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8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就是一只小鸡,一头羔羊。
  “躲得了?”
  高长恭轻喝一声,其声清越郎朗,如雪地上盛放的白梅花。
  杀-猪-刀在他掌心哧溜溜旋转半圈,带起一道暴虐的刀气,撕破空气,撕裂空间,将灰袍老者所有躲避的方向,都完全封锁。
  武道境界,到了亚圣领域,已经完全超过了凡人的极限。
  一刀之下,斩的不只是肉身,还有灵魂。
  刀斩肉身,心斩灵魂。
  便是肉身躲得了,灵魂怎么躲得了?

  高长恭的每一刀斩出来,都瞄向、锁定了对手的灵魂。
  就好像是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这种因果律武器。
  只看起因和结果,甚至可以忽略过程。
  我动了念头要斩你。
  这是起因。
  我要斩中你。

  这是结果。
  至于过程?
  与我何干。
  我要斩你,更是于你选择如何去躲,没有丝毫关系。
  因为你无论如何,都躲不了!
  但凡我起了念头,我出了刀,就肯定能斩中你。

  这才是真正的亚圣之刀。
  灰袍老者大骇,竟是因为恐惧,彻底瘫软在了地上。
  堂堂准圣级别的强者,在高长恭面前,就是柔弱如婴孩一般,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
  “这就是亚圣强者的领域之力?”
  陆羽看着,心旌摇曳震荡,神往不已。
  高长恭这一刀,已经超越了刀法,甚至超越了刀道。
  而是规则之力,领域之力。
  这种境界,甚至凌驾于刚才郭破虏劈斩出来的金色刀芒。

  虽然都是亚圣之刀,但显而易见,对于规则的理解,领域的运用,便是郭破虏已经突破,高长恭还是已经远远走在了郭破虏的前面。
  便是已经证道亚圣的郭破虏,看着高长恭出刀,心里都是震怖不已。
  原本以为自己突破之后,已经赶上了兰陵王。
  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太原男人的可怕。
  像他方才劈出来的两刀,郭破虏自诩,自己绝对劈不出来。

  虽然都是武道亚圣,但亚圣与亚圣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郭破虏就好像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刚刚学会了直立行走,从爬行变成了直立。
  而高长恭,却不仅学会了走,还学会了跑,甚至还学会了飞。
  这中间的差距,可就太大了。
  郭破虏还需要学习领悟的东西,实在太多。

  至少一年半载之内,哪怕高长恭就此原地踏步,他也看不到超越这个太原男人的希望。
  但郭破虏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消沉。
  他本来就是个心思简单的人。
  高长恭比他强,他没有丝毫的嫉妒之心,想超越他是肯定的,但这种超越,只会是不断地鞭策自己,而不是产生什么其他的负面情绪。
  他有一颗最为纯粹的赤子之心。
  这种心态,就好像龙珠位面的卡卡罗特孙悟空,恰恰就是最适合修行的。
  郭破虏什么表情和状态,陆羽洞若观火,全都看在眼里。
  “长恭就这么强的实力,对于刚刚突破、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小郭来说,反而是好事。但凡天才,最为忌讳就是目空一切,骄傲自满。小郭虽说不至于如此,但团队里面,有个比他强的人,绝对会极为有利的鞭策他。让他心无旁骛、专注于武道修行。小郭是个好苗子,可不能砸在我的手上。”
  陆羽这样想着,心里念头转的飞快。
  “不过这两个家伙,这几个月的进步,可真是大啊,又把小爷我给远远甩开了。哎,本来我的实力,在日本之行之后,颇有领悟,完全可以成为准圣级别的强者。却中了毒、受了伤,导致境界止步不前,甚至还有所倒退。只希望灵隐寺的那个枯木禅师,真的可以把我治好吧。要不然,我恐怕就要掉队了。”
  现代社会,随着科技越发进步,武道就愈发式微。
  但现在这个时代,却好像是武道最后的回光返照,是在修行界彻底进入末法时代之前的最后一次辉煌。
  天才武者,层出不穷。

  不仅出了魏文长这样的人仙,还出现了如郭破虏这样的前所未有的武道天才。
  这样风起云涌、风云激荡的大时代,哪个男儿心中不向往?
  不渴望自己是最拔尖的哪一位?
  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做引领时代的弄潮者?
  陆羽也是武道天才,他也有跟天下英雄争锋的心。
  甚至从不觉得自己会弱于任何人。
  若真的因为身上的毒,就此无法修行,那他便是活着,也是个行尸走肉罢了。
  想到这里,即便以陆羽的心境,都难免有些萧索和消沉。

  但这种念头,刚一滋生,就被他斩断了。
  “不,长青,你不能消沉。天无绝人之路,哪怕枯木禅师治不好你,甚至不愿意为你疗伤,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路行来,你什么风雨没有经历过?现在再怎么难?有当年陆野狐那个老犊子废掉你的武脉,将你逐出家门,后面还有孟冰云、陆婵儿这对贱女人派人追杀你更难?有陈道藏这个没良心的把手无缚鸡之力的你,扔到长白山的黑山老林子里,跟一头五百多斤的大野猪肉搏难?”
  “这么多大风大雨,你都扛过来了,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现在这点苦痛,说不得就是那狗娘养的老天给你的考验,连这点事情,你都挺不过去?怎么对得起你娘,对得起你爷爷,对得起你师父,对得起倾慕你的女子,对得起这么多挺你的兄弟?”
  想到这里,陆羽眼神变得无比坚定,道心变得更加玲珑和圆融。
  心不为外物所动。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无嗔无怒。
  不悲不喜。
  方可得大自在,大逍遥。

  就在这短短一瞬,陆羽的武道之心,不断没有消沉,反而更加升华了。
  刺拉——
  高长恭手中杀-猪-刀如鹰击长殿、如彗星袭月,直奔灰袍老者而去,眼看此人就是被一剖为二的惨烈结局。
  高长恭却突然收刀。

  刀锋就停留在灰袍老者额头前,堪堪一公分,劲道的控制,妙到毫厘之间。
  刀风激荡。
  吹断了灰袍老者的头发,露出白生生的头皮。
  他的头皮,隐隐出现一道裂痕,有殷红鲜血,缓缓浸透而出。

  “啊,我死了!啊!!!”
  灰袍老者大叫,心理防线,完全崩溃,瘫软在地上,屎尿糊了一裤裆,哪里还有丝毫战斗力。
  “暂且留你一条狗命。”
  高长恭冷冷一笑,杀猪刀哧溜溜旋转半圈,刀柄在他脑袋上砰地一敲,灰袍老者顿时晕厥。
  接着高长恭重重一脚,如踹死狗一般,把灰袍老者踢到了陆羽面前。
  “长青,多久未见,高哥没什么礼物给你,就把这老东西送给你吧。”
  高长恭笑着说道。
  很难想象,像他这种如烈酒般、从不苟言笑的男人,一旦笑起来,却是难得的好看。
  他不是不会笑。
  只是从来只笑给自己的亲人看。
  日期:2017-02-25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