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3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叮咚,叮咚!”手机里的qq信息响了起来,夏文博打住了有点失落的情绪,低头一看。
  ‘一江春水’,这是周若菊的网名。
  第四百六十一章:风声
  在电话中,周若菊问:“文博,听说你回县城了,怎么没有联系我!”
  夏文博忙回一条过去:“中午回来的,事情很多没顾上和你联系,你在干嘛?”
  周若菊很快就回了,说:“刚洗完澡,准备睡觉!你这个狠心的家伙,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夏文博被周若菊这句充满了诱惑的回复给挑拨起来了:“那,要不我现在去看你,行吗?你方便吗?”

  一分钟都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夏文博不时的低头看手机,都引起了二虎子和韩小军的不满了,但周若菊都没有回,夏文博心中有了一点点的失望,原来有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正灰心丧气,周若菊的短信回了:“你也学会骗人了?”
  夏文博忙回:“不骗你,我现在就过去,行吗?”
  又过了一分钟:“真的?”
  “真的,我现在动身,大概二十分钟后到。”

  “好,我等你!”
  夏文博离开的时候,被二虎子和韩小军连罚了三杯酒,夏文博自己都感到自己有点重色轻友,可是,面对那远处的召唤,夏文博却是在无法忍心割舍。
  夏文博来的时候车放在政府的,这会只能在马路边拦出租车,晚上车不多,一连走过好几个路口,好不容易拦到了一辆,一听说他要去的地方司机就不肯了。
  夏文博问为什么。
  司机说:“太远,太偏,回来肯定空返,不合算,除非加钱。”
  夏文博知道,周若菊最近刚搬进了城郊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里,但对出租车而言,并不算多远,他们不过是趁着这会车少,想多要点钱而已。
  夏文博问总共要多少钱合适。
  司机说二十,少一分也不干。
  夏文博心想管他呢,总比大冬天在马路上走路好吧!于是两人成交。

  上了车,司机将夏文博打量了又打量,狐疑地问:“你去那儿干什么?这么晚了!”
  夏文博没想到这司机也是狗眼看人低,借着酒劲,不怕脸红,道:“我住那儿!”
  司机‘哦’了一声,似有所悟,接着说:“那您至少也是一开好车的主啊,怎么没让你的司机来接你呀?”
  夏文博回道:“他今天跑了趟省城,晚上刚回来,也够累的,不好意思叫他。”

  司机点点头:“您真好心,像您这样好心的有钱人我还是头一回见!”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流水花园”的别墅小区,司机要送他到楼下,夏文博却坚持在大门口下了车。
  等司机走后,夏文博这才进大门,他光是知道周若菊搬进了这个地方,最近还真没来过,只记住了小区的名字和路线,却忘了周若菊说过的住的是哪栋楼了,刚才不让司机送就是怕露了馅。
  夏文博忙给周若菊发了条短信:“我到了,找不到你,你闪一下家里的电灯。”
  不一会儿,左手第三栋楼里的灯闪了两下。夏文博一阵欣喜,忙上去敲门。
  门虚掩着,他刚一进去,就被扑上来的周若菊死死抱住,暖洋洋的拥抱,让夏文博也激动起来了,他搂着她,不停地亲她。
  在停歇下来的时候,夏文博环顾了一下这个别墅。
  这里很是富丽堂皇,夏文博只在电视上看过装饰如此豪华的家庭,客厅很大,客厅的旁边是楼梯,红木的,灯很多,很华丽,沙发什么的,布置的很温馨。

  夏文博换掉鞋子,走到了客厅的中央,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从后面抱住了夏文博,把胸贴到了夏文博的后背上,像是磁石一样吸着,夏文博一扭身,和周若菊面对面的拥抱在一起,周若菊的身子一下靠在夏文博的胸口,她们相拥着,到了床上,夏文博被这个体态优美的周若菊给迷住了。
  周若菊一伸手,两只胳膊勾住了夏文博的脖子,可巧夏文博的整张脸被勾贴到她那优美的胸口上,近距离的目视与接触,加上酒劲的冲力一下子使夏文博的情感失控。
  “若菊。好想倒在你的怀里……”夏文博喃喃自语地说着。
  猛地,夏文博从周若菊的手里挣脱开来,像一位在沙漠里久久找不到水源的跋涉者般猛地亲吻起来。
  “若菊。你真是一个有味道的女人!你的身体比以前更加温香了,更有韵味了。”
  周若菊用手勾在夏文博的脖儿上,柔柔地凝望着夏文博的眼睛。
  “真的吗!你喜欢就好!”

  “若菊。你快乐么?”
  “是的。我和快乐,那种久违了的幸福,死亡了的幸福,这一刻又复活了。”
  “周若菊。你说话像一个诗人,比我还有水平。”
  “文博,其实我每天都在想你,总想见你一面,那怕是看一看你的背影也行……”周若菊脸上淌着眼泪说。
  夏文博的心便揪在了一起,将周若菊在怀里使劲搂了搂:“若菊,我好内疚的!可是我无法一直陪在你身边......。”
  周若菊用柔若无骨的手掌堵住了夏文博的嘴。

  “不用多说,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人在官场是身不由己的,官场自有官场的游戏规则,深入这一行,要求得生存就得遵循这一行业的游戏规则,自己原本的面目就得伪起来,而变成另外一副摸样,做官要做成一个圆,万不能做成一块砖,官场犹如一池比江比海还阔还深的水,为官者就如漂在这池水上的一根萍草,圆可以动也可以静,但砖却就不能那么灵便了,如果做成砖了,那么就会在大风大浪中被淹死。”周若菊安慰似地道。

  “没想到若菊你对官场的理解还如此深刻!”夏文博又叹一口气道,“是啊,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可是,一沾上你的身子,我就瞬间着了火,完全不是人了,简直是一堆干柴,一座枯了的森林。”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让我们燃烧吧。我要在你身体的火里盛开成一朵美丽的花,然后用我的躯壳做一只漂亮的盆,把这苗花栽在盆里送予你,文博要么?”
  “要。当然要了。只是你成了花,我可就只能欣赏,不能再和你快乐了,所以我不舍得的。”夏文博说着已满心怜惜,忍不住又去吻周若菊的唇,如吻清晨叶子上一滴晶莹的雨露般清爽而怜惜。
  时间在这一刻凝缩,四周在这团熊熊燃烧之火里化为虚无。
  夏文博的心中这时只有周若菊存在,周若菊的心中这时惟有被夏文博占据……
  夏文博与周若菊的身体叠在一起,夏文博听着像山涧的泉水般发出的丁冬之声,愉快之至,夏文博便浮想联翩,大脑里闪现出曾经到山里游览时山间飘渺而优美的景色来,山清水秀,鸟儿叽喳,一番世外桃园之景。
  近一个晚上的时间,她们都在活在快乐里,夏文博困乏地闭上眼睛倒在周若菊旁边,点滴的睡意已朦胧中爬上脑际,夏文博感觉到从未从过的激情,恍若来到了一个无限美妙的陌生世界。
  到上午十点钟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周若菊乖巧得像只小猫躺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甜。他抚摸着她柔滑似缎的肌肤和玲珑的身段,不禁又燃起了斗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