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3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东西出现在了我的胸前,十八根触须拂过了我的脸颊,即便是在这大冬天里,也犹如春风一般温柔。
  它回来了。
  王清华果然没有骗我,这个曾经让我无比憎恶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却表现出了让人惊讶的诚恳来,而随后,我感觉到原本脆弱得如同一块玻璃的全身经脉,在此时此刻,居然渐渐地恢复了正常来。
  尽管这里面大部分的功劳,是因为我这段时间的静养,但不可否认,那份黄色的药物,还是占据了一定程度的作用。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力量从脚下传递而来,全身暖洋洋的。
  我感觉自己能够战胜任何的一切敌人。
  一种油然而生的自信让我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恢复了大半的修为,不再如同一个病人一般,也不再忌惮劲力的使用,于是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始将心神沉浸下来。

  我闭上了眼睛,将自己幻想成一个面团儿,然后让我的意识渐渐分离,就如同一个面团儿,化作了两坨。
  道陵分身法。
  一切的法门,一切的手段和诀咒,在被关起来的那几天里,我都已经了然于心了,尽管从未有做过任何的试验,但我对于这门手段的掌握,在梦中的那位转轮王记忆帮助下,已经可以说是十分熟稔的了。
  我并不能够一下子就抵达“三人成虎”的境界,但最基础的化作分身,还是可行的。
  几秒钟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来,瞧见面前这位与我一般模样的男人,先是吓了一大跳,随即又忍不住笑出了什么来。
  对面的人也笑了起来。

  一种奇妙无比的感觉浮现在了心头,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两种视角来,两种视角的汇入,让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十分不适应,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声源,不同的感受,这是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感受,它并不是操纵木偶一样的隔离感,而是我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多出了一对手、一对脚,一张嘴、一对眼睛……
  事实上,我突然间多出了另外一个人,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而我并不能够完善运用分身。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并没有适应这样的感觉。
  我的心灵和意志还并不强大。
  这需要联系。
  望着面前另外的一个我,我犹豫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开始使用起了另外的一门手段。
  大易容术。
  施展这门手段的,是我的本体,几秒钟之后,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出现在了分身视角的眼前来。
  虫虫。
  记忆中的虫虫是如此的美丽,宛如出尘的谪仙一般,瞧见久违瞧见的她,即便是分身,我也礼貌性的那啥了一下,随即一门口诀狂涌上了心头来。
  黄帝御女经。
  呃……
  坦白的说,我当时真的有点儿冲昏头脑了,下意识地想做一些正常男女应该做的事情,然而当我搂住对方的时候,瞧见旁边的聚血蛊也懵逼地打量着抱着的一对男女,顿时就感觉古怪,继而想起来,这样的自我安慰,着实是有一些可笑。
  我这是在猥亵自己心中的女神,实在是太可笑了。
  当年的转轮王倘若知道后辈的我学到了道陵分身法之后,用来做这么猥琐龌龊的事情,一定会一口老血喷出,直接抑郁而死。
  太尼玛丢人了。
  强行按捺住自己那躁动的心思,我闭上了眼睛,口诀念出,法门施展,几秒钟之后,分身消失了,我又回到了独自一人的模样来。
  通过道陵分身法的施展,我确定了两件事情。
  第一,这门手段的确是可以用的,而且虽然它并不算是什么顶尖厉害的手段,用来与强敌交战也并不合适,但有了它,我可以适当开发一下,玩出许多的花板子和脏套路来;第二点,我已经可以毫无顾忌地施展劲力,而不担心身体崩溃了。
  换一句话说,我的伤已经好了。
  这是一件让人很是振奋的事情,事实上,我已经受够了前段时间的乏力,无论是在天池寨地下人防工程的旁观,还是后来一路上被当做大熊猫一般的照顾,虽然温暖,但我还是厌倦。
  像我这样的男人,在已经适应了腥风血雨的江湖之后,最想要做的,莫过于冲杀在第一线之中。
  只有这样,才能够体现出我的价值,也让我身上的血热起来。
  双手捏拳,咔嚓作响。
  力量恢复的感觉十分不错,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身边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陆言?”
  我蓦然挥手,瞧见来人居然是杂毛小道。
  他一脸错愕地望着我,站在十米之外,有些戒备的模样,我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说萧大哥,你怎么来了?
  杂毛小道并没有靠近,而是远远地看着我,说你在这里干嘛?

  我瞧见他的模样,就知道他对我有了防备,不由得苦笑起来,说我刚刚被他们放了出来。
  放了?
  杂毛小道的目光已经掠过了我,朝着远处的周遭打量而去,好一会儿,又问起了第二个问题:“我刚才看到有两个人,好像是一女的,怎么过来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另外一个人呢,藏那里去了?”
  给杂毛小道这般一逼问,我顿时就有一些尴尬。
  还好我刚才恢复了理智,要不然大脑被下半身掌控了,做出的事儿,还真的是贻笑大方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说道:“呃,这个事情,说来话长……”
  杂毛小道站在远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方才靠近而来,走到我跟前,打量了一会儿我,然后这才问道:“你真的是陆言?”
  我苦笑,说你摸一下我,又或者问一下只有我们知道的事情吧。
  杂毛小道盯着我,然后问道:“屈胖三现在在哪里?”
  我说南极,跟先知在一起。
  他又问道:“小妖姑娘现在是什么模样?”
  我说跟以前的虎皮猫大人一样,她现在在虫原呢……
  啊?
  杂毛小道一脸诧异,说她在虫原?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大师兄告诉我的——哦,我说的是那位入魔了的大师兄……
  杂毛小道已经确定了我的身份,走上前来,擂了我胸口一拳,说你个家伙,吓了我一跳,还真以为是敌人摆出来的陷阱呢,这些天你都死那儿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你……

  我苦笑,说被你那位入魔了的大师兄抓到了塞音山来,坐了好几天牢,今天才放了出来。
  杂毛小道说没有为难你吧?
  我摇头,说没有,怎么说呢,好吃好住,整天吃了又睡,睡了又吃,人都长胖了,结果走的时候,还给了我药,让我把伤势恢复了起来。
  杂毛小道又问,说小媚呢?

  啊?
  他的问话让有些迷糊的我一下子就想了起来——怎么我总感觉有一些不太对劲儿呢,原来是把朵朵的那位徒弟给忘记了。
  她跟我是一起被抓的,不过却没有与我一起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