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8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补充。
  “好强的刀客。”
  他最后说道。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他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接着——
  他天灵盖,出现一道细长的白线。
  有红色液体隐隐渗漏。
  接着,他从上而下,突然就分崩离析了。

  华为极为对称的两半。
  脑浆。
  内脏。
  鲜血。
  流了满地,冒着白腾腾热气。
  黑袍老者,死。

  青年停顿。
  深吸一口气,长鲸吞水。
  刀芒再闪,如彗星袭月,凌绝千古。
  斩向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大骇,眼神震怖,慌忙退避。
  眼前这个握着杀-猪-刀的男人,给他的压力,竟是远远超过已经证道亚圣的郭破虏。
  他就像一头从远古洪荒窜出来的洪荒巨兽。
  磨牙吮血。
  杀人如麻。
  锋镝所向,无人可挡。
  “你……你是谁?”他大叫,惊慌失措。
  “人屠,高长恭。”

  青年冷声吐出五个字,刀势不减,划过一道绚烂弧形,追击而去,直奔灰袍老者。
  显然是不斩他绝不肯干休!
  “人屠,高长恭。”
  这五个字,从凭空闪现而来的青年口中吐出。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无比清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人屠,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历史上,这两个字属于武安君白起。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人屠白起,未曾一败。更是在长平之战,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
  这一战,彻底改变了秦赵两国之间的国运。
  可以说,华夏数千年的历史,绝对找不到杀人比白起还多的人,如此,才敢称为人屠。
  而在当代的江湖,这两个字,属于高长恭,这个嘴唇猩红,脸色带着病态,眼眸却是亮若晨星的太原男人。

  太原人,都喜烈酒。
  其中最烈的,便是足足有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
  古人,素来喜欢以花喻美人,以美酒品英雄。
  而高长恭,就是这一杯最艳烈的酒。
  他被称为人屠,倒不是说他真的杀人如麻,是个杀人狂魔。
  而是因为他杀人的手段。
  剑枪棍棒,十八般武器,他都不用。
  而只用一把祖传的杀-猪-刀。
  玄铁打造。
  刀背厚一寸二分,刀长一尺三寸,重逾百斤。
  不算什么神兵利器。

  历史上绝对没有关于这把刀的记载。
  但胜在坚硬,锋锐,厚重。
  势大力沉,又不失于技巧。
  就如它历代的主人。
  既有太原男人八百里秦川养出来的一腔烈性,也有乱世悲歌里酝酿出来的血色柔情。
  高长恭,绝对不是这个江湖杀人最多的人。
  那他凭什么担得起人屠之名?
  陆羽曾经问过他。

  兰陵王难得开了句玩笑,说我主业杀-猪,副业杀人,杀猪叫猪屠夫,杀人,自然就叫人屠夫。
  正确的答案,当然不是这个。
  而是因为他杀人的手段。
  向来都是如眼前这般。
  一刀两断,要么竖着切,要么横着砍,从不给人留全尸。
  倒不是因为他天生暴虐,喜欢虐尸。
  而是因为杀猪练出来的刀法,哪有屠夫会给肥猪留全尸的道理?改行杀人,形成了习惯,自然就改不了。
  现代社会,出了这么个绝世凶人,自然于法理不容。
  所以高长恭年纪轻轻,就是个流窜十几个省的超级杀人逃亡犯。
  坊间传闻的那些个悍匪,什么白宝山,什么东北二王,什么香港张子强,在他面前,屁都不是。
  要不是因为陆羽的出现,他早晚只会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在国家机器的碾轧之下。
  他这种人,生来就是要见血,生来就是要杀人。

  改不了的,也没法改。
  刻进骨子里的本能,每个高家男人的宿命。
  如何改?
  改了,他又凭什么叫高长恭?
  怎么对得起爷爷给他取了兰陵王之名?
  以前的他,是一把双刃刀。
  可以伤害别人,也会伤害到自己。
  而现在的他,依然在杀人。
  但他不再随便杀人。
  他有了方向。

  有个比他更年轻的年轻人,拿他当兄弟,当兄长的年轻人,给他指引了正确的方向。
  男儿当杀人。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但我们手中的刀,绝不能斩向更弱者,而只能挥向更强者。
  不为金钱杀人,不为名利杀人,不为酒色杀人。
  而只为心中道义。
  这种道义,甚至跟对错没有关系,而只是坚持贯彻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只杀该杀之人。
  也正是在跟着陆羽之后,这个太原男人,开始明心见性,开始找到了自己的本心,开始只杀该杀之人。
  杀人之后,心里也再无一点犹豫和彷徨。
  他有了方向。
  有了自己在乎的东西,有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所以他的武道,愈发精进,一日千里。
  短短一年,连破丹劲、准圣两道大坎,连跃两次龙门,成就了今日的高长恭。
  一把圣人不出、我便无敌的绝世神枪!
  他没有了亲人,唯一的母亲也死了。
  但他有兄弟啊。
  长青,状元爷,小郭……包括杨老枪、米耗子、纳兰元述等等汉子,都是他的兄弟。

  尤其是长青,更是他一辈子认定的人。
  这个在自己都还一贫如洗,就愿意砸锅卖铁给他一个亿的年轻男人。
  这个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从来不会退缩,只会冲在最前面的年轻男人。
  这个从来不会冠冕堂皇讲什么讨厌大道理、却是从一而终坚持自己本心的年轻男人。
  高长恭这一生,只服气两个半男人。
  教会自己本事,养育自己长大的爷爷是第一个。

  当年弹指就把他碾压的陈青帝算半个。
  而陆长青,却当得起足足一个。
  陆长青肯定有许多地方不如陈青帝,这毋庸置疑。
  但反过来说,陆长青身上有的东西,陈青帝这种性情凉薄的枭雄也决然不会有。
  而正是这些值得深挖的品质,才成就了今日的陆长青,才当得起他兰陵王高长恭一个大写的服字。
  今时今日,高傲的兰陵王,才愿意心悦诚服、心甘情愿,把陆羽当作是他的主公。
  一生效忠,纵死不悔。
  他挥出了今天的第二刀。
  第一刀已经杀掉了一个准圣级别的强者。
  这第二刀,自然也得见血才行。
  灰袍老者一退再退。

  明明是朴实无华的一刀,看起来没有丝毫的锋芒,甚至处处都是破绽。
  但他却完全没有对抗的勇气,而只是在躲,在避,在逃。
  因为眼前这个太原男人,单是凭刀锋之间,蕴含的杀气和暴虐,就将他的道心,完全给摧毁了。
  小鸡会有对抗雄鹰的勇气么?
  没有。
  羔羊会有抗衡苍狼的想法么?
  显然还是没有。

  而在高长恭面前,原本对自己实力有充足自信的灰袍老者,彻底没有了对抗的勇气。
  日期:2017-02-2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