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8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多准圣武者,终其一生都触摸不到这个门槛。
  而郭破虏,竟是以区区二十岁的年纪,与生死边缘,领悟到了这种境界。
  二十岁的亚圣强者。
  何等强悍,何等恐怖,何等荣耀?

  便是当年的陈青帝,也是差不多三十岁,才进入这种层次,就是这样,都已经是当世的武道神话。
  好一个郭破虏,竟是领先了陈青帝足足十年!
  有的人,确实是应天地大运而生。
  生来,就注定要站在高处,俯瞰众生。

  “怎……怎么可能!”
  南宫怜花大骇。
  他是准圣级别的武道强者,又怎可能看不出来,此时的郭破虏,整个生命形态,都得到升华,步入了另外一个层次。
  这是已经证道亚圣了啊!
  二十岁的武道亚圣。
  前不见古人,往后,似乎也不大可能有来者。
  他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
  如果随便打一打,就能突破境界,尤其是跨越先天到天人这种大龙门,那这世界上的武道圣人,可不要太多了。
  但郭破虏确实就是这么突破的。
  人比人,岂止是能气死人?简直会让人失去练武的勇气!
  他南宫怜花自诩也是天才,又有整个家族强大的底蕴支撑,从小就有名师教导,有数不尽的资源可以挥霍,就是这样,才在二十五岁,堪堪先天圆满,成为准圣级别的强者。
  而要更进一步,成为武道亚圣这样的超凡生命?
  十年之内,恐怕都看不到丝毫曙光。
  但郭破虏靠的是什么?
  他没有名师教导,背后也没有一个强大家族提供资源,就是单凭自己的天赋,却是把所有同龄人,都甩在了后面!
  这让南宫怜花这样生来就自诩高人一等的世家公子,心态如何不失衡?
  凭什么啊。
  凭什么他南宫怜花这样的天之骄子,却是比不上郭破虏这样的乡巴佬穷鬼臭**丝?

  “南宫公子,这小子刚刚突破,境界还不稳定,而且他身上的伤,很重很重,可不会因为他突破了就自动痊愈了。你要调整好心态!现在反而是我们杀他最好的时机!”
  “是啊,南宫公子,现在不立刻杀了这小子,等他缓过这口气,境界彻底稳固下来,死的可就是我们!”
  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同时大喝,犹如洪钟大吕,要把处于心态失衡状态的南宫怜花喝醒。
  他们可不是南宫怜花这种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
  郭破虏于生死之间突破,他们固然震惊,但也不会如南宫怜花这样,完全动摇道心。
  而是洞若观火,瞬间察觉到郭破虏哪怕突破了,也是强弩之末,绝对支撑不了多久。

  现在,反而是杀掉郭破虏最好的时机。
  亚圣又如何?
  一名全胜状态的武道亚圣,固然可以碾压他们三个联手。
  但此刻的郭破虏,绝对做不到。
  方才的苦苦支撑,已经让他的体力精力差不多耗尽了。
  此刻的郭破虏,就好像从一把****进化成了沙漠之鹰。
  威力虽说提升了十倍。
  但枪膛里,却没有子丨弹丨了。
  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亚圣是可怕。
  但死掉的亚圣,和一头死掉的猪,又有什么区别?
  “对!杀了他,杀了他,哈哈,他突破了又怎么样?那么重的伤,又不会突然就痊愈了,把他杀死在这里,他就是二十岁的武道亚圣又如何?当世第一的武道天赋又如何?死掉了就是死掉了,他还能突然活过来不成?”
  南宫怜花瞬间被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叫醒了。
  他眼眸微微眯起,里面充满着暴虐和阴冷。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调动身体所有真元,全力爆发,扑向郭破虏。
  而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也同时发难,扑向了郭破虏。
  “千丝引!”
  “大开碑手!”
  “大五毒手!”
  三人同时出手,俱都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而郭破虏,却是眯着眼睛,一动不动。
  他在回味,回味刚才自己斩出那一刀时候,是怎样的心境。
  那是一种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状态。
  山,不再是山。
  水,也不再是水。
  整个世界,以另外一种形态,呈现在他面前。
  不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是用精神去感知到的。

  整个世界,都被解剖,被分解、变成最基本的元素。
  任何东西,在他眼里,都变成另外一种形态。
  有什么缺陷,有什么破绽,都无比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
  “难怪亚圣强者可以碾压准圣强者了。其实两者的力量,并无质的差距。因为人的肉体是存在极限的。不可能说我在准圣境界,能打出三千斤的力道,在亚圣,就能打出三万斤了。我又不是陆哥那种变态,练得也不是‘天子望气’这种当世罕有的神级功法,我的劲道,别说达到一万斤,便是连五千斤都不可能有。”
  “不过没关系,手榴弹能杀人,核弹也能杀人,对于单独的个体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亚圣强者,跟准圣强者的区别在于,对于世界的规则,更加清晰和明了。像眼前这三个人,他们每一招每一式,在我眼里,都变得缓慢到了极点。他们运用真元的轨道,发力的结构方式,全都清晰地呈现在我面前。哪里是他们的强点,哪里是弱点,招式转换之间,哪里存在破绽,我全都知道。我只需要用一分力,就可以破掉他们十分力。这样一来,他们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甚至根本就谈不上公平。难怪圣人之下,极为蝼蚁了。”

  郭破虏细细感悟着,对于武道规则,又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
  他心里念头,电光火石一般转动。
  而这时候,南宫怜花和灰袍老者、黑袍老者,正在全力爆发,要把他碾压和灭杀。
  其实他们的分析一点不错。
  郭破虏确实已经是强弩之末。
  刚才他斩出来的那一刀,耗尽了他剩下的所有精气神。
  此刻,他别说拿刀砍人,便是动一根手指,眨一下眼皮,只怕都困难。
  他们联手一击,何等强悍,确实能够把郭破虏灭杀在此。
  问题是——
  郭破虏不是一个人。

  从来不是。
  他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就在三人攻势已到,要将郭破虏彻底绞杀的当口——
  “刀斩肉身、心斩灵魂!”
  突然传来了一声爆喝。
  一道黑影,不知从何而来。

  就好像凭空闪现一般。
  一把杀-猪-刀,玄铁打造,散发着凌冽的光泽。
  在他掌心,直溜溜旋转。
  一刀劈斩。
  刀芒闪现。
  冲的最前的黑袍老者,直接停住。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满脸震怖。

  “你……你这是什么刀……”
  他结巴,他嗫嚅,他语无伦次。
  青年眉眼冷峻,背脊笔直,如一把绝世神枪。
  他淡声道:“你是一头猪。那我的刀,自然就是杀-猪-刀。”
  “好刀。”
  黑袍老者说。

  “好刀法。”
  日期:2017-02-2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