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再一味对抗,而是眯眼思索了起来。
  好一会儿,我方才问道:“怎么合作?”
  王清华说目前而言,三十四层剑主应该是劫难的引导者,虽然他并不是最可怕的,但如果能够抑制住他的发展,事情或许就会变得不一样;主人说了,你们这群人,其实都有着不错的力量和手段,也是他所需要的,所以希望与你们之间保持相对默契的状态,等待着最终来临的反击。
  我听完,认真地说道:“合作的基础是信任,但你家主人做的这些事情,让我们如何信任你?”

  王清华说哪些事情,让你们如此介意?
  我说别的先不谈,你们诬陷陆左,让他在身受重伤、修为大减的时候陷害他,并且想要通过公权的力量置他于死地,这你怎么说?
  王清华笑了起来,然后说道:“陷害陆左的人,不是我们,而是三十四层剑主的人。”
  啊?

  我瞧见他一脸笃定的表情,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发现还真的有这个可能性。
  毕竟我在三十四层剑主老巢之中,曾经瞧见过关于我们的“克隆人”,尽管那些玩意儿并不成熟,但用来陷害陆左,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大概认同了对方的说法,不过还是说道:“但你不可否认,你们在其中,还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王清华居然不否认,而是点头,说的确如此。
  我说那还有什么好谈的?
  王清华笑了,说主人这般做,自然是有他的苦心——形同废人的陆左,并不符合他对于合作者的期待,所以在得知此次事件之后,主人并没有第一时间与他解围,而是顺水推舟,让陆左从一个相对比较安定的状态,变成处处危机的处境,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他好……你是养蛊人,应该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才对。

  我冷笑,说当真是强词夺理,我发现你还真的有指鹿为马的架势,死的都能够给你说活了。
  王清华眯着眼睛,说你真觉得主人是为了杀死陆左,才故意置之不管的?他若是真的想要杀陆左,又何须那么多的手脚?别的不说,光引导陆左前往茶荏巴错,我们的人就费了不少的心思,这件事情是罔两和魑未两兄弟去办的,你不信可以问他。
  啊?
  我听到王清华突然提起了茶荏巴错,顿时间就愣住了。

  从大凉山逃离之后,陆左就退到了茶荏巴错,他在那里待了许久的时间,并且在那里开始领悟到了风火水土的真谛,衍生出了与自我修行所不同的另外一条道路来。
  尽管陆左实力的全面恢复,是在我从黄泉孟婆那里偷来的五彩补天石,但不可否认的是,茶荏巴错的生活经历,给予了陆左很大的帮助。
  而之前我不知道,后来找到张励耘帮忙的时候,才知晓了一件事情。
  这世间倘若说谁对茶荏巴错最熟悉,莫过于黑手双城了。
  这个人,曾经去过茶荏巴错。
  在我们之前,这世间,只有黑手双城和他手下的七剑进入了茶荏巴错,又从里面完好无损地走了出来。
  就连宝窟法王都不算。
  我陷入了沉默之中,一想起陆左艰苦万分的逃亡之路,其实是处于黑手双城的掌控之中,就觉得莫名可怕,总有一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只是,我的心里又隐隐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或许是真的。

  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说那他为何要杀害小妖姑娘?
  这事儿,是我最介意的。
  王清华笑了,说是么,是我家主人杀害的小妖么?
  我说难道不是?
  王清华淡然自若地说道:“据我所知,那位小妖姑娘后来还是跟你们待过一段时间,那么请你告诉我,既然是我家主人杀害的她,那她为什么不跟你们说起,也不提醒,是她不认识我家主人呢,还是说这里面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啊?
  我给王清华一下子就问住了,虽然不清楚他为何对我们的行踪那么清楚,但心里也生出了另外的疑惑来。
  的确,小妖变成了那头白色的大鹦鹉之后,一直都不肯说出到底是谁杀的她。
  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只是基于后面得到的一些线索,然后做出来的推论而已,至于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按道理说,小妖肯定是认识黑手双城的,她为什么不跟我们说起呢?
  如果早就知道黑手双城入了魔,我们会提前有很多的准备,许多的事情,或许就与现在的结果不同了。
  我想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清华摇头,说我的权限达不到,所以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想知晓,可以问一下我家主人,又或者说亲自问一下小妖姑娘会比较妥当一些……
  我给王清华说得哑口无言,许久之后,有些不情愿地说道:“你的意思,其实他一直都对我们不错?”
  王清华说其实有很多的东西,我自己也并不理解,不过的确如此。
  我揉了揉脑袋,感觉有一些头疼。
  事实上,突然之间,接收到了这么多的信息,而且王清华的三言两语,几乎颠覆了我之前的所有观念,坦白来说,我的内心是有一些抗拒的,也觉得对方恐怕是在哄骗我,或许还用了什么手段,对我进行了幻术迷惑。
  但我知道,自己此刻的内心,是清醒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发觉对方说的这些,其实都是真的。
  只不过……
  我摇了摇头,说你想要跟我们合作,大家保持默契,对于我来说不是问题,但对于我堂哥陆左和箫老大来说,却不行——他们跟自己大师兄的感情十分深厚,而此刻你家主人鸠占鹊巢,又如何能够平安无事呢?
  哈、哈、哈……

  王清华笑了,说你觉得陈志程死了?如果他死了,茅山遭劫的时候,又是谁及时赶到,力挽狂澜的呢?你真以为是你一手救下了茅山呢?
  这话儿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愣住了。
  尽管我心头有许多辩驳的话语,比如那个时候的黑手双城,其实陈志程,他战胜了自己的心魔,带着对于茅山的挂念,方才会出现在那里。
  这是我们当时的猜测,然而此刻王清华一说,我顿时就明白了。

  其实当时的黑手双城之所以出现在那里,并不是说他战胜了心魔,而是因为心魔同意了他的祈求,所以才会让他来操控身体。
  如果是这样,我们所有的恨意,都变得没有着力点。
  难道,是我们错了么?
  我以手扶额,有一些头疼,而这个时候,王清华站起了身来,然后说道:“你这两天好好地想一想,我们这边对你其实并无恶意,所以不要试图轻举妄动,免得到时候大家都尴尬,而且导致你变成一废人,这是我们都不想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