来还要费很大一番功夫,说不定根本救不出雪菲来,这么一想,颇有几分头疼。
  张泰巍道:“不管怎么说,我先派人去事发现场附近走访当地村民,查找目击者,争取从目击者口得到真实情况。只要结果是对姚主持有利的,那我再去找涉案的下属们谈谈,跟他们晓以道理,希望他们能明辨是非,主持公正。你们稍等。”
  杨长剑点头表示认可,道:“先去找目击证人,回来需要的话,我和那些涉案交警做思想工作。我不信了,冯阔还能在咱们大队一手遮天?”
  张泰巍嗯了一声,快步离去。
  同一时间,旁边办公楼三层的教导员办公室内,教导员冯阔正给人打电话,他一脸激愤,语气也非常激动:“……可不是我背地里说人坏话啊龚书记,杨长剑他太嚣张太霸道了,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我跟他仔细讲明了您的意思,可他充耳不闻,非要假模假样的主持公正,半点人情都不讲,半点乡亲情分都不讲,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帮那个姚主持,还暗讽我是您的走狗,说我忘记了人民丨警丨察的身份,哈,您瞅瞅,他嚣张到了什么地步……”

  彼端听电话的人,正是安县的县委副书记龚金树,他确实是管死者老头叫表舅的,老头是他母亲的亲表弟,不过这重亲戚关系已经有些远了,所以他和这个表舅家的关系其实也并不亲。不亲是不亲,但确实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在,眼下这位表舅突然死了,家人打电话过来求助,于情于理也得帮忙,否则是无情无义。也因此,龚金树才授意交警大队教导员冯阔,尽量偏袒死者一方,可实际,他对这个案子并不怎么关心,只是尽份人情。

  在龚金树看来,自己打了这个招呼,这事很轻松能结案了,哪知道这案子居然起了波折,涉案的女司机也不是普通人,作为市电视台的女主持人,交游广阔,竟然走了市交警支队长关维伟的关系,请动了县交警大队长杨长剑帮忙这个情况,是前不久冯阔打电话给他秘书转告他的。
  龚金树接到这个消息后,倒也没往心里去,市交警支队长又如何,他手再长能伸到作为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安县来?在安还是自己说了算的,杨长剑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估计只是做个样子虚应故事,糊弄下关维伟得了,他肯定不敢违逆自己的意思,和自己对着干,否则他这个交警大队长别想干下去了。所以,龚金树也没理会这个变化,觉得最晚今天下午,这案子能结案了,对方女司机再不服也没用。

  可谁知这案子又起波澜,龚金树再次接到冯阔电话,这次冯阔点明要他亲自接听,他也怪又发生了什么,便从秘书手接听了这个电话,一听才知道,敢情杨长剑是铁了心的要帮姚雪菲,并派副大队长张泰巍重新调查这起事故。冯阔想拦截杨长剑,还被他顶了回来,更可怕的是,这件事再发展下去,那对方女司机很可能无罪释放,死者要自己承担责任。
  日期:2017-09-22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