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362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几人里,大都与牛有一些故事,
  譬如老子,昔年老子曾骑着青牛过函谷关,被守关的尹喜发现,行弟子礼,拜其为师,后来老子离开函谷关入秦,遍游秦国各地的名山大川,最后隐居于扶风一带传播道学,留下了传世经典《道德经》,
  在比如张道陵,在华夏各地有关于张道陵的传说中,其中有一部分内容里讲到的张道陵确实是骑着牛周游天下的,
  为什么总是一个牛呢,
  因为牛是一种性情温和、柔顺服从的动物,且有忍辱负重、坚韧不拨的特点,这与道家所提倡的精神是符合的,《易传》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是乾、坤两卦所体现的精神,所以,这牛反而成了道家的一种圣物,
  此地既为道冢,葬着道家最重要的几个代表性人物,那么出现了这么一头点化过的牛来守墓,岂不是也是相得益彰,说到底,怕是还是有寓意的,
  林青这边倒是也没有过多停顿,缓缓说起了她所看到的:“第一个点化这呲铁的,是一个身上笼罩着黑气的人,看不清面目,但应该是个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袍,身材很瘦削,比较修长,看背影的话,应当是那种美男子的形象,不过他的脸上一片朦胧,根本看不清面容,这些也是呲铁记忆中的模样,也是那男子带着呲铁来到这里的,是那男子手里捧着一块玉碑一样的东西骑着它来了这里,然后告诉呲铁,它迎来守护这个地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离开,如果遇到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人来到这里的话,一定要善待的对方,在呲铁的记忆中,对这个骑着它来到这里的人特别的尊敬,好像呲铁对其有一种孺慕之情一样,”

  孺慕之情……
  我心头一动,隐隐已经知道那个骑着呲铁来到这里的人到底是谁了,
  酆都大帝,,
  除了酆都大帝大概也再没有别人了,手中捧着玉碑,那玉碑倒是让我联想到了圣王赏赐下来的圣玉,根据太篱所说,圣玉到了酆都大帝的手里以后最终被凝练成了万兽图,
  想想似乎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性了,呲铁对于那骑着他而来的人有着非常深刻的感情,那感情也很微妙,有点类似于孺慕之情了,有如此能力的,除了酆都大帝还有谁,那万兽图里面的所有野兽可全都是酆都大帝一手培养出来的,自然会对他有孺慕之情了,须知,羊有跪乳之情,鸦有反哺之心,这天地间的野兽纵然兽性再狂野,终究对于骨肉之情还是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怀,酆都大帝虽然和万兽图里面他所豢养的那些怪兽没有亲缘关系,但好歹也是从小捧着长大的,多少还是熟悉的吧,

  “那个骑牛进来的人手里捧着的那块玉碑最后到了哪里,”
  当下,我问起了一个我最为关心的问题,现在我基本已经确定那块玉碑就是酆都大帝的万兽图了,这东西流落到哪里我怎么可能不关注,
  “以待后来人,”
  林青道:“那块玉碑酆都大帝将其放在了呲铁的腹中,最后呲铁在找到青衣以后,将那块玉碑吐了出来,最后被青衣带走了,”
  我腿一软,差点直接坐倒在地上,
  此时此刻,很多盘桓在我心里的疑问全都拨云见日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块玉碑是酆都大帝故意留给青衣的了,也就是说,酆都大帝其实是相中青衣的,
  而酆都大帝与那轮回路上的黑影又是一个协作关系,

  现在,有足够的线索在告诉我,那黑影完全没有理由击杀青衣,
  那么当时我在轮回路上所目睹的一切就……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当真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我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不如天算,
  可是,青衣既然已经得到了万兽图,那么在我与他交手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用呢,
  是了,万兽图是一等一的玄妙之物,凝聚了酆都大帝和圣王两个人的智慧,哪里是那种带着说明书拿着就会用的物件,想来,那时的青衣应该还是没有学会如何使用万兽图的,至于今后……那可就不一定了,

  一切的证据都在告诉我,青衣,未死,
  “那么,这呲铁和青衣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因果呢,”
  我有些艰涩的问道,
  “活命和点化之恩吧,”
  林青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带着一些安慰的一丝,她是个聪明人,我方才心中在想什么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约莫是一下子就已经猜到了这当中一环扣着一环、错综复杂的关系,不过在这些事情上她倒是没有隐瞒,直接和我说道:“当初青衣在写下那篇血书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是这头呲铁嗅到了青衣身上的血腥味,这才找到了他们,那时候青衣、胖子、张金牙三人纷纷倒地,几乎已经被朱雀的火焰烧成了灰烬,便是这呲铁一口气吞走了火焰,驮着青衣到了上面,然后按照酆都大帝的指使直接将青衣从万丈深渊上推了下来,再没管过,

  过了几日,青衣就从万丈深渊下面飞了上去,似乎是给胖子和张金牙安排了后路,一时走不开得守候着,但又无聊,念及这头呲铁的活命之恩,索性就上来看了看这呲铁,
  那时候的呲铁经过了酆都大帝的点化,已然开了一丝灵智,青衣看后大叹说他是驮着老子出函谷关留下传奇的那头青牛,将他驮入这里以后,也是要为道教留下一段传说,兴致盎然之下,青衣竟然开始给这呲铁讲经说道了起来,大谈他那天下苍生之道,也一味的在给这呲铁灌输他那自己一人疯魔来解救天下人的人生准则,倒是还真的一点点的取得了效果,至少,这头呲铁是认可了他的说法,吐出了腹中的玉碑,交予青衣,

  之后,青衣又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这才带着胖子和张金牙离开了,只留下这呲铁在这里守墓,”
  听完后,我摇了摇头嗤笑了起来,心说青衣啊,你还真的是有点意思,曾经咱俩生死患难时,你对着我一个大活人从来不肯提及你的理念,到了现在反而对着一个野兽说起来了,一吐心声,当真是这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
  怎么,
  莫不是你觉得这呲铁听不懂你的话,所以你才敢踏踏实实的和它说么,
  说来你也真是可怜,一辈子憋着心声就敢和一头野兽说,却不敢和自己的兄弟说,真说起来,你还不如老子活的洒脱,至少,老子坦坦荡荡,是非恩怨都敢说出来,不管面对的是他人的理解还是谩骂,
  接下来,我看林青似乎也没事儿了,唯独老白屁股开了口子,血崩了,张博文正在帮他处理伤口,似是无大碍,索性就放心一些,于是干脆起了身,扭头便朝着那高台上的水晶棺材看了去,
  日期:2017-05-13 07: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