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3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轻轻敲门,李子藤走进了屋子:“市长,曹局长来了,想见您。”
  楚天齐道:“让他进来吧。”
  李子藤转身出去。
  很快,曹金海推开屋门,走了进来。在对方示意下,他径直来到办公桌前,坐到了对面椅子上:“市长,对于这些企业的选择,城建该如何做?”
  “你觉得呢?”楚天齐反问。
  “我认为,新的《城建规划设计》得到批复,是成康城建工作发展的重要契机,尤其城建工作事关国计民生,我们一定要慎重。因此在企业选择上,绝对不能马虎,必须要对企业进行全方位了解,既要关注整个企业运行情况,也要注重企业以往工程业绩、资信等级,还要关注企业对拟参与项目的布局。”
  楚天齐点点头:“对,我也是这个意见,一定要严格把关。你刚才说的这些都要关注和彻底了解,同时还要了解企业资金链情况,也要了解以往工程中是如何参与的。就是在和对方接下来的接触中,也要注意对方究竟是不是受企业委派,是否只是交钱挂靠。有些企业本身只是一个建筑队,不但资金跟不上,更谈不上管理,我们一定要严加防范,否则非形成烂尾工程不可。那我们就无法和政府交待,也无法和民众交待,就是我们的内心也不得安宁。在对企业的选择上,也要群策群力,而不是搞一言堂,要发挥大家的聪明才智。”

  “是,是。你说的对,这种教训太多了,我计划……”曹金海连连点头,讲说着自己的打算。
  对于曹金海的计划,楚天齐很满意,满意对方务实的作风,也满意对方对自己的尊敬态度。现在曹金海对自己几乎言听计从,但楚天齐并没有说出自己对卜明宇和彭少根的疑惑。曹金海可一直是彭少根的人,自己可以对他合理使用,让他人尽其才,但适当的防备还是必要的。
  七月三十日,星期五。
  上午刚上班不久,曹金海就来了,带着一脸黑线来了。
  “曹局长,大清早的,谁又惹到你了?”说着,楚天齐示意对方坐下。
  “别提了。”曹金海坐到对面椅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烟盒,又放下了。

  “抽吧。给我一根。”说话间,楚天齐伸出右手。
  曹金海马上先给楚市长上烟、点火,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一支。
  吸了两口,曹金海发起了牢骚:“真是气死人了,卜明宇根本就是混蛋一个,什么也不懂,还盛气凌人,就这样的素质,怎么能做招商工作?真的是。”
  楚天齐没有接话,而是面带淡淡笑容,看着对方。

  曹金海继续说:“从星期一下午开始,我和家林他们几个局班子成员开会,利用掌握的现有资料,对那十五家企业进行梳理。第二天,大家便按分工,对十五家企业进行深入了解,为了避免看问题片面,每个企业都至少由两拨人分别了解。昨天上午,我们又开会汇总信息,期间对每家企业了解的基本一致,便形成了统一的结论。昨天下午,我们主动上门,与招商局沟通对企业的了解情况。
  见我们上门,卜明宇一开始也表现的很热情,又是冰水,又是水果的,还把招商局相关人员召集到会议室。卜明宇先是做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讲话,然后开始交换意见。说是交换意见,其实主要是听我们讲,因为那十五家企业是他们选出来的,已经符合了他们的要求。不过他们当时也对一家企业提出了质疑,表示会进一步进行调查核对。
  我们这边发表意见,主要是由周局长来做。家林首先简单说了这几天的工作方式,还讲了城建局意见形成过程,然后介绍对企业的具体了解情况。当家林说到一些企业的问题时,卜明宇的脸色就慢慢由晴转阴,最后更是黑的可怕。不过他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暗示手下说话。于是,招商局的一个副局长老郝开始反驳。
  本来在我们认为有问题的五家企业中,在近两年不是有严重的工程质量,就是至今拖欠大额工程款不予支付,或是至今在银行有坏帐。可老郝反驳时,不是拿证据说话,而是拿猜测讲理。他还故意歪曲我们的结论,说城建局是吹毛求疵,是对那几家企业有偏见,是在否定他们的工作。一时间,会议室里辩论的不可开交,后来就变成了争吵。
  我一直没有参与辩论,我想看看卜明宇有什么反应。就在双方吵的最激烈的时候,卜明宇说了话,对招商局那些人进行了批评。但他不是批评他们的观点,不是批评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不对,而是说什么‘礼仪不周’、‘不注重风度’。他批评他们的人不知道感恩,不知道城建局对他们工作的支持,其实他这是故意正话反说,以影射城建局忘恩负义。

  批评完招商局后,卜明宇话题一转,语气也缓和一些,说是请城建的同志换位思考一下,思考一下招商工作的辛苦,思考一个拟投资企业的心情。卜明宇还说,为了成康经济发展,为了成康城市建设,招商局人不辞辛劳,甘愿忍受别人的白眼,好不容易招来这些企业。请城建同仁不要下刀太狠了,不要伤了招商局同志们的心,士气可聚而不可散。
  面对卜明宇避重就轻,转移话题,我及时说了话。尽管我很不满他的说法,但我压着火气,尽量耐心的说话。我说整个城建工作的成败,开局十分重要,投资选择正确与否更是重中之中,因此只能严格按程序办,坚决不能马虎大意。就是尽量严格筛选,也不敢保证企业就没有隐瞒,不敢保证企业就不出问题,不敢保证所承担项目能够顺利进行,更何况明知故犯了。
  卜明宇反驳我说,城建局提出的问题,可以说好多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既有企业的责任,好多时候也是制度的欠缺。不能因为一次失误,就把企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更不能让企业永世不得翻身。他还说,那些失误好多并不是企业直接造成的,而是其他企业偶然借用资质弄糟的,这次只要城建局严格控制挂靠行为,那些事情都不是个事。
  我又提出了我的意见,向他百般解释,可他一下子翻了脸,说我上纲上限,说我就是要否认他们的工作成绩,就是要搅黄这次招商工作,还质问我意欲何为。我觉得他说的过分,就反击他不分青红皂白,说他姑息纵容。结果他大发雷霆,直接道‘按你的意思,有的人老婆、小舅子、司机都违了法,是不是这个人肯定就有问题?’我一听就急眼了,要不是家林他们拦着,非让那家伙脑袋开花不可。市长,您给评评理,卜明宇说的这叫人话吗?”

  看着对方呼呼带喘的样子,楚天齐知道,曹金海真气坏了。俗话说,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截短,卜明宇分明这是在拿赵敏娣、焦二壮、小候的事讥讽,在影射曹金海有问题。本来这就是曹金海的伤心之处,可对方竟然在伤口上撒盐,这是既截短又打脸,而且是同着那么多人“啪啪”打脸,曹金海的脸往哪搁?想到这里,楚天齐语重心长的说:“老曹,难为你了,为了工作,你受委屈了。你没动手就对了,忍这一时之气,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日期:2017-09-2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