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4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斌在泰国呆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又是一直混迹于芭堤雅这种世界闻名的成人产业地区,他对人妖或者变性人的熟知程度,不知道是吴尊的多少倍,连吴尊都能察觉到秀莉的不对来,彭斌又何尝看不出来。
  所以彭斌看出秀莉身上的不对劲之后,先是一愣,继而忽然捧腹大笑了起来,用手指着方逸,哈哈大笑道:“我……我知道你干嘛不让我抬头了,不就是个被她喜欢嘛,这有什么?你要是看中了就带回去,不敢带回国就带到缅甸好了,大哥我帮你养着,哈哈哈哈……”
  彭斌的身份,自然远不是吴尊能与之相比的,吴尊对这样的顶级变性人只能仰望,但彭斌却是可以随意亵玩,他如果愿意的话,甚至能从三四岁的**开始培养,等到大了再让他做手术,专门订制出这么一个顶级变性人来。
  而且在泰国,亵玩变性人和人妖,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人了,彭斌虽然是痴迷武道对这些并不上心,但没吃过猪肉他也见过猪跑,彭斌本家的叔叔就有人喜好此道,曾经从泰国带了变性人回到彭家的。
  “大哥,你……你,唉……”

  看到彭斌笑的那么张狂的样子,方逸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彭斌这一辈子都活的肆意洒脱,就是面对生死都视若平常,自己虽然叮嘱他不要太张扬,但彭斌显然是没有听到耳朵里去。
  “怕什么?兄弟,你要是喜欢她就给大哥说,我把你把这事儿给办妥了……”
  彭斌虽然惊异于面前这个变性人的美丽,但心里也没太当一回事,变性人在泰国,说白了就是个玩物,只是区别于被谁玩而已,而且别说变性人了,就是对方是泰国的公主,彭斌也能达成了方逸的心愿。
  “你……你是缅甸的彭……彭斌!”

  看着笑的肆意飞扬的彭斌,刚刚也陷入到震惊之中的秀莉,终于清醒了过来,她在前几天的时候,包里就装有一张彭斌打拳时的照片,虽然面前的这人脸庞有点清瘦,但他和照片上的那人绝对是一个人。
  想到彭斌做下的事情,秀莉忽然抬起手来,从她的袖口甩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的蜈蚣,只是还没等那蜈蚣飞向彭斌,一只手就拦了过去,两根手指轻轻一掐,将那蜈蚣捏在了指尖。
  “你先睡一会吧……”这是秀莉清醒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随即她就赶紧头脑一沉,却是后脑被人给拍了一记,整个人往地上瘫软了下去。
  只是还没等秀莉倒下,方逸就拉过了一张椅子,脚尖在秀莉的膝盖窝处轻轻一点,秀莉的身体就坐在了椅子上,扶着秀莉的双手,方逸让她的额头枕在手背,趴在了图书馆的桌子上。

  “娘的,她……她是个降头师?”
  这会儿彭斌也反应了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方逸刚刚扔到地上一脚踩死的那只蜈蚣,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变性人居然是个降头师,而自己也差点又着了道。
  “兄弟,我……我不是故意抬,算了,我就是故意抬头,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的!”彭斌原本是想像方逸解释几句的,可话到嘴边却是实话实说了,以他和方逸的关系,没必要弄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
  “看到了,你也满意了?”方逸双手快速搬动着桌子上的书,将原本围在彭斌身体周围的书,都摞在了秀莉的旁边,把她趴在桌子上的身体给完全遮挡在了里面。

  “这人曾经去清迈追查过你,应该也是泰国皇室中人,唉,你怎么就不信我的话呢?”方逸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倒不是怕事,而是不想横生枝节,毕竟彭斌的伤还没好,自己带着他和人动手的话,很难保证彭斌的周全。
  “皇室中人不会做变性手术的,她应该是国师那一脉的人。”彭斌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凶光,说道:“既然遇到了,那就干掉她吧,权当是我先收点利息了……”
  用胆大包天四个字来形容彭斌,那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是自己身体有伤又处在对方的地盘上,彭斌行起事来也是肆无忌惮,伸出手就像秀莉的脖子摸去,他虽然不能和人动手,但捏死这么个人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哥,我说您还是消停掉,赶紧离开这里……”看到彭斌的举动,方逸一把将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说道:“她最少会在这里睡个一天一夜,没必要杀她,就让她呆在这儿吧。”
  “兄弟,你还真怜香惜玉呢,可惜她是个假女人……”彭斌闻言又是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也罢,看在她仰慕你的份上,我就绕她一条性命,说不定兄弟你以后会喜欢上这一口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快走吧!”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收拾了自己影印的一些资料,拉着彭斌就出了图书馆,只是在彭斌准备前去长途车站的时候,彭斌却是打了个电话,然后直接叫了个摩托出租车,将两人送到了城外。
  能当上彭家的家主,让家族数万子弟认可,彭斌可不是有勇无谋的人,他知道这次自己肯定会暴露行踪,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泰国才会安全,所以彭斌直接动用了这次潜入到曼谷附近的家族力量。
  半个小时之后,三辆吉普车就往缅泰边境的地方驶去,三辆车相距的间隔大概有五六公里的距离,彭斌和方逸坐在最后一辆车上,由前面两辆车开路,这样也能确保在遇到堵截的时候,他们能及时做出调整。

  虽然由曼谷到缅甸边境只有三百多公里,但那是直线距离,其间大多都是山路,方逸来的时候做了六七个小时的汽车,这次再返回边界山,也足足开了四个多小时。
  但就当方逸和彭斌乘坐的那辆车距离边界山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在前面打头的车子拨打过来了电话,他们看到了泰国军方的哨卡,并与之发生了开火冲突。
  “泰国皇室是厉害不假,但我们彭家也不是泥捏的……”
  彭斌在泰国呆了那么多年,知道泰国皇室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表面上看上去并不会干政涉政的皇室,实际上却是把握着泰国军方的大权,所以泰国历经数次的政变后面,其实都是有皇室在操纵的。

  不过这一百多年泰国都没发生过大规模战争,其战斗力真的是不敢恭维,别的不说,泰国老挝和缅甸三方政府军围剿金三角的行动,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三个国家的正规军,居然被一个毒枭打的数次丢盔弃甲。
  所以即使是面对一个国家,彭斌也没有丝毫的畏惧,真要是打起来,彭家的数万子弟和泰国军队的较量,还不知道是谁输谁赢呢,彭斌并不是没有和泰国皇室叫板的底气。
  而且在彭斌看来,泰国皇室应该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只是他们也不想和彭家撕破脸,这才在边境处围追堵截,不想让彭家的战士进入泰国,两边都有着各自的顾忌。
  “行了,你要是真厉害,就不会给逼到这种地方来了……”看到彭斌那一脸得意的样子,方逸忍不住给他泼了盆冷水,都被人追杀的小命都差点不保,他也不知道彭斌哪里来的自信。

  日期:2017-02-25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