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8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总算是定下来之后,陈思璇和张东健的女儿一道去了一趟张东健的办公室,三个人关起门来商量关于水面承包的相关问题。
  陈思璇相当淡定的口气说,做养殖这一行的,重要的在于规模,规模越大,利润也越大,所以,想要请张书记考虑一下,是不是能把红河县这边养殖户的一些水面一并转租过来,这样一来,大家合作的养殖水面规模可就相当大了。
  张东健尽管明白陈思璇的养殖生意会让自己的女儿获利,可是一想到自己并不了解对方的底细,投入太多,只怕以后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很难解决,倒不如先把那两万亩水面让陈思璇操作看看,要是稳妥的话,再琢磨渔民们的私人承包水面也不迟。
  尽管女儿在一边劝说张东健答应陈思璇的要求,张东健却还是咬紧了牙关没敢松口,他跟女儿的想法不同的是,女儿一心只想着项目越大越挣钱,他的心里却必须要考虑到亏的打算,所以步子不能一下子迈的过大。
  陈思璇见张东健的态度不积极,倒也并没有强逼,原本她的目的就是那两万亩水面,如果能尽量多争取一些自然是好的,争取不到也就算了。

  双方商谈妥当后,陈思璇和红河县以及洪湖县的相关领导分别签署了合作协议,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协议签订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陈思璇竟然和人谈协议,要把辛苦争取到手的水面承包权转给了一个水产养殖的大户,这个决定导致后来出现的诸多扯皮问题,让此事的主使者张东健相当的被动,当然这都是后话。
  忙完了剩余水面承包的大事后,秦岭振开始梳理关于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管理的诸多事宜,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选择到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来当负责人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发区里的养殖户手里都掌握着自己家水田的使用权,一心一意的发展生产,一切都是市场化操作的模式,根本就没有多少用得着政府协调的地方,也就是说,秦岭振这个负责人没什么人过来巴结他,这让他心里感觉相当的不平衡。
  可是一想到,自己刚到水产养殖园时间不长,要是这个时候回去,不仅张东健面前不好开口,只怕秦书凯也不会同意,只好先在水产养殖园耗着日子。

  秦岭振心情不佳,张东健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推荐了县里的组织部长和董部长一起竞争县里的副书记位置,张东健心里稳稳当当的以为,组织部长是胜券在握的,却没想到市委常委会上研究的结果出人意料之外,县委副书记的头衔竟然落到了董部长的头上。
  这个打击不仅对于县里的组织部长很大,对于张东健来说,也无异于当头一棒,他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实在是太轻敌了,说不准秦书凯跟自己商量多一个人陪衬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底,把董部长加入推荐提拔名单后,董部长的成功率比较高。
  早就听说董部长是有些背景的干部,怎么自己竟然大意失荆州呢?
  市委常委会的结果一出来,即便是再怎么懊恼已经来不及了,张东健心里琢磨着,绝对不能让事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了,如果重要的位置都被安插上了跟秦书凯一个鼻孔出气的干部,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就快成为孤家寡人了,他把眼睛盯上了董部长空缺出来的宣传部长位置。
  官场的规律就是这样,无论怎么流转,总有人上上下下,只有懂得把握时机的人,才能在最合适的时候,争取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
  又过了一段日子,市里领导的调整方案公布出来,正跟秦书凯之前从卢书记那里听到风声一样,唐小平成了普安市的市委书记,胡亚平到省里做了政协副主席,唐小平做了书记,卢书记到国家发改委任副主任。金副书记顶上了唐小平的位置,成了普安市的市长。省里的团委书记下来做了专职副书记,普安市的领导班子格局瞬间有了一定的改变。
  唐小平的任职出来后,张富贵和张东健等人自然是相当高兴,毕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两人都把自己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唐小平圈内人,现在唐小平总算是熬上了正位,两人感觉自己的好日子也不远了。
  张东健立即准备了一份厚礼,准备再次去拜访唐书记。
  他这次也算是下了重注了,花了几十万从行家手里淘来一个紫砂壶,准备亲自送给唐书记,恭贺其升迁之喜。
  这几年国人对于紫砂壶的收藏似乎热衷起来,现代紫砂壶的价格这两年处于稳步上扬的趋势,去年不少工艺师的作品价格上涨了50%。
  前不久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一场中国艺术品拍卖会上,被誉为“壶艺泰斗”的已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景舟制朱泥文旦素壶拍出39万加元(含手续费),约合243万元人民币,比其9万元人民币的估价高出26倍。这样的市场行情在以往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正因为紫砂壶的价格这两年一直在水涨船高,所以官员中收礼收到紫砂壶的人也不少,尤其是一些喜欢在表面上附庸文雅的官员,送这样的东西是最合适不过的。
  张东健虽然自认为是唐小平的人,却并不了解唐小平的爱好,只是凭感觉,看流行趋势,认为送一把紫砂壶给唐小平应该会博得他的欢心,所以就购买了此壶。
  唐小平的办公室里,自从提拔为市委书记的公示出来后,早已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张东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竟然需要排队等候,门口站着诸多打着汇报工作名义过来献媚的官员,这让张东健一下子傻了眼。
  他本想打个电话给张富贵,因为他听张富贵说起过,唐小平给他留下了一个私人电话,让张富贵有什么紧急事情可以直接联系他。
  市委领导的名片上,公布出来的电话,不管是固定电话,还是手机,都是有专职秘书接听的,而领导自己包里装着的不对外公布号码的电话才是真正的私人电话。
  能掌握领导私人电话号码的人,说明必定是领导身边比较信任,比较亲近的人,张富贵是早就有的,但是他却从来没告诉过张东健。

  张东健思来想去又感觉有些不妥当,他心想,要是张富贵问起自己有什么急事要找唐书记,自己岂不是要费尽心思编出谎话来,总不能直接告诉他,自己是过来送礼的,门口排队的人太多,所以才会想要电话号码。
  国内的很多地方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对于一些热门的官员,热门的医生,热门的其他职业的大师级人物,人们往往会盲目崇拜,蜂拥而去,结果导致人人都托关系找后门想要得到这些人的接见,其实有时候,感冒还要找个专家看看,实在是大可不必。
  官场的情况有时候其实是雷同的,一旦哪位领导得势,身边立即围了一大帮献媚取宠的干部,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锦上添花不一定有人记得,雪中送炭才是最好的交际手段,关键还得看个人的眼光,到底跟随哪位领导的队伍,跟买股票有相似之处,买对了,肯定赚钱,要是看走了眼,也只能愿赌服输。
  日期:2017-09-22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