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3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和二虎子当然没有意见,要说起来,夏文博他们真还没什么钱了,二虎子估计是吃喝嫖赌用完了,夏文博呢,前几天他资助的那个小男孩张伟学校放假了,夏文博给男孩买了几套衣服,又给柳家哑的王长顺村长买了上千元的东西,让张伟到王长顺家里去吃住,过春节,这一弄,夏文博兜里真没啥钱了。
  用夏文博的话说,就是要吃穷韩小军,大家一起一穷二白,白手起家,他和二虎子非常乐意自己这样的境界。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夏文博到公丨安丨局局门口等上了刚刚下班的二虎子,两人又等了一会,吃支烟的时间,韩小军穿着一件长大衣,带着一顶黑妮子礼帽,叼不拉几的出现了。
  夏文博他们都笑话了一阵韩小军,说这丫的想装赌神周润发,可是就他这副尖嘴猴腮的样子,顶多也就是一个伪军的便衣队员。

  夏文博提议,给这家伙买一辆凤凰加重的自行车,这就差不多是了。
  三人嘻嘻哈哈的说着笑,穿过几条小巷子,来到一条热闹的小街,快过年了,小街的店面很齐全,有杂货铺、美廉美超市、网吧、洗头房、台球厅,还有‘老川味’酒楼,那里的牛肉炒饭据说不错,还有韩小军最爱的老四川麻辣烫。
  他们三人在服务员大声热情的一声“来了您三位客官里边请哪!”的吆喝声中,被迎进了一间不大的包间,里面居然有套简易的卡拉OK。夏文博第一次被这种特色的招呼方式所吸引,电视里见过,现实中是第一次。这么小的店面,这么简陋的包间,还弄什么卡拉ok?这不埋汰人吗?
  他们刚要挤在一起坐下,韩小军发话了:“哥儿几个别挤在一起啊,叉开坐。我先宣布一个重要事情,今天为了庆祝新年的到来,我特邀了两位妹妹来为我们同贺,你们几个叉开坐,接下来的事情就各凭天命了”。

  说完了,韩小军暧昧的笑了。
  夏文博打趣说:“我说你别为了少花钱,找几个不下饭的来啊,来了我们也拒绝入内。”
  二虎子从里面绕到门口的位置坐下,说:“先占个有利位置啊,你们别跟我争。我说韩小军是不识数啊?三个大老爷们,你特邀两个妹妹来,你境界有这么高吗?也不早点透露,我也好刮刮胡子啊”。
  韩小军不以为然的说:“虚伪,爱情要的就是真本性,你懂个球啊。”
  “真本性?你脱光了坐这儿试试。”
  “赶紧先点菜吧。”夏文博张罗着,他对妹妹没有多少兴趣,倒是想吃饭。

  二虎子立即凑到了过来,跟夏文博嘀咕着,琢磨着说怎么点菜,才能把韩小军一刀宰到底,又能给他留下点生活费。
  两人叽叽喳喳的点完菜,二虎子立刻凑上去问韩小军:“透露透露,怎么认识的,什么关系?”
  韩小军很拽的说:“其中一个是我谈生意的时候认识的,聊了两句,后来我做联想和松下电脑的时候,又碰见了几次。另外一个是她的同学,我也不认识”。
  夏文博就说:“看来情况已经明朗了,两个妹妹韩小军已经预定了一个,现在的情况就是三个萝卜两个坑了,今天注定要有一个人牺牲了。”
  二虎子说:“你怎么说的这么淫秽啊?”
  “淫秽之人听什么皆淫秽,萝卜是什么?出淤泥而不染,晶莹剔透,扎根土地,奋力生长,这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这是一种奋斗的力量。每个萝卜都有权寻找一个适合扎根的土壤,也就是坑。坑是大地之母,代表着母性的力量,给予萝卜以生长的力量。”夏文博振振有词的说。
  “出淤泥而不染的那不是藕吗?怎么成萝卜了?”韩小军回说:“你见过哪个藕飘在水面上,荷花扎到淤泥的啊?萝卜还能冒出个头呢。你们扯吧,我到门口看看,应该快到了。待会儿你们两个矜持点,别哈喇子满地跑的。”
  韩小军出去了,二虎子够着头看着门外,夏文博冲着二虎子笑着。
  就韩小军出去的功夫,菜已经上齐了,二虎子夹起两颗老醋花生放在桌上,说:“这第一个进来的肯定是韩小军认识的,不算。”

  二虎子丢掉第一颗花生米,接着说:“这第二个女孩应该是介于开朗和文静之间,我喜欢。”二虎子夹起第二课花生吃了。
  夏文博呵呵的大笑,说:“你这分地瓜呢,那我干嘛?”
  二虎子故作高深的说:“这缘分呐,天注定,强不来,迫不走。一照面儿、一错身、问个路、吃个饭皆是缘分。”
  他们正说着,听到人声到了门口,韩小军没进来,却在后面跟一个女孩正热情地说着话,看来二虎子的算盘有点出入,第一个进来的女孩穿着一身黄色的长裙子,比工装群要女性化一点,个儿不太高,腿挺长,头发散着,不长刚到肩膀,头发好像曾经染过,有点泛黄,耳朵上、脖子上、手腕上戴着些小饰品,不过一看就知道是从学校门口的地摊上淘来的。
  夏文博在看一眼和韩小军一起的那个女孩,牛仔裤、马尾,个儿跟第一个女孩相当,很干净、清爽,尖脸,眉毛细长,皮肤很白,身上没挂任何一件叮叮当当,衣服有点长,牛仔裤有点旧,发白,整体看上去很文静、有点味道。

  夏文博和二虎子赶紧站起来,说“美女驾到,欢迎欢迎,来!里边儿请,门口尽是服务员走来走去的”。
  韩小军先动身往里走,回到他刚才的位置,牛仔裤在他旁边坐下。旁边是二虎子和另一个空座位,黄裙子很自然的坐下。
  夏文博这里倒是没人坐了,韩小军和二虎子都贼眉鼠眼的瞅着夏文博笑,夏文博却并不在意。
  二虎子按耐不住,说“我叫二虎,一二三的二,虎头虎脑的虎。”
  韩小军揶揄说:“就你积极”。
  韩小军分别指了下夏文博跟二虎子,给两个女孩都做了介绍。
  牛仔裤和黄裙子也热情的做了自我介绍。
  韩小军倒上酒,二虎子给女孩倒上可乐。
  韩小军举起杯,站了起来,说:“来,大家举起杯,为新年到来干一杯。也有幸请到了两位美女。从今天开始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代到了,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以这杯酒为证,让我们吹起前进的号角,没有号角,黄瓜段也可以替代。”
  气氛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夏文博、二虎子一起用杯子敲击着桌面,在韩小军的带领下,所有人瓜分了一盘黄瓜段,充当起号角,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所有人一起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
  黄裙子和牛仔裤也站了起来说了几句,尽管有些腼腆,但还是很兴奋,众人又拿起黄瓜段“呜呜”起来,又碰了一杯。
  这顿饭对夏文博来说,吃的既舒畅,又沉重,这让他回忆起了那些并不遥远的过去,他不由的想到了谜一样消失的心语茶楼的老板杜军毅,还有那个长腿,大屁股的秋子,想到了他们,夏文博不由的黯然叹息,在这茫茫的人海中,缘分竟然如此飘渺不定......
  日期:2017-05-12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