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6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靠这最后的手段逃脱一劫,陆子阳只是一厢情愿罢了,这仿佛法器并不能挽救他的性命,只能让他多受一会儿折磨。
  想明白之后,我冷冷一笑,第二次踏上了那光墙。连续又是五步步罡之法。
  识曜境界之后,步罡之法与修为提升有极大关联,想要增强修为,必须精研步罡之法,同样的。只要步罡之法愈发纯熟,修为提升便是水到渠成之事。
  此时我经脉中本就储存了大量黑气,随着两次步罡之法的使用,那黑气开始大量转化为巫炁,在我体内浓缩沉淀。
  两轮步罡之法踏完,我在低头一看,陆子阳周身的白色光幕只剩下来薄薄一层,脸色也苍白到了极点,再无先前的怨恨,只剩下了绝望和祈求。
  或许说注意到了我正在查看他的情况,陆子阳大声冲我喊道,“周易,你莫杀我!你只要放我一马,从这里出去之后,我立刻就把杀你父母的陆子宁交给你处置如何?而且我保证。以后陆家永远不追杀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要还不满意,你再说条件,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要不相信,我可以道心起誓!”
  现在的陆子阳。再也没了之前的倨傲,甚至没了身为天师的尊严,为了活命,卑贱的就像一条野狗。
  就像当初我妈跪在陆子宁面前,苦苦祈求的模样。他们全都抛掉了尊严。但不同的是,陆子阳是为自己求情,而我妈,是为了我。
  一种从心底最深处涌上来的暴虐思绪不断翻腾,我吸了口气。根本没回应他的话,抬脚再度踏上光墙,又是一轮步罡之法踏下。
  这一次,惨烈的嚎叫声终于从光墙下面传了上来,陆子阳那防护法器应该已经失去了威力。那恐怖的步罡之力完全碾压在他身上,此时的他,大约能体会到我父母当时的痛苦了吧?
  一声声惨叫,听起来仿佛陆子阳下一秒钟就会死掉一般,但我心里很清楚。天师境界的肉体力量究竟有多强,毫不夸张的说,方才耗费我三轮步罡之法才碾碎的那防护法器,威力不一定能抵得上他本身的肉体力量。
  陆子阳此时还远未到丧命的时候,他不过是感受到了疼痛而已。

  所以这一次,我根本没有停下观察情况,一轮之后,立刻又是下一轮。
  不断踏下步罡,体内黑气不断的转化分解,形成大量的巫炁分散于天脉之内。所以,越用步罡,我体内的巫炁反而越多。而且随着步罡之法的多次使用,我对“九星天罡”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终于。在第四轮步罡踏完之后,我心里忽然多了一点明悟。
  这明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却有一种福至心灵的感觉告诉我,我已经可以踏出九星天罡的第六步了。
  第五次踏出步罡,这一次我没有在第五步停下,而是继续抬起脚,踏出了第六步。
  九星天罡第六步,名为开阳。这一步本身威力仅略比第五步强而已,但不同的是,九星之中。开阳仅靠辅弼二星,两隐星的威力非同凡响,开阳受辅弼二星影响,也有一股空冥之力附着其上,正是这股空冥之力。让开阳星的威力有了大幅提升,具象到九星天罡之内的结果便是,第六步的威力,远比第五步大得多,甚至比前五步加起来都要更强。
  第六步踏下之后。我的天脉底部,一瞬间便有大量巫炁凝聚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一颗新的巫炁源石,而且这颗巫炁源石比之前的四颗都要更大。
  第五颗巫炁源石的形成,标志着我的修为正式到达识曜五星,而识曜五星便是识曜后期!
  识曜境界之后,百尺竿头更上一步可谓难上加难,许多人耗费数年光阴都不一定能踏出的这一步,我却在这机缘巧合得到的黑气以及此时愤懑的心境之下,顺利踏了进去。
  我心里并没有多少兴奋,此刻脑海中想的也不是进入识曜后期之后,我的修为会有多少提升,反而我第一时间想的是,这第六步步罡踏下去。力量应该会比之前更强吧?光墙下面的陆子阳,还能不能撑得住?
  几乎就在我涌生出这个念头的同时,光墙下面的惨嚎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吐气的声音。
  平常人吐气之时,即便很刻意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但这个声音却极大,而且极为悠长,仿佛陆子阳的腹中,有无尽的气息存在,让他不停的一直吐下去。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那吐气的声音才停了下来,光墙之下,再无任何生息。

  我从上面跳了下来,没再往下面看,只是双手一挥,两道金光符或作的光墙,在我的意念之下,直接消散而去。而陆子阳残怕的身体,也终于显露了出来。
  跟我想的完全一样。此刻的陆子阳,已经成了一个纸片人,或者可以把这个“人”字去掉,他已经成了一张纸片。
  被挤压出来的鲜血烂肉,从他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内弥漫出来,任谁看到这一幕,估计都会以为自己此刻置身无尽炼狱之中,身上升起无数鸡皮疙瘩。
  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我心里并没有觉得恶心,只有一种悲伤的感觉。
  当初我父母的尸身虽然没有这么惨,但他们只是普通人,承受的痛苦,一定不会比陆子阳少吧?
  我沉默着转过头去,使劲的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再想这些事情,将目光转向了谷会长。
  他此时目光也盯在陆子阳的身上,好一阵之后,才注意到我的眼神,身体猛地一颤,大声冲我喊道,“你,你要干什么?”
  我看着谷会长,忍不住有些心潮起伏。
  当初在玄学会总部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站在高高在上的主席台上,用老前辈的目光看着我们这些年轻人,那时的他,就像一座高山,横亘在我的面前,我甚至连山峰在哪里都看不清楚。心里更是从未敢生出与其并肩的念头。
  可现在,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看着谷会长目光之中的不安很震惊,我忽然觉得,好像天师也并非那么高高在上。
  玄学界内,天师代表的,不光是高绝的修为,更是一种超脱于常人的身份。这个身份的具体表现形式说起来有些庸俗,那边是天师会飞。
  这个“飞”并非是一种比喻,而是一种真实的能力。当初为了躲避那祭祀恶灵,燕南天阳神带着我飞到数十米高空时,我就有过亲身体验。
  当一个人能飞到半空中时。或许就不能简单用“人”这个名字来称呼了吧。所以天师这个名词的意义完全超脱了本身,代表着一种特殊的意义。

  虽然现在我的修为距离天师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但最起码,我现在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山峰在那里,并且,我心里也有了攀登那座山峰的勇气。
  脑子里想着这些问题,我对谷会长笑了笑,没再说话。转身朝着南宫和张坎文走过去。
  或许是刚才杀死陆子阳的手段过于残忍,看到我走过来,张坎文看向我的目光明显有些发直。
  我父母死亡的原因张坎文是知道的,我也没有再提这件事,直接对南宫说道,“那边地上已经打开了一个洞,我们跳下去应该便能离开这里……你现在修为还没恢复,我和小僵尸,可以带着你们俩离开。”
  日期:2016-10-2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