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5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没了天师的威胁,我根本不用担心冲破那个封印,所以干脆把当时在血祭洞内吸收的全部黑气都一股脑儿的用了出来。
  原本我就察觉到那些黑气中蕴含着极为庞大的巫炁。现在全力调动的情况下,我更加体会到那黑气的恐怖。我现在的修为大约是识曜四星巅峰的程度,天脉的底部,有四颗巫炁源石。这四颗源石之中,蕴含着我体内所有的巫炁。若是将巫炁从源石之内调动出来,轻易便能布满我整个天脉。而我吸收的那些黑气,因为那个封禁的存在,无法进入天脉之内,只存储在奇经八脉内。奇经八脉的体积大约只有天脉体积的十分之一,但我仔细体悟一番之后,却能感应到,此时奇经八脉内的黑气之中,蕴含的力量,足有我体内所有巫炁的十倍以上。

  也就是说,黑气中蕴含的巫炁密度。至少是我天脉内巫炁的百倍。
  要知道,我修炼的巫炁可全部都是从太岁身上直接吸收的,这些诡异的黑气,蕴含力量竟是太岁周身巫炁的百倍以上,简直恐怖。
  识曜境界的修行。每增加一星,巫炁的增长大约是翻一倍的模样,按照这种比例来推算,只要我将这些黑气完全吸收,修为便可直接到达识曜六星的巅峰。甚至到达识曜七星圆满。
  心里思索着这些问题,在那黑气和我体内巫炁的作用下,天脉上的封禁越来越松动,到最后,两相夹击之下。我胸口传来一声脆响,那封禁终于被我彻底冲破。
  等我再度睁开眼时,南宫正坐在我身旁,依旧盘膝闭眼,似是也在修行。不过我刚一睁开眼,他便也跟着睁开了眼,笑着对我问道,“怎么样了?”
  我把情况大概跟他说了一遍之后,又问他的情况怎么样。
  南宫摇了摇头,似是不愿多说,只是含糊的告诉我,他体内的封禁比较麻烦,暂时还没解开。
  说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一群天师,对我又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听到他的话,我直接就是一愣。
  处置?我这才反应过来,此时的局面似乎完全发生了反转,原本我为鱼肉。那些天师为刀俎。而现在,我为刀俎,他们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若我升起杀心,这苟延残喘的十一位天师,只能无助的死掉。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心里犹豫了一下,我有些拿不定主意,转而问南宫,想听听他的意见。结果他冲我笑着说,这是我的事情。他不管,要杀要放,全看我的心思。
  尽管那祭祀恶灵也是死在我的手里,但要我一口气杀死十一位天师,其中还有八位阳神天师。我依旧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心里思索了一下之后,我对南宫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的说道,“我现在还动不了,想这些也没用。等先解决掉自己的危急再说吧。”
  南宫点点头,对我的话依然不置可否。
  就在我准备再想办法对付缠绕在我脚上那股莫名的力量时,春祭殿内忽然又传来一声极为浩大的钟声。
  这一次钟声,比上一次更强了几分,不过因为我修为已经完全恢复了,倒是没有前几次那样不适。只是听到这个钟声,我几乎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下意识便抬起头,又要往祭祀恶灵身上看,但等我一抬头之后,这才想起,祭祀恶灵已经被我灭杀而亡了。
  前几次钟声但凡响起,祭祀恶灵总会立刻做出反应,这次他虽然已经死去,但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所以我也不敢怠慢,屏气凝神的戒备着。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四周什么动静都没有,我这才放松下来,再度尝试着移动自己的脚。结果这一回还没等我调动体内巫炁,脚下只是一抬,便直接离开了地面。
  因为之前每一次我拼命抬脚都纹丝不动,下意识的我每次抬脚的气力都很大,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身子一咧,差点摔倒在地上,反应过来之后,我猛地跳了一下,这才重新站稳了身子。
  随着这一下跳动。我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先前困着我的那股力量,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股怪异的力量,来的快去的也快,而且根本没有任何迹象。什么时候被困,什么时候脱困,连我自己都丝毫没有任何察觉。
  确定脱困之后,我立刻低头,仔细往我脚站的地方查看。但任凭我怎么看,那里都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处地面,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
  此时也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我很快就放弃了对那股力量的研究,站起身来,吐了一口气,开始思索下一步的举动。
  这时候南宫也发现了我已经脱困,也站了起来,笑着又问我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转身朝那群天师走了过去,准确来说,是朝着陆子阳走了过去。
  说实话,我对全部玄学会的天师心中都有愤恨,但让我杀了谷会长他们,我心里还是有些顾虑,毕竟有老会长的存在,我不能不考虑这一点。
  不过有一个人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陆子阳,陆振阳的爷爷,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陆家家主。
  我父母并非死在他手,但陆振阳和陆子宁做的孽,他身为陆家家主,责无旁贷。

  耗尽本源之力后,那群天师之中,有半数此时还处于昏迷的状态,陆子阳也是其中之一。
  我没管其他人,走过去抬脚就要把陆子阳踢醒,此时谷会长却忽然开口,面色森然的对我问道,“周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暂时收住了脚,冲他一笑,“陆振阳伙同陆子宁杀我父母之事,你身为玄学会会长,应该有所耳闻吧?”
  谷会长眉头一皱,微微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这事我有所耳闻,不过……这是你们之间的私怨,玄学会也不好干涉。”
  好一个不好干涉。我摇摇头,懒得再跟他废话,抬脚就踢到了陆子阳的身上。
  这一下我并未用太大力。一脚过去,陆子阳身体只是翻动了一下,人却并未醒来。
  不等我再踢,谷会长又冲对我问道,“你莫非是想把怨气发泄到陆子阳身上?”
  我没转头。只是淡然回道,“不是发泄,是找他讨债。”
  “讨债?”谷会长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沉声道,“冤有头债有主,杀你父母的是陆子宁和陆振阳,你找陆子阳却是为何?”
  如此强词夺理的话,我根本没有回应的必要,直接抬脚朝着陆子阳的背上又踹了过去。这一脚我加了力道,嘭的一声。如同踢到沙袋上一般,陆子阳的身体直接滚出去两米多的距离,撞到后面另一个昏迷的天师身上之后才停了下来,而他也终于睁开了眼,一脸错愕的看着周围,显然脑子还在迷糊之中。
  我走过去把他上半身从地上拖起来,斜靠在后面那天师的身上后,冲他问道,“陆家主,可还记得你陆家与我的仇怨?”
  陆子阳脑子似乎还有些不清醒,抬眼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瞳孔之中才有了焦距,似乎也听明白了我的话,瞬间便皱起了眉头,厉色说道,“仇怨?你要做什么?”
  日期:2016-10-25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