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1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太子的话之后,武帝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太子说道:“刚才这人意图谋逆,你是从头看到尾的。你是如何看的?你是朕,应该如何处置?”
  小太子算到了皇帝会怎么问自己,虽然他的年纪幼小。不过自打学说话以来,都跟在皇帝学习疏理朝政。听到了父皇开口,当下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儿臣来看,是有人冒充方士一门行刺父皇。天底下哪有如此大胆之人……”
  听到自己儿子的话之后,武帝微微的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那么你要如何处置呢?”
  太子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将尸体交给大司马,让他查处此人来历。再查清幕后是何人所为。还方士一门一个清白……”说到这里,太子闭上了嘴巴,两只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
  武帝面无表情的听完之后,将掌管文案的新任黄门快马赶过来。随后就在奔驰的马车上传旨:“将逆贼的尸身交还方士一门,在他广仁的地面上出的事,大方师应该负上一点责任吧?下旨。大方师广仁无视君王安危,在方士宗门附近竟然发生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酌撤掉贤圣尊辅国师的封号。命此地太守与广仁同查刺客之事。另。给虎贲军将军再下一道旨意,分出三千虎贲军将士连同两万御林军,守住通往方士宗门的要路。刺客之事一日不水落石出。他们就在此地守着。方士宗门中人不得私自进出……”

  黄门在马上重复了一遍皇帝的旨意之后,便撤下去拟旨。黄门下去之后,皇帝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太子,说道:“看明白了吗?知道朕的用意吗?”
  太子迟疑了片刻之后,犹犹豫豫的说道:“父皇是在斥责大方师广仁,他护驾不……”
  “朕在找一个拔除方士一门的理由。”看到太子摸不清门道,皇帝微微的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看着车厢外面的景象,嘴里继续说道:“是到了要拔除方士一门的时候了……”
  没过多久。广仁便知道了皇帝遇刺的经过。大方师的脸上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该来的还是来了,怕皇帝的不够决心,还要送他一个借口吗?第一步走出来了,我等着你的第二步。”
  几个时辰之后,弟子们又传来宗门被封锁的消息。随后不久便有传旨官前来传达圣旨。半天之前广仁还是新封的国师,当今太子的师兄。现在国师的位置还有坐热,便已经被皇帝撤掉。
  跟着传旨官一起来的,还有刺客的遗体。当车传旨官的面,广仁将刺客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剥下,随后随便叫来一个自己的门人弟子。让他当着传旨官的面,一件一件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小方士和刺客从里到外的衣物,除了大小尺码之外全部都是一摸一样。广仁指着小方士,对着传旨官说道:“希望大人能将刚才所看到的原原本本禀告陛下,行刺之人就差在额上刺我是方士四个字了。不过事情既然出现在方士宗门附近,广仁一定查出凶手,给陛下一个交代。”
  送走了传旨官之后,已经回到宗门的火山从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现在就是查幕后的主事之人。”
  广仁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来不及了……”
  方士一门开始小心翼翼应付朝廷的时候,距离宗门不远处的洞府当中,吴勉已经放弃了在龙尸身上寻找逆鳞的打算。他找了整整一天,几乎翻遍了白龙表面的每一个鳞片,都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最后在归不归的劝说之下,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终于点了头。答应了去寻找下一个地图的所在。
  如果不是因为参与到问天楼和方士一门的恩怨,吴勉和归不归早就开始去往下一个地图的计划,算起来他们几个人几年前就已经启程了。只不过他们这次的行程有些麻烦,这个时候,吴勉才说出来这幅地图标注的地址和以外几幅地图不一样,是在海外的孤岛上。
  为了自己早点解开身上的封印,归不归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几十张海图。让吴勉在上面辨别他们要去的地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发男人看了一遍之后,摇了摇头,表示上面并没有他记忆中的地图。

  由于手边的海图有限,还好吴勉记得地图上的渡海之地——琅琊。当下。归不归也不去准备什么海图了,直接带着吴勉和百无求、任叁四个人前往琅琊。还是留着仇力看守洞府,不过这次他们出门的时候,黑猫却从百无求的洞室里面冲了出来。窜到了二愣子的怀里死活不肯下来,自从龙尸摆在了洞府里面之后,黑猫便好像受惊了一样,说什么都不从百无求的洞室里面出来。现在看到了自己的主人要走,它便疯了一样,一定要跟他们离开。

  好在只是一只黑猫而已,让百无求抱着它也不占什么地方。只是从洞府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几万的官兵守住了前往方士宗门的要路。好在他们的洞府并不在封锁的范围之内,虽然这些官兵看着这四个人古怪,也没有谁过来多嘴盘问一下。
  琅琊距离他们的洞府并不算远,几个人先去了附近的镇店当中买了马车。一路上向着琅琊进发的同时,也开始购买一些渡海需要的物品。归不归早年有过渡海的经历。老家伙知道有些东西在沿海之地购买不便,还是在内陆置办齐了的好。
  三天之后,他们这辆马车终于到了琅琊。找个客栈住下之后。归不归开始找附近常年出海的渔民,打听有关那座海外孤岛的消息。地图上标注孤岛的名字叫做饵岛,本来以为附近一定有渔民知道饵岛的下落。不过一连问了三五是个渔民,都没有有关这个饵岛的消息。最后连耳朵岛,儿子岛都问了一遍,也没有人知道任何和饵、耳、儿、尔有关的岛屿。
  看到没有人知道有关饵岛的消息。最后吴勉找来绢帛,亲自在上面画了一张海图交由渔民辨认。本来以为这下应该有人会认出来,没有想到的是,十几名会看海图的渔民看到之后,还是一个劲的摇头。
  一名刚刚过了六十整寿的老渔民当年在琅琊王的手下做过水军,连他看了都直摇头:“几位老爷是不是记错了,老汉我九岁跟着家里人出海,十五岁入了琅琊国的水军,三十岁那年差点做了水军的校尉。琅琊周围五十里的海面闭着眼都能驾船走个来回,你这就不是我们琅琊的海图。要不,老爷们再去其他的地方碰碰运气?”
  听了老渔民这句话之后,归不归偷眼看了看依旧刻薄相的吴勉。见到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嘿嘿一笑,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塞进了老渔民的手里,说道:“你再好好看看。这张海图是一百多年前留下来的。现在可能已经不叫作饵岛了,不过海图是不会错的。”
  看在了金锞子的份上,老渔民又看了一眼海图。不过看完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老汉我还是个娃娃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一百多年前龙王爷发怒沉了几个海岛。这位老爷。弄不好你们不走运,这个什么饵岛的那个时候已经沉入海底了。”
  日期:2016-10-3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