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1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回头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说道:“占祖不是可以改命吗?这也不能度过这一劫吗?”
  “如果真是上天要灭了方士一门,又怎么会给他改命的机会?”归不归收敛了笑容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老天爷是公平的。改命改不了运。如果说这次方士一门留下来了,天下的方士都要死,那改不改还有什么区别?”
  吴勉听到了之后。难得的叹了口气,随着老家伙说道:“该来的始终要来,这一劫就让广仁头疼吧。刚刚被封了国师,替徐福收了太子这个弟子……”
  说到太子的时候,吴勉想起来了那位前世的方士总管。当下自己转了话题,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想不到大汗的基业最后要落入那总管的手中。他前世也是方士。就算武帝废了方士一门,等到他登基的那一天,或许会再将方士一门再立起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不过从他的表情当中,似乎还有什么吴勉都没看出来的内情。
  这条白龙身上的逆鳞和黄龙并不在一个位置上,而且由于体型所限,逆鳞也不会太大。吴勉找了半晌也没有找到那个透明的鳞片所在。就在他继续寻找的时候,就见光溜溜的百无求从洞府外面走了进来。见到了归不归之后,便扯着嗓子喊道:“老家伙,外面村子里驻扎的兵丁那边已经传开了,齐王那个小胖子早上得了暴症死了。小胖子的老丈人就是外面兵丁的将军,现在那个老东西已经换上了孝服。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死的是他爸爸。你们说说,天底下哪里有老丈人给女婿穿孝的。”

  听了二愣子的话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同时看了对方一眼。白发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有老家伙归不归轻轻的咽了口气。这个动作看的百无求十分不解,当下它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人家死了女婿,你叹什么气?又不是你儿子——呸呸呸……”
  看着百无求把它自己也牵连了进去,归不归嘿嘿的一笑,不过随后他又跟着叹了口气。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看来这次真是天注定了……”
  此次同时,已经出离了方士宗门范围的皇帝叫停了马车。随后在内侍的搀扶之下,下了马车。回头看着方士宗门的方向,叫过来被内侍抱着的太子,说道:“刘据,你来说说看,下面应该如何犒赏方士一门?”
  从怀抱中下地的小太子恭恭敬敬的对着父皇行礼,随后说道:“方士一门创建至今已经接近千年,这些方士们仗着术法目无君王。以儿臣所见,应对大方师广仁惩戒。大方师之位另辟贤德之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武帝已经皱起了眉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谁教你这么说的?”
  看到自己父皇加重了语气,小太子吓得一哆嗦。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什么,这让武帝更加不悦起来。当下他冲着太子厉声说道:“你是一国的储君,朕晏驾之后,你便是大汉皇帝。这样的唯唯诺诺像什么样子!”

  皇帝越是动怒,太子越是说不出话来。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吓得浑身哆嗦。周围虽然都是侍奉的内侍和随驾的文武百官,不过却没人敢上前规劝。皇帝当面训子,谁知道是不是做场戏在说谁呢。当下,在场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的低着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看到太子要哭出来的样子,武帝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朕在问你话。说,是谁教你说出那样的话……”
  “陛下,在下与太子殿下畅谈国事的时候,无意中说了方士一门对圣驾不恭敬,太子殿下记到了心中而已。”没等皇帝说完,他的背后已经有人接话。这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太子天资聪慧,心智还在当年的淮南王刘喜之上。陛下……”
  没等这人说完,武帝已经冷笑了一声。他看也不看身后这人。直接大喝了一声说道:“太子如何朕自然知道,用不着你来操心!虎贲军何在!将此人乱刃分尸……”
  说到这里的时候,武帝才发现周围的人木雕泥塑一般。竟然连呼吸的动作都看不出来,所有的人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仿佛被人用定身法定住。别说是人了,就连马匹也是纹丝不动。
  这个时候,武帝才反应过来,这人用了邪术定住了周围的人。当下他快步的跑到了马车上,“苍锒……”一声将自己佩戴的宝剑拔了出来。随后回过身来将太子护在身后,这才看到背后五六丈的位置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
  这男人被斗篷遮住了面容,虽然看不清相貌。不过还是有一绺白色的头发从斗篷里面冒了出来,看到了武帝手握宝剑对着自己。这人呵呵一笑,说道:“陛下,如果我真想行刺的话。几万人马都拦不住。又怎么会在乎陛下手中的宝剑?在下只是平素与太子殿下交好。与殿下险滩天下大事的时候,说到了方士一门而已,请陛下万勿见怪。”

  武帝冷笑了一声,盯着这人说道:“太子自出生之日起便居住在深宫,又如何与你交好?朕今天册封了国师,太子又拜在方士门下。看在双喜的份上。朕饶了你这次。你如果还不识趣的话,朕便凌迟了你的九族,让你领教一下天子之怒血流千里的滋味。”
  斗篷男人顿了一下,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跪在地上对武帝行了大礼。礼毕之后跪在地上再次说道:“小人只是一名小小的方士,领了大方师广仁的法旨,前来用术法迷惑陛下。让陛下不可轻动方士一门,今日事情败漏,小人自知难逃一死。只求身死之后,陛下不要难为小人的家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人突然从袖筒里面拔出来一柄短剑,当着武帝的面对自己的心口扎了下去。在小太子的一声惊呼之下,这人手中短剑直插末柄。随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任鲜血不停的流了下来。
  这人倒地的一瞬间,周围本来一动不动的内侍和文武百官又重新恢复了活动。冷不到看到一个死人出现在圣驾面前。这些人都是一阵的惊呼。内侍总管喊过来一队虎贲军军士护驾,武帝推开了护卫他的军士,对着查看死尸的军士说道:“打掉他的斗篷,朕要看看这人的相貌。”
  军士将斗篷摘掉之后,露出来一个三十多岁人脸。这人的相貌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头上的白发特别显眼,和广仁一摸一样的白发。斗篷里面穿着的也是方士的服饰……

  看到了这里之后,武帝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命人将太子抱上了他的马车。等到队伍再次行进之后。皇帝询问了几句还面露惊恐神色的太子。得知他也没有见过刚才自杀的白发男人,所谓的什么二人交好,都是白发男人杜撰的。
  日期:2016-10-31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