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3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气势汹汹而来,感觉世间的一切难事在我们面前,都如同浮云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难度,然而此时此刻,却发现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这一仗,到底要不要打呢?
  陈老大退了,王明则试图组织起大家来进行交流,他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到底怎么办,诸位给个说法啊。”
  陆左看向了杂毛小道,说是你大师兄,你说吧。
  杂毛小道说咋了,听到你媳妇的下落,顿时就归心似箭,心都不在这儿了,对吧?
  陆左正色说道:“你这话儿说得就伤兄弟感情了,反正我还是那一句话,不管你怎么办,刀山火海,兄弟们都撸起袖子,义不容辞。”
  杂毛小道苦笑一声,回头看向了另外一个人。
  他小姑萧应颜。

  那个生死未必的本我意识,可是她的丈夫。
  杂毛小道问道:“小姑你怎么想的?”
  萧家小姑跟随着我们辗转千里,一直都是那种端庄贤淑的大姐形象,话不多,但事情从来都办得尽量漂亮。
  而她之所以如此,都是为了自家男人,此刻我们这边在犹豫是否继续,与她的干系是最重的。

  在我们无比纠结的时候,她其实远比我们难过一万倍。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萧家小姑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意愿,那就是想要跟那人见上一面。
  打是不可能再打了,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那么我们面对的,将不再是黑手双城一人,而是他那么多精明能干的部下,或许这些人单独一个拎出来,未必有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强,但毕竟人家在人数上面占优,而且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
  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个不占,拿什么去赢?
  更何况人家根本不在乎。
  不过这么走了,也是不可能的,别说萧家小姑,就连我这样的边缘人,都觉得不甘心。
  这个时候,陈老大也走了过来,他开口说道:“我去跟他见一面。”
  啊?
  杂毛小道愣了一下,然后赶忙说道:“你之前不是说你们不能见面么,为什么现在又想起这么一出来?”

  陈老大叹了一声,说该面对的,还是需要面对。
  说罢,他转过头来,对我说道:“陆言,拜托了,帮忙带我去一下。”
  呃……
  我苦笑道:“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陈老大有些意外,说你不是刚从那里出来么?
  我说我给抓进去的时候,给直接药翻了,没了意识,出来的时候,给我做了限制,五感都被剥夺,根本没有办法知道他们具体在哪里。
  对于我的解释,陈老大认可了,他点了点头,说的确,他就应该这般谨慎。
  随后他说道:“不过没事,我知道他在哪里。”
  说罢,他对我们大家伙儿说道:“这样,我去与他见一面,具体后面怎么办,我回来再说吧。”
  萧家小姑有些不愿意,说你去?

  陈老大点头,说对,我去吧,你去,他未必会愿意与你见面,但我就不一样,一来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二来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拒绝我的见面请求。
  杂毛小道说大师兄,你一个人去么?
  陈老大说我了解他,正如同了解我一般,你们都去了,他的戒备心会很强,许多事情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时陆左提议道:“你一个人去,我们不放心;我们陪着去,他又不放心——不如这样,陆言刚刚从那边过来,他是熟悉的,也没有太多提防,就让陆言陪着你过去吧……”
  陆言?
  陈老大看了我一眼,说用不着吧?
  他这话语有些迟疑,让我读出了几分“嫌弃”的意味来,而陆左则笑了,说你放心,陆言的修为恢复了,不管是潜入还是撤退,我们这里面,没有谁能够比得了他。
  听到陆左的话语,陈老大仿佛松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那也不错。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老大找几位男性分别交代了一些事情,随后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我与陈老大一起离开了藏身之地,朝着外面走去。
  这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刮着北风,呼呼地吹着,如刀刮一般,我们彼此沉默,走了一会儿路,前面的陈老大突然开口问道:“他跟我相比,你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先是一愣,随即说道:“霸气,桀骜不驯的霸气。”

  对于我的回答,陈老大似乎预先知晓,点了点头,然后将脸上遮掩的面具给撕扯了下来。
  我有些惊讶,说您这是……
  陈老大说之前的情况有些不同,而现在,我用不着再遮掩身份了,也只有这样,他才会现身来与我一见。
  啊?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来。
  大概是猜到了我心底里的想法,陈老大转过了头来,看着我,然后说道:“我知道,这些天来,你的心里面一直都在猜测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又或者怎样的一个存在,对么?”
  我低下头,说这个……我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

  陈老大却笑了,说之前是时机不成熟,而现在告诉你,那也无妨,其实,我是……
  陈老大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其实是十多年前的他。”
  啊?
  我有些诧异,说这是怎么回事?
  陈老大苦笑,说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一些接受不了——我是在时空乱流之中碰见的小师弟和你堂哥陆左,当时的我还在黑省副局长的任上,因为兴凯湖落龙事件,我被委派前往那儿进行调查,在去到一个古怪地方的时候,碰见了他们,然后给带了过来。
  十几年前?
  我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这怎么可能呢?”
  陈老大说我也觉得不可能,你们对于我来说,都是未来世界的人,无论是小师弟,还是我的爱人应颜,虽然亲近,但都隔着一层面纱,让我十分难以接受,而后来我听小师弟和陆左谈及,当时他们尝试过了十几次,但其余的我都是拒绝的,甚至大打出手,一直到了我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被他们的真诚打动了,并没有把他们当做是心魔,就跟着过来,结果……
  陈老大的讲述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换位思考地想了一下,倘若我是他,面对着十几年后的一切人和事,以及变成了大魔头的自己,着实是有一些古怪。
  不过他说的,应该是真话。

  无论是之前种种奇怪的迹象,又或者他年轻的面容,以及诸多事儿,都无一例外地印证了陈老大刚才的解释是真的。
  我揉着太阳穴,说道:“也就是说,其实你跟我们并不是同一个时间维度的人物。”
  日期:2017-02-25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