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316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福龙服装厂待不下去了,只是因为合同暂时不能走,但所幸也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梅兰现在知道了情况,再三地跟我说如果我离开,她一定会帮我找一份更好的工作,绝不会让我呆在这受气。
  梅兰这样帮我,让我心里更不好意思,福龙服装厂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但对于梅兰,这里是她工作好几年,奋斗出了成绩的地方,是要呆好久的。
  我让梅兰不要管我,起码在福龙服装厂里不要帮我,不然的话,算她是厂里的人事部部长,资历颇深,不会因为这次的一点矛盾被楚健他爸撤职,但要是次数多了,惹恼了楚健,说不得楚健他爸爸真会对梅兰下手。
  那样的话,不值得了,对这我很是担忧。
  然而梅兰知道我的忧虑后却噗嗤一下笑了,搞地我一头雾水,这种严重的事情她这么不在意?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可能性简直大得不要不要的。
  “你想多了,楚健他爸还没资格撤我的职!”梅兰笑颜如花地说道。

  我疑惑地看着梅兰,心想她这是什么意思?楚健他爸没资格撤她的职?这不开玩笑吗?楚健他爸可是厂长!
  见我疑惑,梅兰笑着解释了几句,这才让我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健他爸楚福安是福龙服装厂的厂长不假,但问题是他没有绝对的控股权!
  放在以前,福龙服装厂的确是楚福安说的算,因为福龙服装厂本来是楚福安一手打造起来的,所以福龙服装厂他是名副其实的家业!
  但后来,为了快速的发现,楚福安引进不少的资金,手里的股份也一次次地分出去不少,慢慢地,他手里的股份也达不到绝对控股的要求了。
  梅兰说,本来楚福安是够警惕的,他手里的股份是绝对控股的,但几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他把手里的股份卖了一小半,以至于现在只能算是厂里的大股东。
  不过,福龙服装厂毕竟是楚福安建立起来的,而且他管理了这么多年,效益还很不错,有一部分股东支持他,所以他现在才还在厂长的位置坐着。
  不过,没有了绝对控股权,甚至还算不厂里的第一大股东,所以楚福安在福龙服装厂的话语权大打折扣,关于各部门部长经理之类的任命,他没有一言决定的权力,需要股东们一起协商。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有人的地方有争斗,不用说,在楚福安现在在福龙服装厂没有了绝对的威慑,那么一些人想要争权也在所难免。
  要知道那些大股东都是些老狐狸,我可不觉得他们对于福龙服装厂这块香饽饽没有什么想法。
  听梅兰说完,我放心了不少,看样子梅兰这个人事部部长不可能轻易地被罢免,这里面的利益纠葛可不小!

  想到这,这让我对于想要找我麻烦的楚健生出了几分期待,如果楚健这家伙在厂里闹事情,呵呵,那肯定会影响到他劳资,搞不好甚至撼动他老子的厂长地位也不是不可能。
  这让我期待万分,妈的,楚健,来吧,老子等着你来找我麻烦,闹地越大越好!
  送走梅兰,我回到仓库,刚子这家伙一脸贼笑地跑了过来。
  “林哥,刚才那不是人事部的美女部长梅兰吗?”

  我看着一脸贼笑的刚子,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有屁放,别笑地这么淫.荡!”
  “呃,我哪里笑地淫.荡了?”刚子一脸委屈地说道。
  “林哥,是不是有情况了?”强子围了过来。
  刚子闻言也一脸八卦地竖起了耳朵,一旁不远的几个司机也贼兮兮地看了过来。
  看着这群人,我没好气地骂道:“屁的情况!你告诉我什么情况?老子才来几天你不知道啊?”
  “那刚才梅部长怎么会替你解围呢?”强子不死心地问道。
  “是啊,梅部长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而且车队仓库这种地方她好像没有来过啊。”刚子嘿嘿一笑,挑了挑眉得意地说道。

  我黑着脸,看着这两个家伙,没好气地骂道:“滚一边去,别瞎说,我倒没什么,孤家寡人一个,人家梅部长的名誉可不能被败坏。”
  “啧啧~,我懂的。”刚子一脸坏笑地拉着强子跑一边去了。
  你懂地个屁!
  我一头黑线地看着贼笑的两个人,妈的,刚开始的时候这两个家伙给人的印象多憨厚啊?

  这才过了多久?一个话唠一个腹黑八卦,简直他妈的毁三观!
  我了货车继续休息,至于一旁想要过来说话的几个司机,我懒得搭理,即使明知道这些家伙为了抱住饭碗不敢得罪人,但我心里还是有气!
  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是另一回事!
  刚子强子可以站出来,为何他们不能?难道连站个场压压阵增加点气势也不可以?
  他们的做法让我感到心冷,人与人之间的情分是这么不值钱!

  我冷笑,说起来还是情分不够深厚,不值得他们这么干!
  知道这个事实,我也懒得跟这些人说话,反正我也从来没想过跟他们交什么朋友。
  劳资两个月后离开!
  胡思乱想着,我坐在车里睡了起来。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下午,下车一看,一群司机又在无所事事地打牌,这让我觉得有点怪,梅兰说这段时间较忙,送货的任务不少,可怎么还没有人过来让我们出车?

  心里有点疑惑,不过我也乐地清闲,能够歇着谁他妈的愿意累死累活地在外面跑?
  尤其现在一想我.干的活里面有楚健他们家一份的利益,我郁闷地不得了。
  “林哥,来打牌。”刚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走了过去,没好气地骂道:“午的教训还不够?非得让人家再抓着把柄好好罚你们一次才好?”
  我心里还是有几分怨气,妈的,虽然说楚健那家伙找事是冲我来的,但再怎么说,由头也是因为你们打牌引起的,劳资站出来,你们却一个个往后退,这他妈的太不仗义了!
  “嘿嘿,林哥,你别生他们的气了,他们跟我和强子不同,一个个有老下有小,在厂里不敢惹事啊。”刚子递过来一根烟说道。
  “你知道的多!”我接过烟,没好气地瞪了刚子一眼。
  “去,把仓库的门给关。”我指了指仓库的门说道,然后坐了下来,闲来无事,打打牌也好。

  这帮家伙打牌是玩钱,虽然数额不算大,但要是点背的话,砸里几千也正常。
  本来我好久没打牌了,担心手生,并且玩钱这事我还真没干过,以前是因为学时没钱,后来是有点钱了,但没功夫,结果万万没想到,这回运气出地好,拖拉机、清一色、时不时来,甚至连丨炸丨弹这样几乎见不到的牌也来了一手!
  这可把我乐坏了,要知道这可是六个人在玩扎金花,一般的情况来一个对子差不多可以完虐其他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